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72章

    小溪对上他平静带光的眼睛, 漫上来的沉重和悲伤, 好像都被这双眼睛吸走了,剩下更多的心疼。

    那样的场面, 只是看着都揪得慌,宸宸他当时多绝望, 刺刀插入耳朵,有多多疼。

    他连想象一下挖耳勺不小心在耳朵里挖得过深,心里都要紧缩一下。

    “宸宸。”

    宸宸视线移到他的嘴巴上。

    浅红色双唇开开合合,吐出了两个字, 随着夜风飘走。

    宸宸说:“宸宸。”

    小溪惊讶一瞬,弯起眼睛说:“是的, 宸宸。”

    他刚才是叫了宸宸。

    宸宸抿了抿双唇, 眼睛又多了一点光亮。

    【宸宸心情值+2。】

    今晚月亮特别亮,风声轻缓, 送来阵阵凉意。

    夜风吹拂在小溪的头发和脸上, 软软的头发被风拂弯, 鼻尖沁出的一层薄汗被吹干,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他自己舒服得眯起眼睛, 看他的人好像也被感染那种舒服。

    他们不用做什么,在夜风中互相笑一笑, 看一眼, 就能酝酿出安定舒缓人心的因子。

    好久好久, 宸宸第一次觉得接触人不可怕,看一个人不用紧绷着,担心射来的利箭,而是能在人身上感受到安宁。

    天上有人在弹一首舒缓的《KissTheRain》,通过夜风洒下,他就是小音使,无法对自己发出利箭,噗噗传过来的全是那圆头圆脑的可爱小音符。

    小溪一边看着他笑,一边在心里想了很多。

    这些天小镇的重点是升级,大家在田地里打转。

    远远走了,洋洋爱种田,泽泽一个人去下矿,有时候泽泽也会在田地里浇浇水,赚的钱显然没有以前多。

    上次把钱都给礼礼新生了,到今天小镇一共才1800金币,距离一万金币还有些距离,除非这两天能接到其他小镇下矿的单。

    所以,短时间内没法让宸宸恢复听觉。

    如果宸宸真的有通感症,是视觉联通听觉的话,那他可以尝试一下,让宸宸在这段时间听到声音。

    声音之于宸宸,可能和命一样重要,没有声音他的生活一定是灰色的。

    小溪在纸上写下:“宸宸,你等一下我。”

    窗户开着,宸宸站在窗口,看着小溪跑向远处。

    几个小房子外有门灯,能照亮前面田地的大部分,最远的地方还是有些黑暗,小溪跑到里面去,没多久又跑回来。

    他手里攥着几片向日葵的花瓣。

    小镇里的向日葵花很大,比小溪的头还要大,同样的花瓣也大,他挑了几片颜色最黄的花瓣,放在窗台上。

    向日葵的花瓣喝饱了水,花瓣硬挺挺,上面脉略清晰可见,颜色明艳。

    黄色是所有颜色中反光最强的颜色,明亮度最大,最能引起人的注意,刺激人的神经。

    宸宸看着花瓣看得入迷,小溪又钻到田地里。

    这次他带回来几颗草莓和蓝莓。

    熟透的草莓呈现一种水润深红的色彩,热情醒目。

    蓝莓是一种深蓝色,和现在的夜空最为贴合,一抹浓稠的夜色,延伸到无尽的未知中,引入深入沉迷。

    接着他又跑去摘来一个绿宝石甜瓜,放在窗台上,甜瓜上的绿色,新鲜舒爽,赏心悦目,绿色是永远不会让人厌烦的颜色。

    宸宸的视线这几个身披最醒目颜色的小东西上移不开,他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些可爱的东西,和神奇的色彩。

    小东西们蹦蹦跳跳,脚踩着节奏,踢出音律。

    而这时候小溪又跑去了别处,宸宸的视线移到他的背影上,不知道他又会给自己捧来什么平凡而神奇的东西。

    心里生出一点点期待,这期待会发酵成生活的期望。

    过了一会儿,小溪又回来了,他去仓库里找了一颗泽泽在矿洞里砸出的黑曜石,这颗黑曜石外面泛着一层浅浅的光,和乌鸦血石一样呈现幽深的亮黑色。

    他放下这颗石头,急匆匆又走了。

    宸宸一直盯着眼前的东西,陷入自己的世界中,原来只有一条缝隙的门,被一点点拉开,一个新的世界出现在他面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白光闪过,宸宸抬头,看到了天上的闪电。

