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92章

    庄溪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 拿出背包里的东西。

    在雪雪心里, 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是尾巴, 它收集了很多尾巴, 夺回原本属于他自己的九条尾巴, 还为尾巴配套了耳朵,以及庄溪不知道是什么,看着像宝石的东西, 满满一大箱子全部给庄溪了。

    里面有九尾狐尾巴,有猫尾巴,有狗尾巴, 有兔尾巴……以及耳朵。

    雪雪当时推庄溪的胳膊, 是想让庄溪试试, 和它一样有尾巴有耳朵,一起开心地甩尾巴。

    这些尾巴和耳朵和网上能买到的那种有天壤之别, 能被雪雪收集起来的妖族尾巴和耳朵,自然不简单, 在家里时庄溪就感受到了,戴上之后……

    镜子里的少年头顶两个猫耳朵, 和常见的折耳猫的耳朵很像,但稍微大一点, 雪白绒毛极其柔软,像刚出生的猫崽崽身上细软的绒毛。

    更神奇的是, 随着佩戴者情绪变化, 猫耳朵会不同程度的抖动、收缩、弯曲。

    尾巴也一样。

    看着镜子里的肤白软耳茫然模样, 庄溪一瞬间恍惚看到了一个刚入世的懵懂猫妖。

    三人小群里

    小溪[图片]“这样真的可以吗?”

    群里好久没消息,然后爆出一群表情包,[当场去世jg]、[我死了jg]、[狼叫不止jg]、[激动跑圈jg]……

    群里三个成员是庄溪和那天在公司餐厅一起看直播的两个小姐姐。

    当时两个小姐姐从僵化、震惊到接受,最后转变成庄溪不理解的激动,眼冒绿光的她们答应保密但想要加庄溪的好友,并且希望能知道一点他们的进展。

    除了杨家的人,这世界上只有两个小姐姐知道他们的互相喜欢,庄溪有些问题会问她们,慢慢的这两个小姐姐有点庄溪恋爱导师的感觉。

    她们都是季上将的资深粉丝,就是跟她们聊过后,庄溪猜测今天可能是远远的生日。

    来不及准备生日礼物,小姐姐提出的各种“惊喜”中,这是他能满足的一个。

    小姐姐是很激动,庄溪却觉得有点羞耻。

    糖糖去吧小溪!这绝对是季上将此生最难忘最惊喜的生日礼物!

    豆豆奥利给!

    摸摸头上的耳朵,在两个小姐姐加油打气中,庄溪鼓起勇气走出洗手间。

    他先准备熟悉一下,还有时间习惯这两个耳朵和尾巴。

    从洗手间走出来时,正好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一抬头,猝不及防看到面前的人,庄溪立马僵住,心要跳出来又找不到出口,立即就想逃走。

    耳朵和尾巴同时因为紧张颤抖,因为还不够熟悉,急匆匆想躲的人,身体失去平衡,差点跌倒。

    一只修长有力的胳膊搂住他,避免他与地板亲密接触。

    腰上胳膊的热度和主人的清冷极不相符,庄溪大脑一片懵,好不容易转过身,正好对上滚动的喉结,一瞬间更懵。

    “远、远远,我、我……”

    怀里的少年紧张的话都说不清楚,耳朵不住地颤抖,季清要疯,不知道该安抚怀里的人,还是先安抚自己……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低头在善于折磨人的少年额头上蹭了一下,好像能蹭走身上的火。

    “来这里做什么?”远远声音低哑深沉,带着烫人的热度。

    庄溪这才发现,远远一只手搂住自己,另一只手正握着他的尾巴,尾巴在修长的手掌中战栗,从手掌中垂下的末尾讨好似的摇摆。

    庄溪闭上眼睛,不止是腰间,后面又加了一股热源,身上热得好像能烧起来,喉咙干痒什么都说不出来,恨不得原地消失,当场去世。

    一个滚烫的吻落在眼尾,压住那一抹水红,这是一个带着怜惜的吻,让庄溪轻松不少,他刚放松一点点,猝然被脖子上像咬一样的吻激起一身战栗。

    “远、远远……”

    庄溪睁开红通通的眼睛,看到远远半阖的眼底竟然也微微泛红。

    顿时感觉身上热得要冒气了,喉咙干哑起火。

    身后的尾巴被不轻不重地拉了一下,“有什么目的?”

    庄溪脸倏然红透,敏感的尾巴被拉着,耳垂上沾上湿热的气息,低沉嘶哑的声音传入耳中,他腿软的站不住,熟悉的清冷木质气息点被点燃,笼罩其中的庄溪筋骨酥软。

    天旋地转之间,庄溪被扔到床上,侵略性的吻铺天盖地的地落下,热烈而强势得让庄溪发抖,两人战栗的呼吸绕在一起,一触即发。

    庄溪脸颊烫人,湿了眼眶,在他身下几乎要融化,他闭上眼睛,做出愿意任君采撷的模样。

    亲吻停住了,片刻,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

    声音过于磨人,不止耳朵痒,喉咙痒,心里也痒,痒到高处是热和紧张,双眼紧闭,眼睫如蝶翼颤抖。

    “要洗漱吗?”

