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74章

    耳朵里面被血渍堵住, 干涸血渍下的神经敏感而脆弱,因为受过重创,意识一股涌到那里, 每一根纤细的神经都紧绷着,严阵以待,丝毫触觉都不放过。

    猝不及防的一个吻落下,很轻很轻, 像是阳光亲吻云朵。

    云朵软软的脆弱, 阳光暖暖的轻拥。

    还来不及感受细微呼吸拂在耳边的痒意, 轻吻已经离开, 温暖干净, 没有令人窒息的缠绕粘腻。

    那是遍布疮痍的地方, 丑陋的伤痕看一眼都觉得恶心,他自己都不愿意看,每日带着耳套, 以为不看不面对,它们和那些伤害就会从生命里消息。

    没想到它们也会迎来一个吻。

    干净珍贵的吻,只和美好亲密的事物相联系的吻。

    阴暗的角落照进阳光,幽深处不是恶魔纵横的地狱。

    宸宸头更向里侧, 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眼尾,那里有什么就要落下来了。

    你看不到那里溃烂流脓的脏吗?你不知道吻不该落在这样的地方吗?

    他深深埋入阳光之中,悄悄睁开眼睛, 看向落地窗外。

    琴房外面是一个湖泊, 水波在微风下轻轻荡漾时, 金红色的夕阳洒下,碎金一样闪烁。

    他躺在一个温暖干净的人身上,他身上有阳光和林间小草的气息,手上的动作温柔至极,细致地擦掉耳朵处的脏污和血渍。

    手指按压过,紧绷到酸疼的神经缓缓舒展开来。

    夕阳金红,波光温柔,一瞬间天地温暖至极。

    【宸宸心情值+10。】

    小溪弯起眼睛,心情也很好。

    他没有伟大善良到希望世界上每一个人被温柔以待,他只尽力想要治好他的每一个小人身上的伤,抹掉心口的灰尘和伤疤,让他们健康快乐地活着。

    软软棉纱布擦掉浅层处的血污后,庄溪把捣碎的草药,一点点放到耳朵里。

    他观察过,那里面堵住了很多干涸的血渍和脓,不确定清理是否会扯到伤口,他只能先塞一点止血和促进伤口愈合的草药。

    其他的,他要去问过院长再处理。

    草药有止疼功效,放进去后如同塞入一个保护疗愈的耳套,治愈里面伤口的同时,阻隔外面的伤害。

    放好草药后,继续清理外面的血渍和伤疤。

    耳道里复杂精细,小溪不敢过多碰触,相比之下,外面的伤口粗暴而直接。

    宸宸的皮肤雪白细腻,可以想象,他的耳朵一定白白的带一点微粉,形状姣好,柔软可爱,而它们被粗暴地割掉了,从伤口看还不是被一次割掉的,是分了三刀。

    现在这些伤口是结痂了,不用忍受疼痛和血流进耳朵里的恐慌,可当时一个人时,恐慌不是更严重吗?

    小溪的动作更轻,带着没有说出口的心疼,把小块棉布在盆里洗干净,带着舒适温度的软棉纱,小小一点帖在耳朵处,擦掉细微处的陈旧血渍。

    耳朵上有伤没事,不要脏。

    宸宸他本是一个干净剔透的小人,脏污不该留在他身上。

    擦了一部分没靠近的伤口的,小溪拿过纸笔,写给宸宸:“宸宸,如果觉得疼就告诉我。”

    宸宸攥着纸条点点头,“我不疼。”

    小溪低着头,更小心地擦拭靠近伤疤处的血渍。

    一边擦完了,他拿着小本子在宸宸耳朵上扇风,赶走耳边擦拭留下的潮湿,干干爽爽之后,小溪伸手想把宸宸扶起来,手停在半空,想了想又放下。

    “宸宸,这个耳朵好了,我去换一盆水,清理另一边。”

    宸宸拿着纸条坐起来,有点茫然,又有点惊讶,“这么快……”

    这样的宸宸很少见,庄溪觉得很好笑,怎么,嫌快?是想时间长一点吗?

