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99章

    被投喂了好吃的便当和温热的甜牛奶, 还被摸头,小庄溪心里热热地躺进被窝,手指摸摸云朵一样的被子,这里不是陌生可怕的地方,是心安之所。

    梦里阳光普照, 却下起了甜甜的糖果雨。

    第二天早早起来, 洗漱完后,小庄溪在房间里坐了一个小时, 一点动静都没有。

    经过昨晚的事, 他生出一些勇气,想要了解一下自己所生活的这个院子。

    房间里他大概都看过了,主要是房间外的大院子。

    小人在空荡荡的院子里转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门口的信箱上,他垫着脚从信箱里掏出好多信。

    太阳出来啦, 小庄溪抱着信面向太阳, 幸福地眯起眼。

    能够站在土地上, 在一个大大的院子里安心晒一晒太阳, 对于小庄溪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

    他搬了一个小板凳, 坐在信箱前,晒着太阳读信, 信里有很多信息, 包括一些活动, 这个世界的生活常识等。

    通过这些信, 小庄溪明白这里的东西几乎都要花钱, 商场购物宣传单上有价格,他昨晚吃的便当很贵很贵。

    小庄溪把宣传单藏到枕头下,找出一支笔在信封里的一个小册子上,一边读信一边计算,记下很多省钱的方法。

    院子里可以种地,外面可以打工。

    这样他就不会花多少钱了,自己养自己没问题。

    接下来是劳累的一整天,小庄溪过得充实又安心,只是那个人很长时间没来看自己了。

    晚上做好晚饭,小庄溪再次向门口的方向看去,落寞地垂下眼。

    他不花钱,会做家务,什么也不要,只想要他多看看自己,也不用很多,每天一次就好。

    正在他有点难受时,冰箱的门打开了,小庄溪惊喜又紧张地转过身,生怕这个人等下就走了,连忙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他只是怕被这个会摸他头的温柔人抛弃,他只是想有人看看他陪陪他,哪怕他看不到他,也听不到这个人的声音。

    没想到,他听到这个人的声音了,还是一句让他不敢相信,想要哭的声音。

    “你别怕,我养你。”

    这是小庄溪听过的最有安全感的话了,比任何话都让他安心。

    他低着头,捧着碗吃软糯的煮地瓜,热气氤氲在脸上,飘进眼里化成了水。

    他又睡了一个好觉,醒来时发现书桌上有一个钱包,里面好多金币,冰箱里食材满满的,冰箱门上贴着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不及时吃,食物过期就要浪费了。

    小庄溪眯眯眼,拿了一盒牛奶和便当去加热。

    弯着眼睛吃完饭,小庄溪继续种地,忙了一天,下午太阳快要要落山时,小庄溪看着脏兮兮的自己和脏兮兮的衣服,放下了手中的小锄头。

    先洗了个澡,用宽大的毛巾把自己包起来,然后洗衣服。

    他昨天就是这么做的,有洗衣机在,衣服自动洗好烘干,拿出来就可以穿。

    洗衣机开始滚动,小庄溪裹着毛巾,正要缩进被子里,在床上刚坐下时,忽然被戳了一下藕节一样的小胳膊。

    胳膊没有被毛巾盖住,白白软软,看着就很好戳。

    小庄溪眼睛亮了起来,那根手指再次出现的时候,张开怀抱把它抱住,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在手指上蹭。

    今天来的好早啊,小人眼睛弯弯,藏着满满的喜悦,蹭手指时不经意露出微粉的脸颊。

    那根手指彻底僵硬了。

    小人有点疑惑地看向这根手指,是换了根手指吗?今天好像比前两天更加细腻。

    坐在床上的小人,腿伸进被子里,上身毛巾被蹭落,手指就这样被软绵绵地包裹住,一只手伸出来掀被子给他盖上。

    没一会儿,小人从被子里爬出来,露出软软的头发和粉扑扑的脸颊,“您能帮我把洗衣机里的衣服拿出来吗?”

    房间里好久没消息,小庄溪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是他恃宠而骄了吗?

