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98章

    慕青星球, 市中心医院。

    一个普通病房中,有一扇大大的窗户, 冬天窗户关着,窗帘被掀开, 外面的阳光倾泻, 一室明亮。

    灿烂的阳光, 白色的纱窗, 嫩绿的植物,为这个普通病房营造出一份明亮和生机。

    病房里有两张病床, 原本只住了一个小病人, 这一天转来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小病人。

    这个新转来的小病人还在昏迷中, 他脖子上围着厚厚的纱布, 脸色惨白,长长的睫毛安静地扑在眼底, 小巧的鼻子,浅色的嘴巴, 精致可爱,只是没有血色没有生机。

    另一个病床上的小孩,缩在被子里, 悄悄盯着他看,听着医生和护士们的谈话。

    “爸爸妈妈都走了吗?”

    “爸爸离星了, 妈妈还在本市, 医药费都缴了, 说不够再联系她。”

    “这是什么父母啊?怎么能这样?”

    “我从他们的吵架中听出, 他们已经离婚了,各自有自己的家庭,妈妈那边的孩子只比他小不到两岁呢。”

    “他就是接受不了父母在外面有家庭才这样伤害自己的,唉,等他醒来看到父母走了,自己哑了,不知道会怎样。”

    听到这里,床上的小男孩又看了那个昏迷的小男孩一眼。

    真的可怜啊。

    而那个被医生、护士以及病友都觉得可怜,正昏睡的小人,此刻白嫩的手指紧紧攥住了被子下的床单,嘴巴紧紧抿在一起,那是一种紧张的表现,好像遇到了什么让他害怕的事。

    小庄溪睁开眼睛时,看着陌生的房顶愣了好久。

    房子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磨蹭什么呢!快出来!马上就到被挑选时间了!”

    声音又凶又冷,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让小庄溪瑟缩了一下。

    他不敢拖拉,穿上床边的小鞋,只来得急在镜子里看一眼变小不少的自己,便小心打开门,安静又水灵的大眼睛看向外面的中年男人。

    “长到倒是不差,怎么就是没人要呢?”那个人嘟囔了一句,没注意到小人忽然黯淡的眼神,“快点跟我走,今天要是再没有人要你,你就要被销毁了。”

    小孩捯饬着小短腿,几乎要跑起来才能跟上前面的人。

    他不知道这是哪,安静地抿着唇,紧紧地跟着,不管多难多累也不敢停下或叫他慢一点。

    那句“怎么就没人要呢”扎得他生疼,即便很伤心,他也不会说,和之前一样,他是个嘴笨的小孩。

    或许是知道说了也没人会听。

    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记得昏迷前要离婚的父母震惊的眼神。

    他们肯定不明白,为什么平时那么乖那么软的儿子,会如此疯狂地伤害自己。

    那么现在,他的惩罚来了吗?他把自己杀死了吗?

    听同学说,好人死了会去天堂,坏人死了要下地狱,他在哪里?

    也可能在另一个地方?因为刚才这个人说没人要他的话,他就会被销毁。

    他知道销毁是什么,就是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他了。

    小庄溪沉默地跟在这个人身后,身心紧绷,累得满脸是汗,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终于前面那个人停了,他面前有好几个和他差不多的小孩,他被推到小孩子面前。

    “马上有几个超级会来选崽,他们眼光很高,但相应的要是被选中,你们会过得非常好。被选中后,前几天一定要乖,要会哄人开心,他们有特权,一周内可以退换,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自己了。”

    前面站着一个严厉的白发老人,在他们身上扫了一圈,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在庄溪身上。

    “有的小孩已经好几次没被选中,这次不好好表现,再没人要的话就要被销毁了。”

    小庄溪安静地站在那里,他听了一会儿,大概明白了,这里有点像孤儿院,这里的孩子会有人来领回去养,但和孤儿院不同的是,如果超过规定次数都没人领,就要被“销毁”。

    他就是一个即将用尽次数的小孩。

    周围的小孩都看过来,有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小女孩说“可是,以前那些普通玩家都不愿意选他,这次这些人会选吗?”