    夏夜里的雨来得突然,刚才月光铺满地,不过几分钟,电闪雷鸣,雨滴一滴滴砸下。

    宸宸听不到雷声,听不到雨落下的声音,他怔怔地看着深邃的夜空中一道道炸裂的闪电,像是要把夜空撕裂一般。

    他后退一步,抿抿唇,又向前走了一步,再向前走一步,向四处张望,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闪电把四周照得亮白,忽然又黑暗,世界明明灭灭,寻不到他想找的那个身影。

    宸宸上半身向外探,屋檐遮住了雨水,独属于夏日暴雨的凉意浸了他一身。

    他站在窗口,眼里的安静被闪电割裂,踌躇踱步间看到了门口挂的一把雨伞。

    他急忙上前一步,抱住那把雨伞,站在门口,焦虑难安。

    一只手抱着雨伞,一只手捂住耳朵,在门口走来走去,雷雨交加中,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乱,像个走投无路的小兽。

    “宸宸。”

    “宸宸。”

    他捂住耳朵,好像听到他在叫他。

    双唇上下开合的样子在他脑袋里反复上演,他世界里的电闪雷鸣都褪去,雨后的世界淅淅沥沥,最后一滴雨滴滴入湖面,荡起一圈圈涟漪。

    宸宸一点点安静下来,抬起头,手伸到门把手上,颤抖着手打开那扇门。

    外面的世界可能还和以前一样可怕,他想着,可是他的音符遗落在外面了,他要去把他找回来。

    他抱着雨伞抬起头,门口站着一个要敲门的人,他头发湿漉漉,双唇开合,是他熟悉的弧度和形状,吐出两个字,“宸宸。”

    他伸手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他露出一个笑。

    额头上头发尖一滴雨珠滴落在他的睫毛上,眼睛被雨水洗过一样干净澄澈,上衣湿漉漉,胳膊上的雨水滑到手腕,进而滑进手上提着的篮子里。

    篮子里有很多山上色彩斑斓的野花和野草,带着山野气息和雨水的湿气,一起钻入这个封闭了两天的房子。

    宸宸抿着唇,后退了一步。

    小溪眼睛一亮,这是让他进去吗?

    宸宸又退了一步,小溪走进房间一步,这是多么重要的一步啊。

    看到宸宸怀里抱着的雨伞后,小溪笑得更加灿烂,宸宸这是担心自己,想给自己去送伞吗?他明明很怕走出这个房子,很怕很怕。

    宸宸注意到他的笑和视线后,好像雨伞烫人一样,急忙扔到一边。

    小溪又向房间里走了两步,走到窗户前,把他之前收集的东西和小本子都拿进来,放到地面上。

    他看看坐在一边干干净净的宸宸,再看看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

    如果他在衣柜里拿出衣服去换,宸宸会觉得不安吗?住在一个经常出现的人的房里,衣柜里还是他的衣服。

    小溪在衣服上擦擦手,撕下一张纸写字,“宸宸,我换一身衣服就来。”

    他拿起宸宸扔到一边的雨伞,打着伞推开门,走进隔壁远远的房间。

    房间里,小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小溪走到他面前,盯着看了一会儿,伸出凉凉的手指,在他脸上戳了一下。

    “你怎么不联系我?”

    他又戳了一下,在远远冷冰冰的脸上初戳出一个小酒窝,这才笑了一下。

    他走到远远衣柜前,盯着他的一排衣服很是犹豫。

    远远衣柜里衣服不多,一共八套,一周七天每天换一套,他喜欢灰色,衣柜里白和灰最多。

    想到还在等他的宸宸,生怕他等久后悔不让自己进门了,小溪飞快地拿起一身衣服进了浴室。

    远远的浴室都怪严肃的,好像在问他怎么闯进来了,这个浴室里不能沾上别人的气息。

    只是游戏而已,庄溪心里一遍遍默念,匆匆冲了个热水澡,换上干燥的衣服,头发只吹了个半干,低着头心虚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宸宸抬头看到一个脸微红,穿着大大T恤的小人。

    脸红是洗热水澡的原因?