    庄溪紧闭双眼,剧烈摇头。

    声音里添了一丝笑意,“洗过了?”

    庄溪迟疑地点点头,还是不敢睁开眼睛,直到耳朵被揪了一下,长长的睫毛颤颤巍巍地掀开,看到了靠得很近的人。

    视线氤氲之中,季清远离他很近,指腹摩挲着他的眼角,专注地看着他。

    他的眼睛眯起时显得有点长,清冷的眼睛因眼底的温柔,迷离又深邃,像初秋漫天红霞中的融融落日。

    庄溪怔怔地看着他,变成被落日温暖四溢的烟霞,身上不那么滚烫,温温热热,在温柔而珍惜的眼神下,舒服幸福的眼眶发酸。

    在眼角摩挲的指腹更加柔软,季清远侧头,捏着他的下巴,轻轻含了一口他微红的双唇,连着被子一起搂住他,“睡吧。”

    被远远的气息包围,身后是发源地,床单上,枕头上,被子上,全都是。

    好像住进了远远的身体里,或者可以说,庄溪的手轻轻覆在腰间的修长好看的双手上,眼睛弯下柔软的弧度,火或者可以说,住进了远远的心里。

    “远远,生日快乐。”

    腰上的手更紧了,房间的灯暗了,远远的声音融在夜色里,“来这里就是想跟我说这句话吗?”

    “嗯。”

    “有必要吗?”

    “有。”

    因为一想到,他身边人那么多,却没有一个人对他说“生日快乐”,心里就堵的难受。

    他以前没几个朋友,过生日的时候没有人对他说这句话都会失落,远远一定更难受,身边明明有那么多人,有好多家人,可是收不到一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是什么,是对一个人出生的祝福、庆祝,如果那么多人都不说这一句,好像没人欢迎他来的这个世界上一样。

    “远远生日快乐。”庄溪又说了一遍,再一遍。

    身后的人亲了一下他的头去浴室了,庄溪一直睡不着,或者不舍得睡。

    光脑上挑出一条又一条信息,庄溪偷偷拉下消息。

    糖糖啊啊啊啊小溪怎么还没消息?我要急死了!

    豆豆这么快有消息?你怕不是对我们季上将又什么难误解。

    糖糖?

    豆豆你看,个子高,鼻梁挺,手指长,偏瘦,没有肥胖史。

    糖糖?

    豆豆这几个条件加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你没想到吗?提示一下某个不可说的研究报告。

    糖糖……你这个大黄豆!!!

    糖糖啊啊啊啊啊啊!

    豆豆嘿嘿,一定不会差,小溪大概要明天才能醒来,爬不爬得起来另说。

    糖豆可是我睡不着了![小黄人撞大墙jg]

    庄溪越看越疑惑,他悄悄竖起耳朵,听到浴室里的水声之后,鬼鬼祟祟地在光脑上敲字。

    小溪那些意味着什么?

    糖糖???

    豆豆???

    糖糖这么快?

    豆豆我不信,肯定是没成功!

    小溪你们还没说意味着什么呢?

    豆豆意味着季上将能让你一天下不来床!可是你竟然还能打字!

    庄溪默默地退出了游戏,自己去搜索,复制刚才豆豆说的那句话,翻了好几页之后,终于看到了相关信息。

    看得脸颊发烫,想要关上,那些文字却在脑海里蹦跶,不由就对比起来。

    现在的女孩子懂得真多。

    庄溪默默想感慨时,手腕被抬起来,光脑上的内容清清楚楚地映入身后人的眼里。

    刚才不知道想什么,那么入迷,竟然注意到人已经上床了。

    “根据网友经验和我们的相关研究,”夜色里低哑的声音暧昧无边,光脑上的内容被他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念得怀里的人缩进被子,有种想在被子里过一辈子的感觉。

    “……的人,有以下几个特征(一般满足三个即有80的可能)一、身高偏高。因为……的发育和雄激素密切相关,通常所说高的人,生长激素旺盛,所以……”

    季清远的声音低哑中混合着清冷,认真得像是在读军机大事,“二、不胖,没有肥胖史。因为脂肪和睾酮会形成雌激素,抑制……发育。”

    “原来如此。”远远点点头。

    他想掀开被子,可被子被人紧紧地拉住,他只能贴在被子外对被子里的人说“我刚才没继续,所以心里怀疑,提前做婚前调查?”