    “没让他争取高级玩家,这次也有普通玩家。”

    小庄溪两只手攥在一起,低着头,紧紧抿唇。

    他是一个亲生父母都不喜欢,都不要的孩子,真的有人会要他吗?

    或许,他真的要被销毁了,没有人要的孩子,没有资格留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可是……小孩小小的嘴巴微微翕动,伤心地眼尾水红。

    一束光打过来,几个小孩子立即准备起来,他们露出最好看的表情,各显神通地把自己的优点貌似不经意地展露出来。

    小庄溪也抬起头,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逼着自己努力地露出一个笑。

    两只小手还紧紧绞在一起,长长的眼睫不安地颤抖,眼尾一抹轻红,嘴角僵硬,这个笑容有点奇怪但又很戳人。

    现场陷入紧张的沉默时,他们所在的地方忽然震动了起来,几个小孩害怕地叫着四处奔跑,庄溪还没来及动,这场震动就结束了。

    他没来得及看其他人是怎么样的,自己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拎起来,在白发老人惊讶的目光中,被拎进了一个小院子。

    庄溪全程很安静,被拎着的过程中,只是盯着自己悬空的两只小脚看,不挣扎也不说话,他猜自己应该是被选中领回来了。

    院子里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他被放下来一下,房门口打开,又被拎着放到房间里。

    房间里什么都有,有一张床,一个小书桌,还有衣柜、冰箱等一应俱全,比他醒来时那个房间好多了。

    把他放下后,房间里好久没动静。

    半个小时后,一直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小庄溪站起来,小心地走到房门口向外看,外面一个人都没有,院子里安静得可怕。

    小庄溪又缩回来,坐回沙发上。

    依然是安静的,只有他自己房子,小孩在沙发上一坐能坐好几个小时,可是天快黑了,他肚子饿了。

    没有光脑控制灯,小庄溪找了半天,发现了灯的开关,可是他按了之后没反应。

    天一点点黑下来,小庄溪在黑暗中抱着双腿缩在沙发一角,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慢慢地眼眶开始红。

    一觉醒来发现身处于一个奇怪地方的紧绷和害怕,以及昏迷前听到父母对话的绝望和伤心,在黑暗中一点点溢出来。

    一个人身处于黑暗中,孤单害怕的同时,也可以借助黑暗偷偷哭。

    房间门被推开,稍微过了一会儿,屋顶上的星星全部亮了,是一颗颗星星一样大小不一的灯,小庄溪只是看了一会儿,立即坐直身体。

    脑袋被人戳了一下。

    小孩歪歪脑袋,一动不动地给戳。

    脑袋被戳了一下后,脸颊又被戳了一下。

    庄溪想到那个白发老人的话,要乖,要讨人欢心,他露出一个眼红红的笑。

    虽然眼睛红红的,但是露出了一口小白牙,那样安静的一个笑,心酸又治愈。

    想离开的人看到这个笑后,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里的一角被戳到一样,再次戳了戳他软软的脸颊。

    这次小庄溪看到了那根凭空出现的手指,他愣了一下,在手指要离开的时候,紧紧地抱住了那手指。

    他什么也不说,闭着的眼睛睫毛不安地颤抖,把手指抱在小小软软的怀里,生怕被人赶出去一样。

    他不说话,但动作和神情已经说了,不要走好不好?