    喜欢肥大的衣服?

    宸宸只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

    这个房间里有个小板凳,那原本是小溪专属,他经常坐在那里跟床上的小人说话,现在那个小板凳被宸宸拉到墙角,坐在那个小角落里。

    小溪把房间里灯光调柔一些,把篮子里的花草稍稍擦干,和原来窗台上的那些一起拿到宸宸面前。

    黄色的向日葵,红色的草莓,蓝色的蓝莓,绿色的甜瓜,黑色的黑曜石,橙色和紫色的鲜花,一一摆在宸宸面前。

    如果声音能在通感症人那里变成色彩,那色彩刺激能不能生出独特的声音?庄溪要试试。

    对比强烈的七种色彩,在宸宸面前一一展现,鲜明地刺激着他的视线。

    绿色的甜瓜后面,还有深深浅浅的绿叶,它们形状不一,色彩饱和度也不一样,从刚发芽浅到嫩黄的绿到常年累月的深绿。

    同样,红色后面也有深深浅浅的红。

    那双手在他面前,把这些色彩一一排列组合,从色彩对比强烈,到深深浅浅的晕染过渡,延伸进一个未知的神秘世界,平面的画面被勾勒出起伏的弧度。

    外面依旧电闪雷鸣,夜里夏雨倾盆,更衬得屋内暖光下温馨安宁。

    宸宸面前是一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不是屏幕里虚幻的颜色,是大自然最质朴真实的色彩。

    那双手,他的音符,在田地里,在夏雨的山涧,为他找来这些色彩,捉回一个逃跑在自然中的小音符。

    一道明亮的闪电落下,窗台上白光乍现,宸宸听到了轰隆隆的雷声,听到小音符,听到了自然界里最深处最美的声音。

    他急忙拿过那个小本子,手指匆匆在纸上画出一条条别人看不懂的弧度,他双眼灼热,手指激动得颤抖,眼前一的色彩都变成了声音,外面的雷声,雨声,风声汇成声音的海洋,全部涌入脑海中。

    轰然炸裂!

    他被声音包围,很多以前不曾听到的声音,变成小音符,一个个排着队,在五线谱上跳进他的心里。

    原来,声音是有色彩的,声音有是形状的,声音是有温度的。

    他沉迷在这个色彩斑斓的声音世界中无可自拔,温热的血重新将他包裹。

    等他终于停下笔,对面的少年正微笑着看他,澄澈的眼,干净的脸,上扬的嘴角。

    焦躁的雷声变成舒缓的大调。

    他低头,在那些线条和音符中,加上一条贯穿头尾的线条。

    他怔怔地看着,眼睛微微亮,“我从没想到我能创造出这样的曲子。”

    【宸宸心情值+10。】

    谁也不知道他的梦想,他不想去娱乐圈捞钱,他也不想做一名在台上听如雷掌声的所谓钢琴演奏家,而是要做一位钢琴家。

    他创造过很多作品,没一个能让他满意,他苛刻地认为那些或许会被媒体和网民交口称赞,可不能成为铭刻他名字的代表作。

    绝对想不到,让他喜不自胜的作品,是在他彻底聋了之后创造来的。

    宸宸抬头看向小溪,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复杂的心情。

    心里滚烫的东西,不断上溢,几乎要从眼眶中溢出,和那些谩骂羞辱和伤痛一起,从他身体里剥离。

    小溪眉眼弯弯地接过笔和本子,在新的页面写:“宸宸,你听过通感症吗?”

    宸宸摇摇头。

    “通感症,是指一种感官能触发另一种感官,这是上帝给他最心爱的艺术家们开的金手指,宸宸就荣获了这样一个上帝之吻。”

    宸宸愣住了,上帝心爱的艺术家,上帝之吻,每一个词对于他来说,都暖得让人想落泪。

    “宸宸有没有过这样的感受,有哪个瞬间看到字母是有颜色的,或者有声音,味道?”