    小溪端着盆子去换水清洗棉纱布,回来时宸宸还保持着刚才的坐姿一动不动,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变,只是看到小溪端着清水回来后,眼睛亮了。

    像窗外澄澈的湖泊,落下粼粼暖光。

    小溪自觉坐好,伸出双腿。

    宸宸转了个身,依然面向窗外,把另一个耳朵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小溪面前。

    和刚才一样的步骤,先稍稍清理耳洞里表层的血渍,轻柔放入一团草药,再清理外面的血渍,只是速度放缓了,一边清理着,小溪还帮他按按耳周,放松耳边的肌肉。

    “这里是天堂吗?”

    一直安静看向窗外的宸宸悠悠开口,声音平缓,表情安宁。

    “我应该死了,死后来到这个神奇的地方,这里不是地狱,所以是天堂吗?”

    小溪放下手上的棉纱布,拿起本子,“宸宸没死,宸宸只是换了个地方生活,来到了我的小镇。”

    宸宸看着纸上的字,认真地说:“其实死了也没事,这样生活我可以。”

    小溪笑笑,继续手上的动作。

    安静的宸宸,不知道为什么话多了,“洋洋也是这样来的吗?”

    小溪只能不断停下手上的动作,来给宸宸写小纸条,右耳的擦拭进程缓慢。

    一点也没觉得不好,甚至很开心,自闭的宸宸能问出这些话,说明他愿意了解其他人,尝试向外探一脚了。

    “洋洋来的时候是个小哑巴,现在他会说话了,等攒够一万金币,宸宸也能听到声音,耳朵会恢复如初。”

    宸宸问:“金币?怎么攒金币?”

    “宸宸看到外面的田地里了吗?那些种出的东西可以卖钱,还有宸宸看不到的矿洞,泽泽喜欢在那里挖矿,挖出的矿石和宝石能卖不少金币,不过那里很危险,有小怪兽,宸宸不要靠近。”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个音乐厅和一个电影院,其他小镇的人来看,我们也能赚他们的金币,不过最近人少,赚钱慢。”

    宸宸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翻身,“音乐厅?”

    对啊,宸宸应该对音乐厅很感兴趣。

    “对,我们小镇有一个漂亮的音乐厅,还有一支小乐团,宸宸想去看看吗?”

    他看出了宸宸的期待和犹豫,“是我自家的音乐厅,乐团是由机器人组成的。”

    宸宸听到是机器人后更期待,也没那么纠结,或许对于宸宸来说,机器人比人安全很多。

    “天快黑了,等天黑后,我带宸宸去看看好吗?”

    小溪知道,在宸宸这里,黑夜比白日更有安全感,黑夜里没有白日□□的注视。

    宸宸点点头,没再说话了。

    手上的动作不再被打断,小溪很快给宸宸擦好耳朵。

    天黑去音乐厅之前,他们还要做一些准备。

    庄溪在商城给宸宸买了两个鸭舌帽,两个大大的口罩。

    把帽子戴在他的头上,软软的头发被压下,帽檐向下拉一点,可以遮住眼睛和外来的视线,小溪满意地点点头。

    “宸宸,你看看你喜欢什么样的衣服,我们买几身衣服吧。”

    宸宸看了一眼屏幕,选了两身,记住了价格,“我会赚钱还给你的。”

    庄溪:“……。”

    这还是第一个小人说要赚钱还给他。

    养自己的纸片人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我们不是一家吗?”小溪无奈地说:“还什么还?听着很奇怪。”

    宸宸拿着纸条没回答,片刻后,他把纸条装进兜里。

    小溪笑着搬着坐垫和宸宸坐在一起,看向落地窗外。

    夕阳落下,天空只留下橘红色的晚霞,远处的山脊和近处的湖泊,泛着浅金色的暖光,如一幅色泽明丽温暖的油画。

    他们一起看着橘红落幕,昏暗蔓延,短短半个小时,像是一起见证漫长时间的流逝。

    橘红彻底消失,小溪站起来,对宸宸伸出手,宸宸这次没挣扎,直接拉住他的手,跟他一起走出家门。

    夜晚的风清清凉,吹走身上的燥热,清爽又怡人。

    小镇晚上人不多,他们一路上没遇见什么人,宸宸很安静,小溪拉着他走过一片阻隔树林,来到一个白色的音乐厅窗外。

    这个时候还有一个外面小镇的人正坐在音乐厅里,是一个女孩子,她坐在离窗户很近的位置,好像在听,又好像只是想找个地方发呆,眼眶微红,却始终没流泪。

    宸宸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他抬头看向台上演奏着欢快音乐的小机器人们,转头看向小溪,抿唇,犹豫着说:“我想试试弹一首。”

