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71章

    小溪重新坐在台阶上给宸宸传纸条。

    宸宸现在有点自闭, 或许很久没跟人有过交流, 愿意说话是一件很好的事, 要多说说才好。

    “第一次见到宸宸的手时, 我就在想这双手很适合弹钢琴,宸宸弹钢琴一定很好听。”

    小溪写完后,纸条被洋洋拿走。

    在田地里抱西瓜的洋洋,从小溪坐在门口时就一直偷偷向这边看, 现在西瓜摘完了, 等着新的西瓜长出来的空闲跑过来,看到上一张纸条和这一张。

    小溪不有大动作,怕惊扰到里面的小人, 对洋洋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伸着手想要回纸条。

    洋洋摇摇头,拿着纸条跑到他自己的房子里。

    庄溪无奈, 算了, 重新写一张就好了。

    小溪在新的纸张上,把刚才的话重现写了一遍, 正要把纸条重新塞到门缝下时,看到洋洋抱着他的画笔和画本又跑过来了。

    他和小溪一样坐在门口,把画本垫在他拿走的那张纸条下面, 拿着画笔在纸条上画画。

    小溪收回了新写的纸条,眨眨眼睛, 看着洋洋在那张纸条上画了一个简笔小人, 接着划出一架钢琴, 小人坐在钢琴前,只有一个背影,却能看出就是宸宸,因为他耳朵上带了耳套。

    两边的耳套上各有一颗心心,心心不是常见的红色或粉色,而是橘黄色。

    整个背景都是灰白色,只有这两颗心心是橘黄色,被重点渲染,橘黄色是能让人感到温暖和幸福的颜色。

    小溪摸摸洋洋的头,明白洋洋他对昨晚的事心怀内疚,想用这样的方式让宸宸开心一点,用以表示歉意。

    洋洋的脸上依然做不出过于明显的表情,但眼睛眯了起来,里面装着笑。

    小溪被他这点笑可爱到,他蹭洋洋冰冷的小脸,眯起眼睛笑。

    洋洋是个小天使啊。

    递出去那张“我是弹钢琴的”纸条后,过了很久都没有纸条塞进来,坐在门口的小人搂住自己,眼睛空洞无光。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自己了,或者在质疑,或者觉得惋惜,他竟然想他质疑,而不是惋惜他。

    他被太多人惋惜过,惋惜里夹杂着七零八碎的其他情绪,像刀子一样插在他毫无遮蔽的身体上。

    宸宸缩缩脚,闭上眼睛,他不想出去,不想看见任何的人。

    一不小心看到的一个表情,可能就是一支瞄准他的利箭,盯准他的心脏,他躲无可躲,利箭破风而来,插进心肉。

    他也不想被任何人碰到,手是肮脏的,笑是恶心的,世界腌臜,连空气都有一股恶臭。

    宸宸捂住自己的耳朵,把自己缩到最小,盯着自己的脚尖。

    一张纸条又传了过来,宸宸盯着它,好像连它也是脏脏的。

    许久之后,脑海里出现了一双清泉一样的眼睛,宸宸慢吞吞地把那张纸捡起来,好看的手指展开一张小纸条,定定地看着那张纸条。

    食指的指腹在耳套上橘黄色的小心心上摩挲,眼里水光微微闪动。

    灰暗的世界里有了一抹温暖的色彩。

    耳套的包裹是温柔的保护,心心的贴合是一个温暖的亲吻。

    他拿起笔,想了想好久,在纸条上写:“他们说我因钢琴而生,是钢琴天才。”

    写下这句话,他不知道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是怀缅还是不想让人同情,或者只是想分享,如一个垂垂老矣的残疾将军,可怜地说着当年战场上自己有多勇武。

    小溪在一张新的纸条上写:“宸宸真棒!”

    洋洋接过来,很快地画了两个小人,两个萌化的小人攥着拳头,眼睛用红心心代替,非常形象地表达了喜欢和赞扬。

    小溪将纸条塞进门缝里。

    “谢谢。”纸条带着两个字传回来。

    小溪又写:“宸宸耳朵还疼吗?贴草叶了吗?”

    洋洋接过,画了两个小人,一个小人摸着另一个躺在床上的小人的头,脸上充满担忧。

    这种小人是洋洋自己摸索创造出来的,最初是画一群小丧尸,以及被丧尸捆绑起来的远远、泽泽和礼礼,后来他不断优化改进,变成这种有点面无表情的丧又很可爱的小人,看的人心里暖暖的同时,有点想笑。

    宸宸很快回复:“换了,不疼,耳朵没有感觉。”

    庄溪想到宸宸那惨不忍睹的耳朵,不知道没感觉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对了,还有耳套,那个耳套应该带了很久了,长时间不换肯定会感染。

    庄溪忙不迭在商城买了十个相同的轻薄耳套,没有拆开包装,一个个给他塞进去。

    一小堆耳套一个挤一个,挤到宸宸的脚边。

    他捡起一个耳套,愣愣的看向门口,一只手摸摸耳朵上那个一模一样的耳套,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溪在纸条上写:“宸宸,要常换耳套,不要感染发炎了。”