    “有。”宸宸不用思索地点头。

    他的眼睛愈发地亮,不用小溪解释,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多大优势,将带来多少灵感。

    小溪笑着点点头,写下欢快的字,“就算宸宸听不到声音,也能成为伟大的音乐家。”

    【宸宸心情值+10。】

    “而且,宸宸的耳朵可以治好。”

    “我们小镇里有很厉害的医生,洋洋天生不会说话,他治好了,泽泽没有眼睛,他治好了,宸宸听不到声音,他也能治好。”

    “等我们攒够了钱,宸宸的耳朵就能恢复如初。”

    后面两句话不知道他看没看得进去,他一直摸着那个本子,好像在摸着天底下最珍贵的宝贝,眼睛闪亮,美好得赏心悦目。

    小溪笑得非常开心,他没忍住伸手想摸摸宸宸的头。

    “啪!”

    伸到头顶的手被狠狠拍开。

    房间里忽然陷入死寂一般的沉默。

    小溪的手立即氤上一抹红,他愣了一下,把手藏到后面。

    “对不起。”他说:“我习惯了,我没别的意思。”

    他习惯了在游戏中摸摸小人的头,把宸宸当成和他们一样的一员,而宸宸他很怕别人的触碰,他们刚认识没多久,就去摸他的头,这确实有些不妥。

    宸宸抿着唇,垂着纤长的睫毛,默不作声。

    小溪忽然反应过来,他听不到自己说话,本子被宸宸紧紧地攥着,小溪起身在桌子上拿出另一本,写下自己歉意。

    “对不起,宸宸,我没有其他意思,刚才太开心没忍住想摸摸你的头,以后不会这样了。”

    “早点睡,我明天再来看你。”

    他把本子放在宸宸面前,对他笑笑,毫无芥蒂地离开了。

    【宸宸心情值-2。】

    唉?还是不开心了吗?

    庄溪无奈地探口气,摘下全息头盔,看向游戏,小人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眼神盯着门口,手紧紧握着本子,像个清冷又脆弱的娃娃。

    以后不要随便动手动脚,庄溪在心里一遍遍警告自己。

    不过,今晚收获还是很大啊,后悔之中生出许多喜悦,至少宸宸能接受他进房间,并且涨20多的心情值。

    接下来两天庄溪都很忙,他每天早上起来,躺在床上先进游戏给宸宸送去一篮子色彩,准备一篮子吃食,再起床吃饭。

    一有空就进游戏,不仅要种地,还想要多赚点钱。

    每天有一场两到三个小时的直播,可以蹭飞船的时候,还要去新房子收拾买家具。

    他在新房子里买的第一样就是家政机器人。

    以前他没买,一方面是因为房子小,他自己打扫就好,亲手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心情会变好,另一方面的原因很现实,当时没钱买。

    现在这个别墅,上上下下,不算院子也有600多平,必然需要家政机器人。

    他买了两个可爱的小机器人,礼礼分别给它们起了名字,红领带的叫宝宝,蓝领带的叫贝贝。

    庄溪:“……。”

    礼礼起好名字后,摸着它们的头,“我们三个又能彻夜聊天了。”

    宝宝和贝贝点点头,“我们一起聊天,聊什么呢。”

    星际机器人智能发达,即便是家政机器人也能通过图灵测试,聊天自然不在话下。

    礼礼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致勃勃地拉着他们聊起来,庄溪只能自己去下面种花。

    别墅自带一个小小的花园,原房主在这里随意种了两棵小树,庄溪把它们拔了,打算种到门外或者送给小区的园丁,他在花园里种明明送给他的花种。

    不是在游戏中,他没法分辨这是什么花种,只能盲种,但以后看到每一朵花都是惊喜不是吗?

    “呦,小朋友是在种花吗?”