    庄溪万金求一个原地消失的功能。

    “何必那么麻烦。”

    季清远将庄溪朝身上带,两人相贴。

    庄溪脸爆红,一整夜都没从被子里出来。如果远远当时再多说一句话,他可能要跳楼。

    第二天远远早早起床,在被子上留下一个轻吻,悄声离开后,顶着一双黑眼圈的庄溪才从被子里爬出来,毛茸茸的耳朵耷拉着。

    第一次一起睡觉就是这样,人生最窘的事莫过于此了吧。

    更不愿直视的内心是,他现在还不舍得起来,蹭蹭枕头和被子,深深吸一眷恋的气息,眼看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庄溪慢腾腾地爬下床。

    他刚起来没多久,外面穿来敲门声,生日爷爷笑容可亲地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身新衣服。

    “小少爷,换好衣服,我送你去学校。”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生日爷爷笑得有点兴奋,庄溪低着头接过衣服,“谢谢您,不过……”

    “不过什么?”

    “没什么。”庄溪缩回卧室。

    接下来一天,除了糖糖豆豆不断地发消息问他昨晚究竟怎么回事,没有再出现什么庄溪无法招架的事,经过一个白天的沉淀,晚上回家时,连明明都没看出他有什么问题。

    高效率的明明做好了计划书,几百年前信息化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已经成型,几百年后的明明依然得心应手,快到让庄溪惊叹。

    “我和泽泽商量好了,不出意外,明天就开始宣传。”

    明明翻着手上的计划书感慨“真方面啊,连场地都不需要,全息技术是造福人类的最伟大技术之一。”

    一直在这种“福”里的庄溪没有深切的感受,但他相信明明,只要交给明明就没问题。

    第二天,明明在网上申请注册了拍卖会,名字是他们投票决定的,溪晨。

    他们都觉得应该一个“溪”字,庄溪说最初是为了帮宸宸,应该有个“宸”字,可惜不行,几经讨论,各退一步,最后用了“晨”这个字。

    晨,本身就带着无限的希望和美好,是新生的开始。

    下午,明明在星博上注册了拍卖会的官博,并发了一条星博,官博只有几个星博送的僵尸粉,发出去应该是没什么回应的,可是被泽泽转发了就不一样了。

    溪晨拍卖会拍卖会第一场于本周日下午两点举行,为表诚意,开场拍卖品将是泽泽最新研究出的缓解精神力崩溃的药物,季上将用了都说好[大拇指]。

    庄溪看到后,不由被这古早的宣传词震得一阵无言。

    明明却说“这是我们的特色,在众多拍卖会中,我们总得找点与众不同的记忆点。”

    果然与众不同,被转发之后,除了引起轰动,下面很多莫名觉得的宣传和泽泽大佬很契合的评论。

    谁也不知道这么毫无根基的拍卖会,是如何拿到所有人求之不得,当下星系最火热的东西的,但这确实是事实,不能作假,没有怀疑的理由。

    拍卖会的星博被泽泽转发,泽泽的是被季上将的亲自感谢的人,不相信拍卖会也要相信泽泽,不相信泽泽也要相信季上将。

    拍卖会那天是周日,礼礼回来了,洋洋不用去学画画,庄溪下午不用上课也不用实习,除了这两天越来越忙的远远,大家都在家里。

    明明清点完要拍卖的物品,和前两天刚招来的员工确认好流程,肯定地说“要一场成名了,不止是拍卖会。”

    庄溪激动地点点头,“这个拍卖会全是为自家服务,明明好棒,这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明明笑着摸摸他的头,网上拍卖会开始了。

    这场拍卖会能这么快开办,拍卖品不需要事先由会里的专家评估,就是因为,像庄溪所说,都是他们自己的东西。

    第一件,与宣传和预告中一致,是泽泽做的丹药。

    泽泽说这个丹药做起来很简单,也不怎么废材料,炼丹炉一次能炼二三十颗,但明明只拿出其中三颗,放在精美的玉盒里,起拍价高的让庄溪和泽泽沉默,一颗500万。

    然而,他们显然低估了这三颗只是缓解,不能一次性根治的丹药的价值,最终成交价是初始价的16倍。

    庄溪快要都不认识代表金钱的数字了,看起来和普通无意义的数字没什么区别。

    拍卖直播间里大多数人是冲着泽泽的药物来的,观看量不低于星系知名大拍卖会,三颗丹药的拍卖也没辜负期待,让来开眼界的星民们见识了一波有钱人究竟有多有钱,气氛火热。

    等丹药全部拍卖完之后,冲着它们来的不少人打算退出,正在他们手指即将按向“退出”时,纷纷睁大了眼睛。

    坐在沙发上的明明说“泽泽只是引流,重头戏才开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