039 我想给你生个孩子!(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宝布罗的温情还在继续,大洋彼岸,金陵的清晨,清照怡人。

    九点,高等法院。

    调解庭内,颜冉冉略显紧张的坐在调解席上,一旁,靳晟坐在她的身边,桌面下,他轻轻地握住了颜冉冉的手,低语说了一句:“有我在,别怕。”

    颜冉冉抬眸看向身旁的男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她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对面那个男人给予她的依偎,她信他,毫无理由的相信。

    上一次的事情,靳晟将节目制作方和金盛一同告上了法庭,凭他现今掌握的证据,完全可以在法庭上占得上风,但是,他并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毕竟事件的当事人是颜冉冉,为了保护小丫头的名誉,他选择了庭外调解。

    主审的法官和靳晟是老交情,多少会偏袒于颜冉冉一方。

    “《佳人有约》第二季即将上线,我不希望在此之前有任何不利于节目的负面消息出现,本人希望今天的三方调解能够得到一个令大家都满意的结果。”汪导率先发言。

    “这其中不免有些误会,在此本人也愿意向颜冉冉小姐表示诚恳的歉意。”金盛附和,看向颜冉冉语气恳切地说。

    这一次,如果靳晟深究下去,最大的失利方无疑是金盛和他的公司,毕竟非法购买、持有、使用违禁药品一项罪名便可令他声名狼藉,如果再加上一条意图迷奸女性的罪名,那他这一生,注定无法翻身了。

    颜冉冉没有说话,只是略带拘谨的看向靳晟,像是询问他的意见,她是否应该接受对方的道歉。

    靳晟温柔的望了她一眼,接着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寒光一瞥,扫向对面的众人,声声入定的说:“在此,我仅以颜冉冉小姐全权代表律师的身份,向各位声明,颜冉冉小姐选择庭外调解,并不意味着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也不代表接受各位的歉意,这件事情的发生,无论是在法理、或是在道德上,都是令人无法容忍的……”

    颜冉冉痴痴地看着身旁的男人,含情脉脉的笑着,原来认真工作的晟哥哥竟然可以这么帅!

    靳晟继续说:“在此,综上,我仅代表颜冉冉小姐向《佳人有约》节目制作方提出,支付颜冉冉小姐各项损失费,共计1000万元,向金盛先生个人提出,支付颜冉冉小姐各项损失费,共计2000万元。”

    一席话完毕,现场哗然。

    “靳律师,你这是狮子大开口!”

    “靳律师,我们都是带着诚意前来调解的,你这么做不就失去调解的意义了吗?”

    对方的律师团率先发起了不满。

    靳晟起身,双手自然地理了理西服前襟,略带不屑的一笑,“你我都知道,在这个互联网发达的时代,一旦这件事情曝光出去,一个靠恶意炒作博得收视率的节目还会有观众替它买单吗?至于金先生,我想,自由是无法能够用金钱来衡量的!”

    说罢,靳晟微微俯身,拉起颜冉冉的手,转身离开了调解庭。

    从法院出来,颜冉冉坐上了靳晟新买的敞篷跑车,两个人招摇的离开了。

    呼啸而过的跑车,带起阵阵的风,从耳边轰隆拂过。

    靳晟单手开着车,另一手揽着颜冉冉的肩膀,将小丫头抱在怀里。

    颜冉冉靠在靳晟的怀里,轻轻闭上眼睛,感受着男人有力的脉搏,脑海里,还是刚刚调解庭上,靳晟帅爆了的辩护画面。

    颜冉冉微微抬起头,看着靳晟轮廓分明的下巴,问他,“晟哥哥,他们真的会赔给我三千万吗?”

    靳晟在她的额头微微吻了一下,宠溺的说,“不出意外的话,是的!这个世道,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谁还想上庭呢?”

    “可是,如果我拿到了三千万,我应该给你多少律师费呢?”颜冉冉问的认真,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收到这么多的钱。

    “我的代理费很贵的哦!”靳晟打趣地说。

    “我很快就是小富婆了,再贵我也给得起!”颜冉冉知道靳晟在逗她,故意挑起下巴,傲娇的说。

    顿了顿,颜冉冉环住靳晟的脖子,俏皮地问,“晟哥哥,等我收到了钱,我就包养你,好不好?”