    他应该自己下去拿衣服。

    小庄溪伸手握住被子外的毛巾,一点点向被子里拉,刚拉一半,毛巾被按住了,一套新衣服落在小庄溪的头上。

    “不用买新衣服。”小庄溪摸着柔软的面料嗫嚅。

    房间里没有声音,小庄溪小心地把衣服铺展开,眼里露出疑惑,怎么是裙子?

    虽然没见过这样复杂精致的衣服,但庄溪可以确定这是裙子没错。

    这个人想养一个女孩吗?还是说他把自己当成女孩了?在他这个年纪,尤其是他这个长相和性格,确实不好分辨男孩女孩。

    小人小心翼翼地说:“我是个男孩子。”

    依然没什么声音,那个裙子被放到小人的小手上。

    小庄溪松了一口气,这是知道自己是男孩子,就是想给自己穿漂亮的裙子吧,和很多家长喜欢给男孩穿女装一样。

    那可以。

    “您稍微等一下,我换好下来。”

    一只手落在庄溪的头上,揉了揉庄溪细软的头发。

    小庄溪弯着眼睛,躲进被子里窸窸窣窣穿衣服,这套衣服有些复杂,他摸索了一小会儿,花了好久才换好。

    衣服是粉色的,上面绣着黄色的小星星,还配套了一个星星发卡,小庄溪胡乱地把发卡别在自己头饭上,红着脸下床,把裙摆理好。

    “我换好了,这样真的好看吗?”

    东宫,身着华服的人忽然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捂住鼻子,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

    修长好看的手从脸上移开,就要朝镜子里伸,刚才他伸进去了,碰到了那个柔软的孩子,现在他想要好好揉揉穿着小裙子的小可爱。

    手指触碰到的是冰冷的镜面,镜面里什么都没有,好似刚才出现的是幻觉。

    可是,不可能。

    他在这个下属送来的镜子里看到那个可爱的孩子,被他软软地抱手指蹭,被他用最可爱最柔软的笑容盯着,即便手指弥留的柔软触感是幻觉,桌子上少了一锭的金子呢?

    那是他给小娃买衣服投进镜子里的,现在它真实地不在了,那个让他心软又心痒的小人,穿着裙子的模样看不到了!

    游戏里,小庄溪问完之后,好久没声音,他不安地抬起睫毛,向四周张望。

    “……好看。”

    “您喜欢就好。”小人红着脸说。

    翻着育儿宝典的季清远:“……。”

    算了,小人喜欢就好,只是穿裙子而已。书上说了,要尊重孩子的爱好,长长夸赞他们。

    季清远没有反对,还给他多放了一些金币,以便以后遇见喜欢的小裙子继续买。

    穿着小裙子的人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放在膝盖上,“我今天早上喝了一瓶牛奶,吃了一盒便当。今天中午煮了一一个地瓜,吃了一个西红柿,喝了一瓶酸奶。”

    季清远听了几句后,明白了小人这是在一本正经地向自己汇报一天来做了什么,不禁觉得有趣又贴心。

    “上午种了8棵地瓜,下午种了12棵西红柿。”

    小人眨眨眼,稍微停顿了一下。

    季清远慢半拍地恍然,“很棒。”

    小人安静地笑开,肉肉的脸颊上竟然笑出两个小酒窝,看得季清远心软不已。

    小庄溪很开心,他常听同学抱怨,每天回家要跟父母汇报在学校学了什么,表现怎么样,他每次都很羡慕,因为他从来没机会跟父母说这些。

    其实,他表现很好的,很乖很听话。

    “我每天能种出一大筐地瓜,两筐西红柿,西红柿不马上吃也不新鲜了,所以您不用买那么多食物。”小人说:“这些还能卖掉,卖一些钱。”

    真是太乖了,季清远心想。

    “很棒,有什么想要的奖励吗?”

    “奖励?”小人的声音明显提高不少,眼睛里又开始冒光,惊喜地说:“还有奖励吗?”

    他开心地抿抿唇,过了一会儿,鼓起勇气说:“那你可以每天都陪陪我吗?”