    小溪当要满足他,他很开心带着宸宸走后门,到音乐厅的后台,把小机器人们叫下来。

    音乐停了,那个女孩从发呆中回过神,茫然地看向舞台。

    “结束了吗?”

    小机器人们都走了,她不是很情愿地站起身,就在这时,台上灯光暗了几分,一个戴着帽子的小人走到台上,坐在钢琴前。

    女孩看不到他的眼睛,只能看到他白皙的下巴,侧颜安静美好,像是从F12星球走出的那个小王子,走过许多光年,特意来为她弹奏一首钢琴曲。

    “接下来,一首星际从未有过的曲目送给一位最幸运女孩。”小溪站在后台,拿着话筒,笑眯眯地说。

    女孩睁大眼睛看向舞台,捏捏自己的手,惊讶地指指自己。

    她?是幸运的女孩?她竟然是一位幸运的女孩吗?她明明刚经历了糟糕透顶的事,生活落满尘埃,灰扑扑地看不到光。

    女孩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坐下,她刚落座,第一个琴键被按下,一个可爱的音符跳出来。

    天上星星一颗颗探出头,夜风轻轻吹,附和着满是爱意的曲子,柔软地吹拂,世界如摇篮,星河摇曳。

    女孩好像身躺进摇篮,被人轻轻推着,耳旁有人有人温柔呢喃。

    她如孩童,被爱意包裹,小心照料,在摇篮中闭上眼睛,不用担心外面世界的烦恼和伤害,安心做一个童稚无忧的孩子。

    ……

    女孩哭了。

    红着的眼眶终于流出泪水,大滴泪水一颗颗砸下,像孩子一样哭。

    宸宸:“这是写给几个女孩的钢琴曲,我第一次弹。”

    小溪愣了一下,几个女孩,不会是他在记忆碎片里看到的那几个吧。

    宸宸写了这样一首温暖的钢琴曲,想送给一直支持他的粉丝们,还没来得及弹就被她们中的一个用尖刀刺入耳中,彻底失聪了。

    “这是送给我粉丝的曲子,她是最幸运的女孩,一定会非常幸福。”小溪拿着话筒,温柔地说。

    他没撒谎,他游戏中的好友,除了最初几个青亚高中的同学和学弟,其他的都是他的直播间的粉丝。

    听到“粉丝”这两个字,宸宸愣了一下,看向台下那个女孩。

    庄溪知道,宸宸刚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想到了谁,知道宸宸在台上弹钢琴时把这个女孩当成了谁,释放了自己的委屈,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

    而女孩听到后,哭得更彻底,不仅眼泪大滴大滴地流,还哭出了声音。

    哭声汇入无边夜色,委屈和绝望一起流走,这个温柔的夜晚一定不会拒绝,接走她所有难过。

    他们三个,一个站在台下,一个站在台上,一个站在幕后,他们不知道对方经历了什么,但在这样一个安静柔软的夜里,在这样一首曲子里,彼此治愈。

    夜风依然在吹,女孩依然在哭。

    她胡乱地擦着眼泪,时不时打一个哭嗝。

    哭累了,晚上一定会睡个好觉吧。

    庄溪躺在床上,心里全是最后那一幕,宸宸走下台,主动走到那个女孩身边,轻轻抱了一下她。

    和庄溪在记忆碎片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拥抱。

    和月光一样轻柔。

    庄溪幸福地闭上眼,今晚一定是好眠。

    事实上,这一晚上因为游戏中温暖的经历,确实抵挡了在新床上睡觉的不安,让他很快入睡,但一整晚庄溪都觉得身上异常燥热。

    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水喝。

    庄溪拿着水杯灌了好几口,视线移到自己手上时,诧异地眨了眨眼。

    不管眨眼还是揉眼,手上一层黑黑的东西依然在。

    庄溪放下水杯,卷起袖子,掀起睡衣下摆,胳膊上,肚皮上都有浅浅一层黑色,好像是从身体里分泌出来的,怪不得他觉得那么湿腻。

    顾不得其他,让宝宝和贝贝把床上的东西全部洗了,庄溪一秒也呆不住地跑到浴室里冲洗。

    身上那一层脏污很轻松地被热水冲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庄溪觉得脏污被冲掉后,他的皮肤好像更白更细腻了。