    靳晟:“……”

    这小丫头,真的是被慕柒柒给带坏了,竟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晟哥哥,好不好嘛?”颜冉冉追问。

    “以后不准说这样的话!记住了吗?”靳晟轻斥她。

    颜冉冉低下了头,有些失落,“可是……我就是想包养你,这样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后你就不会再喜欢上别的人了……”

    靳晟这才明白,颜冉冉所谓的“包养”,只不过是心里没有安全感,对于她来说,他的存在会令她感到患得患失。

    靳晟将颜冉冉拥的更紧了,他笃定地说:“傻丫头,除了你,我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

    “真的吗?”颜冉冉抬头看向他,晶莹的双眸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闪着微微地泪光。

    靳晟在她的额上吻得深沉,“真的,我发誓!如果我要是喜欢上别人,我就天打……”

    颜冉冉知道靳晟要什么,她连忙捂住了靳晟的唇,“我不要你发这么恶毒的誓言,就算是你喜欢上别人了,我也希望你好好活着,我就是希望你好好的!”

    不知道是不是性格使然,在爱情里,她总是那么卑微,曾经的萧恺禹也好,如今的靳晟也好,在喜欢的人面前,她总觉得自己是那般渺小。

    靳晟将车停在了马路边,他侧身,双手握住颜冉冉的肩膀,彼时的女孩儿已是泪眼摩挲。

    “冉冉,你知道你是一个多难得的女孩儿吗?你的善良,你的可爱,你的单纯,这些都是我想终其一生去为你守护的东西,我喜欢你,一辈子!所以,以后不要再说什么我会喜欢上别人的话,不会的!永远都不会的!”

    “真的吗?”颜冉冉破涕而笑,这一定是她听过的最动听的情话。

    靳晟点了点头。

    “可是你那么好,好到让我觉得我会配不上你。”颜冉冉小声哽咽。

    靳晟微微摇头,他握住颜冉冉的手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跑车疾驰,开出了市区,一路向郊外奔去,驶向了海边。

    靳晟走下车,为颜冉冉打开了车门。

    “跟我来!”说着,靳晟牵起了颜冉冉的手。

    他牵着她,走在礁石上,远处,灯塔旁,有一座遗世而独立的小屋显得别样出众。

    是那里吗?晟哥哥是要带她去那里吗?

    走了不过几分钟,颜冉冉已经是气喘吁吁,这样的礁石路,确实不利于行走,而她平日里又疏于运动。

    “我走不动了。”颜冉冉捂着胸口,喘着粗气。

    靳晟回头看了一眼小脸红扑扑的女孩儿,再看了一眼不短的前路,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来,我背你!”

    说完,不由分说的蹲下身来,不等颜冉冉反应,已经将她背起,稳健的向前路而去。

    颜冉冉趴在他的背上,鼻尖就抵在他的脖颈,不知道为什么,晟哥哥的味道怎么就可以这么好闻?那是一种淡淡的,轻轻的,仿佛是一种森林的味道。

    “晟哥哥,我好喜欢你身上的味道。”颜冉冉说着,牢牢的环着靳晟的脖子。

    “我也是。”

    “嗯?我身上也有味道吗?是什么味道?”

    “嗯……淡淡的奶香,一点点花香,反正是我喜欢的味道。”

    就这样,走了许久,一路上海风徐徐,礁石戈壁,别样风景。

    “晟哥哥,你累了吧?”颜冉冉说着,为他擦去额尖的汗珠。

    “不累。”靳晟侧头看向她,淡淡的说。

    “体力这么好,是不是以前经常背其他的女孩子啊?”

    “没有,你是第一个!”

    “我才不信。”颜冉冉崛起了小嘴。

    “真的,我第一个公主抱的女孩儿也是你。”

    “哪有?什么时候?”颜冉冉惊讶。

    “不然呢?你以为你和慕柒柒喝醉之后,是谁给你送回去的?”

    颜冉冉脸红了,“你说的是那次把我送去酒店的时候吗?”

    靳御回国那天,她和慕柒柒在KTV喝的酩酊大醉,靳晟将她送去了酒店,一定是那一次了。

    “以后,不准再喝那么多酒了。”靳晟叮嘱。

    “嗯。”

    “不过你喝醉的时候,还挺可爱的。”靳晟笑了。

    “啊?我是不是出糗了?是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你说要和我结婚啊!还说立刻去机场!”