    季清远愣了一下,“可以,我工作有些忙,但至少每天晚上会来陪你。”

    小人开心得眼睛弯成月牙,笑得好像即将融化的奶油冰淇淋,又甜又奶。

    “这个不能算奖励。”被笑容治愈的季清远说:“我自己来给奖励。”

    小人眨眨眼,没一会儿看到自己房间里多了一个漂亮的小书架,然后,一本又一本的书在出现在书架上。

    这是一个小型的白色书架,书架上有两格放了一盆绿植和一盆雏菊,其他格子堆满了童话书和小人书。

    “觉得无聊的时候就看看书吧。”

    小人站在书架前摸着崭新的书,开心地点头,“谢谢您。”

    他真的是非常非常好的人,小庄溪这样在心里想,水润的眼睛里装满小欢喜。

    接下来,季清远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游戏里的小人吃饭,小人吃得慢吞吞的,但非常认真,全程没有什么声音,脸颊鼓起又落下,弯着眼睛吃得非常香,季清远不知不觉比平时多吃了一些。

    季清远工作的时候,小人洗漱后,坐在床上看童话书,每次季清远跟他说一句话,他会立即抬起头月牙眼回应。

    在安静的夜里,季清远难得感觉到一丝温馨,在一个游戏里的崽崽身上。

    动作温柔地揉揉小人的头,季清远说:“别看了,早点睡觉吧。”

    小人点点头,忽然抱着他的手亲了一下,然后飞快地缩进被子里。

    湿润软糯的触感还在,季清远心里软成一滩水,柔声道:“我去休息了,晚安。”

    被子里的小人点点头,弯成月牙的眼睛里有星星点点的光。

    小庄溪幸福地闭上眼睛,嘴角一直没放下来。

    真的太好了。

    睡前一直在想把他领回家的人太好了,如果是现实就好了,可是,他可能回不到现实了。

    那也没关系,这样生活下去真的很好,他是个好人,死后来到了天堂。

    暖暖地睡了一觉,早上庄溪刚睁开眼,头顶上又落下一条小裙子。

    今天这条小裙子是嫩黄色,没什么刺绣图案,但有好几层纱裙,层层叠叠萦绕出一丝缥缈的仙气。

    小庄溪把裙子从头上扒拉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早安。”

    熟练地把小裙子塞进被子里,“我换好就出来。”

    没多久,嫩黄可爱的小仙童就从被子里爬出来了,他走到镜子面前理顺一层层的纱裙,乖乖把手背在身后,抬头笑着给人看。

    头顶上落下一手掌,略显激动地在小人头上揉了两把,手指给他整理整理领口,摸摸他的裙子,忍不住又揉了他一下。

    小庄溪弯着眼睛笑,看来他很喜欢这条裙子。

    小人以为今天就要穿这条了,没想到头上又落下一条白色的裙子,他被推进了卧室。

    几分钟后,穿着白裙子小人从卧室里走出来,又被揉了一通,然后手上多了一条红色的裙子,再次走进卧室。

    身穿红裙的小人走出来时,房间里好久都没声音,小人站在那里,不安地说:“这件不好看吗?我去换下来。”

    一根手指勾住小人的后领,小人顿住后,手指在小人脸上戳了一下。

    小人愣了一下,感受到手指的温柔触碰,没有躲开,而是笑着给他摸。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时候,这个人好像有一点伤心,又很喜欢这条裙子的样子,他抱着那根手指,在手指上亲了一口。

    第一次亲的时候,得到了温柔的回应,得二次就熟练大胆很多。

    “好看是吗?那我今天一直穿着这条裙子给你看。”小人软软地说。

    所以,你不要难受。

    东宫里,手指被抱在温暖怀里的人,看着身穿红裙,笑容软糯又灿烂的小人,怔愣了很久,眼尾微红。

    看着这样的小人,忽然觉得,不穿女装,穿着这一身太子朝服,也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他用手指蹭蹭小人的脸,笑得耀若春华,心里软下了一块。

    小庄溪松开手指后,身边多出一个衣架,衣架上挂满了小裙子,其中红色居多,其次是一些粉嫩的颜色,每一条看着都格外精致,价格不菲。

    小人犹豫着,是不是花太多钱了?