    他本来不黑,现在更是白皙清透,肌肤上一层莹润的光泽。

    站在浴室镜子前的庄溪疑惑,大家都说刚洗完澡时照镜子最好看,是因为这样,他才觉得自己好看了一丢丢吗。

    光脑亮了起来,庄溪擦着头发走出来,一边把水杯给宝宝让它给自己倒一杯水,一边接通了礼礼的视频邀请。

    光脑上,礼礼刚化完妆,明艳动人,看得庄溪发傻,他呆呆地竖起大拇指,在专业人员打扮下,礼礼真的好看的过分。

    礼礼和庄溪一样,看着庄溪发傻。

    天姿国色的一张脸忽然放大,礼礼几乎是贴在光脑屏幕上,“小溪你怎么这么这么可爱!”

    “好可爱!好好看!”

    “小溪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

    庄溪:“……。”

    他能理解对面工作人员无话可说的心情,你的夸赞真是很难令人当真。

    但礼礼不觉得啊,他是真心这么觉得,“小溪是最可爱的男孩子!我好可!”

    又学会了新词。

    “我要在小溪脸上睡觉觉,要在小溪鼻子上滑滑梯。”

    庄溪:“……。”

    “水来啦。”机器人端着水杯走到庄溪身边。

    庄溪一边羞赧地跟礼礼打字,一边接水,字发过去了,对面礼礼也呆住了。

    庄溪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

    他伸出去那只手提着的哪里是水杯边缘,而是机器人。

    家政机器看着不大,实则非常重,以前庄溪怕是抱不动,而现在他正一只手提溜着它,并且轻轻松松像提着水杯一样。

    “这个小同学体质应该有b级吧。”礼礼的化妆师探出头,啧啧称奇,“看脸真是看不出来啊。”

    来叫礼礼准备拍戏的小孙也长大嘴巴,“小溪真是深藏不漏,各个方面。”

    庄溪:“……。”

    星际每个人三岁时都会测体质和精神力,体质和精神力分为abcdef六个等级,一般来说abc三个等级的人很少,尤其是a等级,不管是体质还是精神力,如果是a等级,就算是超能者。

    这三个等级的人不是普通人,他们从事于特殊的行业。

    普通人最常见的是def三个等级。

    庄溪小时候测试过,精神力为c,体质为f,综合来说是一个最普通的人。

    f已经算是最垃圾的体质了,怎么可能是b级那种强悍的人。

    可是,庄溪看着在手指下打转的机器人,陷入深深的迷茫。

    礼礼挂了视频去拍戏了,庄溪把最近异常的事从头到尾缕了一遍。

    是他吃的那个果子。

    把小机器人放下,庄溪走到他们的餐桌面前。

    这个餐桌是通体是加固过的大理石做的,他之前和礼礼一起抬都抬不动,是搬运机器人搬进来的。

    庄溪弯下腰,抱住细长桌子的一角,用力抱起。

    根本无需用力,力气还没使出多少,桌子已经被他抱起来了。

    两个机器人兴奋地鼓掌,抱着桌子的庄溪一脸懵逼。

    泽泽说的强身健体,增强体质,是这样的吗……

    光脑再次响了,大力士庄溪放下桌子,点开光脑,这次是杨老师。

    “庄溪,你这两天有空吗?我最近在上宜星球,如果有空,我带你去仪庭科技看看。”

    作为星际数一数二的游戏公司,仪庭科技本部就在上宜星球。

    杨老师当时不是随便一说,他是真要带庄溪去仪庭科技,还是总部,让庄溪从大学开始就接触星际最顶级的游戏AI团队。

    庄溪连忙点头,他非常方便,因为现在他也在上宜星球。

    “你在家吗?我让人去接你。”