    庄溪闻言抬头,看到一个头发泛白,穿着运动服的老爷爷,他精神奕奕地站在他们院门口,盯着庄溪手里的种子。

    庄溪点点头,冲着对方露出一个笑,然后指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自己不能说说话。

    那个老爷爷愣了一下,看到庄溪灿烂的笑,心情也跟着好了不少。

    “这花可是很难种活啊。”老人说:“我院里几棵花,废了我不少功夫才种出来。”

    庄溪笑笑,比了一个“我加油”的手势。

    老爷爷好像很喜欢他的笑,想多跟他说几句话,不巧这时候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杨老,小少爷回来了。”

    老爷爷点点头,“小朋友加油,等你种出来我一定要来看看,你想看也可以来我家看看,我就住在你后面第三个院子里。”

    庄溪点点头,冲他挥挥手。

    看到老人离开的背影,庄溪后知后觉地想,这个老爷爷长得有点眼熟。

    小孙说这里住了两个大明星,还有其他各界的名人,说不定这就是其中一个。

    他没怎么在意,继续拿着小锄头刨土,种下三行花种后,庄溪直起背,用手瞧瞧有点酸的腰背,回房里休息。

    “小溪,头上都出汗了,干嘛去了?”

    礼礼扔下剧本,拿着毛巾给他擦擦汗,看他捶着后腰,眼珠转了一圈,“小溪趴到沙发上,我给你捶捶。”

    没给庄溪拒绝的机会,礼礼把庄溪按到沙发上,不容拒绝地开始给他捏肩捶背。

    这可真是帝王级的服务。

    庄溪受宠若惊,一开始还紧绷着,后来慢慢放松下来,礼礼他捏得竟然很舒服。

    “我在剧组学的,太子妃要给太子捏肩,然后勾引太子上床,生一个小世子。”

    庄溪:“……。”

    庄溪默默地戴上全息头盔,不给生孩子的可能。

    现在是下午,他和礼礼打算在上宜星吃完饭,天黑时回去,游戏中同步,也是下午时分。

    小溪站在门外,从门下塞进一张纸,“宸宸,我可以进来吗?”

    门很快打开,这两天他每次都可以进宸宸的房间,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庄溪的错觉,宸宸好像有点别扭。

    小溪端端正正坐在宸宸面前,宸宸可能在换草药,没戴耳套,小溪看向他的耳朵,宸宸敏感地注意到他的视线,虽然紧绷,但是没躲开。

    宸宸脸和脖子雪白干净,可耳朵里面那些干涸的血渍依然在。

    他没碰过那里面。

    或许是不敢,还在逃避,还没法接受。

    小溪给他的草药他也只是胡乱地用耳套压在那里,草药在外面,耳朵眼里的伤能好吗?

    想到脆弱的耳膜被割裂,庄溪觉得自己的耳朵在痒,那里面的伤一定要快快好起来。

    他拿出几颗愈合草,碾碎了放在一个小碗里,在纸条上写:“宸宸,塞一点到耳朵眼里,好吗?”

    宸宸拿着小碗和纸条犹豫了许久,好像内心很挣扎,庄溪以为他不想塞,没想到他说:“我自己看不到。”

    小溪眼睛一亮,惊喜地看向他。

    “那我帮宸宸放药?”

    在小溪惊喜期待的注视下,宸宸轻轻点了一下头。

    小溪压着开心,生怕吓到他一样,小心翼翼地靠近他,极尽温柔地拨开他右耳边的头发。

    “你自己看不到不会拿个镜子吗!”

    凶巴巴的一声吓了庄溪一跳,温馨宁静的气氛被炸碎。

    礼礼正站在窗外,气冲冲地看着他们。

    宸宸顺着小溪的视线看过去,明显瑟缩了一下,看到礼礼的脸和长长的头发,似乎松了一口气。

    礼礼呼哧呼哧走到房间里,看到他向小溪身后躲,更是气。

    小溪:“礼礼,你先出去。”

    “我出去?!”礼礼不可置信地大叫一声,看庄溪的视线和渣男没什么区别。

    家里有贤妻,还在外面养小三,甚至还替小三说话那种。

    庄溪头秃,这真没必要啊。

    礼礼看到躲在小溪身后之人那张小脸,心里怒火更胜,气得脸都红了,这是从未有过的。

    “小溪,你现在就说我和他谁好看!”

    他一定要得到答案,要宸宸也知道,他不止问小溪,还把这句话写下来,让他当着宸宸的面回答。

    宸宸看到纸条上的问题,再看看礼礼气鼓鼓的样子,视线移到小溪脸上,安静又认真地等待。

    庄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