    可是很明显,这个人很喜欢看他穿的样子,小人最终还是没说出来,面对几十条裙子,在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

    声音那么清冷,内心却有这样的少女心,小庄溪笑着理顺裙子,这种互动,他也很喜欢,即便要穿他不习惯的小裙子。

    他稍微把裙子向上提一点,用丝带绑住,方便他进厨房,和昨天一样,热一杯牛奶和便当,把书架上的小雏菊放到桌子上,并拿下一本通话书,开始今天的早餐。

    昨晚他说让他少种一点,庄溪今天便不打算种那么多,所以可以在吃早餐的时候,悠闲地翻一翻小人书。

    小人坐在窗前的书桌上,沐浴着阳光,一边吃饭,一边翻书的样子安静又乖巧,有种单纯的宁静美好。

    刚打开这款种田游戏的明明,只看到这安宁的一幕就想给五分好评,他有点后悔了,早就下好游戏,为什么现在才打开?

    现实里被生活驱赶着,在游戏里能寻到安静悠闲的一隅很难得,明明并不着急开始种田升级,而是看着小人缓慢地进餐。

    吃饭时咀嚼的速度都会慢下来的人,平时做事肯定不会急躁,而这样看着他安静地吃饭,明明心里也静下来。

    小人慢吞吞吃完,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走出房门,拿着小水壶给院子里的西红柿和地瓜浇水。

    明明这才发现,原来小人已经种了不少了。

    他打开商场,竟然在里面找不到不少他收集过的花种,把这些花种全部买下来,放在院子里。

    一小箱子花种落地,引起了小人的注意力,他跑过来,拿着一包花种,包装纸上有花种的名字,他看了后笑起来,“原来您喜欢花吗?我会把它们种好的。”

    很安静又很阳光的一个笑容,小人处处都异常合他心意,明明心情很好,上车的时候依然看着手机。

    等到了公司,关上手机开完会,再打开手机时,发现小人正一边小声说着什么,一边在挖坑埋花种。

    明明仔细地听了一会儿,眼里不由升起一丝讶然,继而化为笑意。

    这个小人正一边种花,一边给花种讲童话故事。

    “最后,猫王子在一个黑漆漆地洞里找到了它,温柔地对脏兮兮的小老鼠说:‘我们永远永远一起生活吧。’”

    小人的声音还带着儿童独有的童稚和软糯,融在他安静的个性,柔软的笑容,以及拍拍土地时的温柔里,过于疗愈,能把沉积在心底疲倦一点点抽走。

    最深的疲惫,不是一天两天身体的劳累造成的,而是身体劳累的过程中,在抗拒的环境下,心里一层层,积重难返的疲倦。

    想过很多办法也没用,心里依然沉沉,没想到在自己向往的环境里,被一个小人的种花时的笑和他的通话故事,轻轻拍软了

    明明看着小人种花,浇水,然后拿了一本书,坐在小板凳上看它们发芽。

    安安静静,偶尔外面传来小孩的笑闹声,他也不怎么羡慕,低头看自己的童话书。

    明明思索一会儿,打开游戏商城,买了十只嫩黄的小鸡崽。

    小鸡崽小小圆圆一个,连叫声也是小小软软的,跌跌撞撞跑到小人脚边,唧唧叫着。

    小人眼睛里瞬间亮起惊喜的小星星,他放下书本,蹲下来伸手捧住一个小鸡崽,柔软温热的触感让他弯起眼睛。

    其他小鸡崽也纷纷挤上前,小声叫着把他包围,小人在小鸡崽的拥抱中,笑得格外开心。

    于是,下午季清远上线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幕。

    院子里鲜花盎然,生机勃勃,小路上,小人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抱着一本书在前面走,身后跟着排成一队,走得摇摇晃晃的小鸡崽们。

    小人遛鸡崽的方式格外不同,唱着儿歌,弯着眼。

    房子里一下多出的几十件美丽小裙子,再看向外面在娇嫩花丛中穿梭的“小裙子”,季清远有一点怀疑,自家崽崽是不是有性别认知障碍。,,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