    庄溪摇摇头,打字告诉杨老师他也在上宜星球。

    杨老师以为他提前去学校报到了,“那我们在星盟学院门口见?星盟学院和仪庭科技不远,正好带你走一遍。”

    庄溪点点头,没多说什么。

    关了光脑后,庄溪换上一身稍微正式的衣服,背上书包,打车到星盟学院门口。

    学院门口有不少学生来来往往,距离学校正式开学还有四天,这几天不少外星球的学生已经返校或者来学校报道。

    庄溪拉着书包袋,垫脚向里看,两个星球手拉手的学院标志映入视线,庄溪弯着眼睛笑起来。

    “走啦,离开一会儿都舍不得吗?”杨老师拍拍他的肩膀。

    庄溪回头,笑着对老师鞠了一躬,和在高中学校见面时一样,杨老师本有点烦躁的心情莫名好了一些。

    “一个假期没见,怎么看着精神了这么多?没出来晒过太阳吧,比小姑娘还白。”

    庄溪不好意思地笑笑,跟着杨老师朝前走。

    “本来前两天我就想带你去的,没想家里和公司都出了点事。”

    庄溪看向杨老师,眼睛清澈宁静的一汪泉水。

    “家里有个魔王,病好之后,精神好像出了点问题,意识不清醒。”杨老师忍不住跟这样宁静的庄溪吐槽,“说什么要公司团队给他重现梦境,就他的梦金贵?”

    庄溪弯着眼睛笑笑。

    有权又有钱的人真幸福啊,“美梦成真”能在某种程度上通过发达的游戏科技实现。

    两人一人说,一人听,没多久就来到仪庭科技。

    仪庭科技独占一栋一眼望不头的高楼,庄溪被杨老师带着直接来到29层,“这一层是公司AI设计团队的,我先带你见见前辈,嗯,他怎么在这?”

    庄溪被科技感的楼层吸引得移不开眼,听到杨老师的话,向前看去,也惊讶地睁大眼睛。

    他们前面,一个穿着得体的西装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把漆黑的长柄伞,脸上带着可亲的微笑。

    从一个办公室走出来后,又走进了对面的办公室,庄溪只来得及看一眼,但他不会看错。

    生日爷爷。

    “看来今天很不巧,我们不要进去了,里面的人一般人不好见。”杨老师抱歉地说,“我让带你的师父出来,我们一起去人事部拿实习证。”

    庄溪压下心里的诧异,点点头。

    庄溪的师父是个和蔼的中年人,有一个和庄溪差不多大的女儿,对庄溪有儿辈的包容,又不失严厉,不仅不嫌弃庄溪不会说话,还夸赞庄溪高考考的好。

    “我带的实习生那可是星球状元。”李师傅笑眯眯对人事部漂亮的经理说。

    “是是是,还会是我们公司未来的栋梁。”经理笑着把实习卡给庄溪,“可以刷卡进门,可以去餐厅吃饭,收好了。”

    庄溪弯着眼睛点点头,来仪庭科技这一趟,感受到的全是善意。

    跟杨老师分开后,庄溪顺带去学校报道,领了一些书带回看。

    作为上宜星球最高档的小区之一,他们小区环境非常好,满眼是生机盎然的绿,从小区门口走向家门,庄溪心情愉悦放松,不由地想起在公司见到的生日爷爷。

    生日爷爷怎么会在那里?

    杨老师说是生日爷爷走进的那个房间里有一般人不方便见的人,是谁?

    杨家是季上将的母家,那里面的人会和季上将有关吗?

    一个又一个问题在庄溪脑袋里冒出来,他想得入迷,没看清前面拐弯处的树,呆呆撞了上去。

    怀里的书和纸撒了一地,庄溪摸摸自己头,连忙弯腰去捡,生怕被风吹散了。

    “新生入学说明”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捡起来,一双军靴出现在庄溪眼前。

    庄溪缓缓地仰起头,逆着光的人垂眼,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庄溪手里的纸再次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