    那个手指僵硬地不动,许久之后,一个宽大的手掌落在庄溪的头顶上,不太熟练、小心翼翼地揉揉他的脑袋。

    抱着手指的小庄溪缓缓睁开眼,终于笑出一朵没那么紧绷的笑花。

    笑得融化人心的小人被拎坐在餐桌上,桌子上凭空出现一个便当盒,便当盒里的便当异常精致可爱,有粉粉的花朵的形状,有绿绿的叶子的形状,还有小兔子,小狗狗等。

    小庄溪从未见过这样精致可爱的便当,水润的眼睛小星星点点亮了。

    便当盒被推到更加靠近他的地方,小庄溪抿着唇笑开来,小声地说“谢谢您。”

    领他回家的这个人应该是个好人吧。

    小人顶着一头细软的头发,长长的睫毛渡着一曾温暖的光,眼睛澄澈柔软,白嫩的脸颊上绽开一朵小小的笑容,软软糯糯的声音说着谢谢。

    军装还没来得及换的人,彻底忘记了要换衣服这件事,被这样一个柔软的笑和软糯的感谢,吸引了全部心神。

    这是一个全息虚拟养崽游戏,不是季清远想玩,而是被逼着玩。

    今天,他成了联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庆祝会上,元帅拉着他聊天,不断嘱咐他收收狠厉的性子,和冷冰冰的表情。

    成为将军后,就不只是需要武力了,元帅一直跟他强调这一点,“你要稍微温和一点,怎么整天一副要吃人的脸,想想这个世界上会让你心软的人或事。”

    “没有。”季清远冷冷地说。

    年轻的季清远锐利而寒凉,不知道什么是妥协,更不知道心软为何物。

    元帅强硬地拉过他的光脑,给他下载了这款全息养崽游戏。

    季清远看到那个款游戏介绍,窒息了一瞬。

    游戏一开始就是选崽,在元帅不容拒绝的注视下,在一众使出手段展现自己的小崽子中,选了一个紧张地低着头,抬头时不知道是要哭还是要笑的崽。

    很眼熟的一个崽。

    这个破游戏,选个崽还能出故障,黑屏之后,季清远冷着脸捡起那个崽。

    好在这个崽,看着虽然胆小脆弱,但不哭不喊,让他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养三个月,你的心总会软一点。”元帅笑眯眯地说“这是命令哦。”

    季清远闷声不语,三个月就三个月,一个游戏中的小人,只要不养死就行,完全不用他花费多少心神。

    带着这个轻松的想法,季清远继续在宴会中一个人坐着处理军务,这个为他举办的宴会,好像和他没什么关系。

    傍晚回家后,季清远才想到自己光脑中那个格格不入的游戏软件。

    游戏中的时间和现实同步,天也黑了。

    季清远在黑暗中摩挲着打开门,想打开灯时,游戏系统挑出提示

    您好,您的电费余额不足,请交电费!

    季清远沉默半晌,充了一笔钱进游戏,交了电费,房间里星星点点的光亮起来,缩在沙发上的小人红着眼抬起头,看向门的方向。

    其实,刚才季清远就借着月光看到那个小小的身影了。

    这游戏ai做的太好了,季清远竟然能在他身上感到害怕和孤单,即便这样,他也安安静静地缩在沙发上,不哭不闹。

    系统提示他小人饿了好久,可他也不说。

    不提醒,来达到让他氪金的目的吗?

    季清远对这个游戏里的小崽多了一点兴趣,伸出手指戳了一下他。

    全息养崽游戏的好处就是能够真切感受到那种柔软的温度,像是在养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温软的触感和乖乖的表情,让季清远心里微微动了一下。