    “哎呀!”颜冉冉连忙捂住了脸,“都怪柒柒!是她说的,她说男人不靠谱,要我们两个去荷兰结婚!”

    “我当时答应你的求婚就好了,也许现在,我们的宝宝也和司沐一样大了。”靳晟说着,很是认真的样子。

    “晟哥哥……”颜冉冉的脸更红了。

    终于,来到了灯塔旁。

    一座带着别院的滨海小屋,景致别然。

    园子里种满了各种绿植,小小的绿植爬满了墙壁,将小屋安静的包裹,像是童话里才会有的模样。

    “到了!”靳晟低声说。

    颜冉冉从靳晟的背上下来,向前跑去,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惊呼,“好美啊!这里好美!”

    她回过身,看到靳晟脱下了西服外套,精致的黑色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湿,他何曾这般狼狈过,可是颜冉冉看在眼里,却觉得多了那么一丝性感,那些为她而流的汗水,在她心里,显得别样珍贵。

    她走上前,拿出纸帕,为他拭去汗水,他就这样看着她,带着几分温情,几分宠溺。

    擦拭完毕,颜冉冉将噙满汗水的纸帕仔细的收到包包里,不知道为什么,有关靳晟的东西,她都舍不得丢弃似的,珍爱如斯。

    靳晟牵着她的手,向小屋走去。

    颜冉冉看着精致的院落,这里修缮的很好,看得出来,这里应该经常有人呵护。

    “你常来这里吗?”颜冉冉问。

    “偶然吧,也不算经常。”

    “那……都是和谁来的?”颜冉冉试探地问。

    毕竟,这样的小屋,多适合两个人度假啊?

    “嗯……我想想……”靳晟陷入了沉思。

    颜冉冉松开了他的手,停在原地。

    靳晟回头,唇角勾着邪魅的笑,“怎么了?生气了?”

    “我吃醋了!”颜冉冉毫不掩饰的回答。

    靳晟走回她身边,弯下腰,直面她的目光,弯起食指勾着女孩儿崛起的小嘴,笑着说:“一个!就一个!”

    “谁?”颜冉冉连忙问他。

    “你啊!”靳晟笑了,笑的那么惹人心醉,“傻丫头!”

    “真的吗?”颜冉冉试图相信,却怎么也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毕竟,在网上输入“靳晟的女朋友”,上面的名单足够组成一局“维密大秀”了。

    “真的!”靳晟勾起她的手,握在手里,“每年我都会过来几次,一个人,我不希望除了我之外,有人打扰到她。”

    “Ta”是谁?颜冉冉愣了,男他?还是女她?一定是女的,晟哥哥怎么会来看一个男人呢!

    靳晟并没有给她太多发呆的机会,他牵着她的手向前走去,推开院门,来到小屋前,靳晟输入了密码,打开了房门。

    颜冉冉向后退了一步,“我还是不进去了。”

    想到这间房子里可能还有另一个人,她的心里总觉得有些忐忑。

    “来!”靳晟微微笑着,牵着她,将她拉进了屋子。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没有奢华的气息,却一应俱全,透漏着房屋主人简约脱俗的气质。

    浅黄色的墙壁,米色的地毯,麻绳裹就的灯具,贝壳粘贴而成的壁画,这里宛如一个DIY的梦境空间。

    最终,颜冉冉的视线落在了客厅中央,壁橱上面,一个精致的相框上,照片里一个年轻女人的照片,女人很美,很美,美的清新,美的脱俗。

    “她是谁?”颜冉冉指着那个人问,声音都在颤抖,这里竟是晟哥哥和另外一个女人的秘密幽会之地,她想想就觉得心肝欲裂。

    靳晟阔步走上前,竟然从西服裤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手帕,一手扶着相框,一手轻轻地擦拭着,动作轻揉,生怕会弄坏它似的。

    “你们是……她是谁?她到底是谁?”颜冉冉觉得自己就要崩溃了,晟哥哥竟然对那个女人那么迷醉的样子。

    下一秒,靳晟淡淡的说:“她是我妈妈。”

    这个答案让颜冉冉惊讶不已,靳晟是靳府的样子,坊间的风言风语从未停止过,有说他是靳府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