    又戳了一下更软的脸颊,感觉这个动作不太合适,想要收回手时,被小人紧紧地抱住了。

    游戏中的小人小小软软一个,把他手指搂在怀里正正好,温软的触感更加明显,这种感觉因为感受他的依赖而更加柔软珍惜。

    季清远怔了一下,伸出手不太熟练地摸摸小人的头。

    太小太软了,他可以撕碎虫族的手,放在柔软的头发上竟然有点不知所措,小心得不能再小心,生怕一不注意把这个小而软糯的小人弄伤了。

    小人抬起头对他露出一个笑。

    在他略显苍白的婴儿肥脸上,小而轻的一个笑,直击人心。

    季清远不知道该怎么跟这样柔软小生物相处,自有记忆起,他生命里只有冰冷、坚硬和血腥暴力。

    面对这样一个崽崽,他的心理很奇怪,知道和自己完全无法相融该远离,又被这种陌生的柔软触感击中,像是被一只小手拉住裤脚,空有一身力气却挣不开。

    圆鼓鼓的肚子里传出咕咕声,系统再次提醒他小崽崽肚子饿了。

    季清远打开商城,不知道他喜欢吃什么,在一众食物中选了一盒口味丰富的便当。

    小人显然是非常喜欢,喜欢得眼睛发光。

    他的眼睛很大很清澈,没有淘气包那种得意和蛮横,反而很安静,在开心的时候还会发出水润的光,季清远很觉得奇怪,一个人的光芒怎么能从眼睛里这样毫不掩饰散发出来。

    明明那么喜欢,小人却一动不动,摸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直直地看着。

    季清远把便当向他面前推推,小人抬起头又对他笑了,小声软糯地说“谢谢您。”

    心里极度满足的季清远,一边换衣服,一边看着小人自己从座椅上跳下来,捯饬着小腿跑进洗水间,在专门给崽崽准备的洗手间里,把一双带着小肉涡的手洗得干干净净,用毛巾擦干净后,重新坐好。

    他盯着便当好久,似乎不舍得那些造型可爱的小便当。

    换好衣服的季清远瘫在沙发上,一向雷厉风行的他,对于犹犹豫豫的小人一点不耐烦都没有。

    小人肚子再次咕咕叫时,终于小心翼翼地拿起一块花朵形状的便当。

    终于愿意吃了?季清远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想必吃到好吃的东西,也会笑吧。

    拿着花朵便当的小手抬起,抬到嘴巴的高度后继续向上,举到他面前。

    季清远愣了一下,这是在给他吃吗?

    小人的肚子又叫了一声,他偷偷咽了一口口水,安静的大眼睛微微弯下,举着手认真地看向对面空荡荡的位置,想把最好看的第一块便当给他吃。

    怎么会有这么乖的小人。

    季清远最近几年没接触过什么小孩,但他记忆里的小孩不少,季家那些性格恶劣,趾高气昂的孩子们,别说把自己非常喜欢不舍得吃的东西主动分享给别人,谁碰一下他们的东西都能让他们爆炸。

    季清远不知道,此刻他嘴角微微上扬,心里一个小小角落真软了一下。

    伸出手指戳了戳他婴儿肥的脸,季清远推了推他的短胳膊,让他自己吃。

    小人好像懂了,他拿回嘴边,张开嘴巴,小小的咬了一口。

    脸颊鼓了起来,像个小松鼠一样嚼了两口,小人的眼睛果然又亮了,像把天空中最漂亮的几颗星星装进了眼睛里,最自然干净的喜悦。

    游戏外的人心满意足,很奇怪,看着一个小人眯着眼吃饭,内心竟然得到了片刻的安宁,生出一种淡淡的满足感。

    这是一款养崽游戏,游戏里的一切设定都是为崽崽服务,食物也是。

    这个便当盒里一共有六块造型可爱的小便当,没一块都非常小,应该正好适合小孩一餐。

    坐直身体,慢吞吞进食的小人吃了三块就停止了,星星灯光下,他的视线不舍地在剩下的“小兔子”、“小狗狗”和“绿叶子”上划过,认认真真把盒子盖上。

    跳下椅子,抱着便当盒放到旁边的冰箱里。

    他站在冰箱前,两个小手交叠在一起,脸颊微粉,“我吃饱了,剩下的是明天的饭。”

    季清远一时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他把冰箱里的便当盒拿出来放在桌子上,让他继续吃。

    既然把他领回家了,还能饿着他不成?这样省吃俭用地是要做什么?吃多了他还能把他扔出去?

    小人好像有点害怕,更加小心翼翼地坐回去,不敢有丁点反驳,乖乖把剩下的三块吃了。

    刚吃完,桌子上又多了一杯热牛奶,小人愣了一下,双手捧着热牛奶小口小口地喝,温热的牛奶下肚,喝着喝着眼睛就红了。

    季清远不知道为什么他眼睛又红了,难道是自己太凶了?可是他没有开启摄像头,小人看不到他,是因为动作太粗鲁?

    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小人,伸着手指小心地在小人眼睛下擦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擦,本来只是眼红的小人流泪了。

    小人的脸还带着婴儿肥,鼻子和嘴巴都小小的,一双大眼睛在脸上格外明显,流出的眼泪也是大颗大颗的,像珍珠一样往下落。

    连哭也是安安静静的落泪,一点声音都没有。

    季清远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能打不能骂,没做过养崽攻略。

    就在他打算给买买买时,小人已经不哭了,他用袖子擦掉脸上的泪痕,又露出一个眼红红脸红红的兔子笑。

    小人拿着杯子去厨房洗好,重新放到桌子上,然后去洗手间洗手、刷牙,拉上围帘躲进浴缸里把自己洗干净,最后躺到床上。

    又乖又熟练,根本不用季清远操一点心。

    不知道是该满意还是该失落,季清远揉了揉小人的头,给他关了屋顶上的灯,留下一盏小夜灯。

    小人两只小手紧紧握着被角,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乖巧地垂下。

    这个小人的出现,打碎了季清远对孩子麻烦又讨厌的认知,他真的太乖巧,太懂事了。

    第二天上午,季清远闲暇时看了一眼游戏,小人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房门口的信箱下,一封信一封信地认真看,一边看还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小本子和笔记笔记。

    下午再看的时候,小人看一眼自己的笔记本,装进兜里,然后拿着出头在院子里刨坑,嫩白的小脸上,泥土和汗水融在一起,脏兮兮的。

    晚上回家时,小院子里多了几棵白菜和小西红柿,还有几棵季清远不认识的植物,厨房里小人自己烧了水,正在煮菜。

    沸水里有几块地瓜,小人拿着筷子在地瓜上戳,筷子穿透地瓜后,他放进去几片洗得干干净净的白菜叶子。

    端着一碗煮熟的地瓜和白菜叶放到桌子上,有点晕乎乎的小人坐到椅子上,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大大的眼睛里不加掩饰地露出一点落寂。

    季清远看着埋头吃地瓜的小人,忽然意识到什么,打开冰箱。

    果然,昨晚他放的食物一点都没动。

    小人刨坑种地,不是因为好玩喜欢,是要……

    这时,注意到冰箱动静的小人,立即放下筷子,面前冰箱的方向乖乖坐好,“您不用花钱给我买东西,我今天学会了种地,我会煮东西吃,能养活我自己,不用花钱的。”

    “我会自己洗澡,会自己洗衣服,会拖地洗碗,还会……”

    季清远听不下去了。

    婴儿肥还没消退的小人,坐在椅子上认真说着自己会什么,眼睛澄澈专注,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我不用花钱,我不麻烦,我很乖很听话,你不要抛弃我好不好……

    手上不知道染了多少鲜血的人,面对刀山火海,面对生死胁迫面不改色,可面对这样小心柔软的祈求,却控制不住地心酸。

    季清远拉出输入框,许下人生中第一个承诺,“你别怕,我养你。”

    元帅的话早就忘得干干净净。

    季清远打算养,如果小人是这样的话,一直养着又怎样。

    只是,刚给了这个承诺,季清远接到一个紧急任务,给小人冰箱里塞满食物,留下一些金币后,他急匆匆地前往战星。

    等他第二天晚上风尘仆仆地回来,打开游戏后,看到游戏里的小人,沉默了。

    游戏里,小人穿着一条古典的刺绣小裙子,柔软的头发上别着一个星星发卡,粉粉的小裙子衬得他可爱得犯规。

    白嫩的小手拉拉裙摆,脸颊微红,长长的睫毛不太好意思地扑闪,“我换好了,这样真的好看吗?”

    季清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