    洋洋又画了三个小人,一个眼睛弯弯的小人,伸手捂住一个小人的耳朵,旁边站了一个小人竖起了大拇指。

    就这样,宸宸坐在房间里,小溪和洋洋一起坐在外面门口,互相传递小纸条来交流。

    屋檐上飞落几只鹅黄色的小鸟,清脆欢快地叫着,小镇里重新有了声音。

    庄溪心情很好,洋洋看着也有点开心,里面的宸宸愿意多说话了。

    最后一张纸条上,洋洋画好三个小人后,小溪重新接接过来,在三个小人头上标上名字:宸宸、小溪、洋洋。

    洋洋犹豫了一下没阻止。

    小溪在纸上添了一句话,“我要先走了,宸宸有什么事喊洋洋,洋洋是个小天使,他特别好。”

    【洋洋心情值+2。】

    小溪摸摸他的头,笑弯了眼睛。

    宸宸没有继续回应,小溪已然满足,愿意这样跟他交流,就是好现象,其余的事一点点来。

    中午的时候,小孙回来了,还给庄溪带了盒饭。

    庄溪很不好意思,小孙是礼礼的助理,拿一份工资,操心两个人的事。

    “这是试镜时剧组准备的盒饭,礼礼让我带你。”

    在礼礼不在的时候,小孙还是很爱偷偷叫礼礼,而不是什么哥。

    礼礼的星博资料很简单,只有名字和公司,名字是玄礼,他的粉丝们都喜欢叫他礼礼,最爱叫礼礼老婆和礼礼女女鹅。

    萧柏没有专门说礼礼的性别,他或许是有什么打算,庄溪没有过问。

    他囧囧地看着盒饭,渐渐发现礼礼有个小爱好,就是致力于薅别处的羊毛拿来给他,一盒盒饭也要薅,庄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打开盒饭,里面有青菜有肉类,还挺丰富。

    这盒饭不是给普通工作人员准备的,这样拿出来别人不会说什么吗?

    细心的小孙看出庄溪的担心,贴心地解释:“您放心,剧组的人都非常非常喜欢礼礼,不会说什么,而且这是他自己的盒饭。”

    庄溪连忙打字问他:“那礼礼吃什么?”

    小孙调出一段光脑上的小视频给他看,视频中礼礼应该是等待试镜,他在一众人格外突出,除了长得好看外,还因为他身边堆满了零食。

    有两个长得不错,应该也是来试镜的男孩子,羞答答地走过来,给礼礼送上一盒切好的水果和一盒小蛋糕。

    另一边,还有一个大胡子大叔,局促地站着,满脸娇羞。

    庄溪:“……。”

    他再也不用担心崽崽在外面没饭吃了。

    庄溪拿着盒饭跟小孙一起上飞船后,小孙忽然说:“今天有萧哥陪着礼礼,我不用跟着,你要先搬点东西过去吗?也快开学了吧。”

    庄溪愣了一下,这么快就要准备搬家吗?

    听起来是很快,但仔细算算,小孙说的对,其实没多少天了,入住之前肯定要把房子好好准备一番,现在房子空荡荡没法住,礼礼很忙,这件事要他来做。

    虽然是这样,庄溪还是觉得太突然太快,对于那个守了十几年的小房子充满不舍。

    一点点吃完盒饭后,庄溪已经想好了,“那就麻烦您了,我们先把一些东西转过去。”

    储藏室的里那些先移过去,其他生活用品再说,他是想能多住一天就多住一天。

    两个人中途去租了四个搬家机器人,分两趟把储藏室的东西全部转到新家。

    这两趟折腾下来,天快要黑了,上宜星球和礼礼试镜的星球很近,庄溪没让小孙专门把自己送回去,而是跟他一起去接礼礼,再一起回家。

    下车前,小孙给庄溪一个口罩和墨镜。

    庄溪明白,礼礼以后是明星,他作为礼礼的家人,不管是为自己还是为礼礼考虑,以后都要注意一点。

    小孙想跟他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少年已经安静戴上口罩和墨镜了。

    真的很乖很体贴,好像只要为礼礼好,他不用问,什么都能配合。

    他们进到酒店,看到大厅一角,萧柏和礼礼面前围了很多人,有导演,有编剧,小孙指着那个大胡子大叔告诉庄溪那就是导演,在星际很有知名度。

    礼礼的第一部戏,公司和萧柏都非常慎重,小制作的剧一概否定,明确礼礼第一次就要上知名导演的大制作。

    这样的导演和制作团队,想塞人肯定很难,男女主不要想,公司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有特色的配角,还需要礼礼亲自来试镜。

    萧柏很喜欢这个角色,他觉得比女二出彩不少,最适合礼礼。

    因为这个王导是个对画面美感有极致追求的人,他最擅长把人物最美的一面挖掘出来。

    太子妃从小娇贵,按照萧柏对王导的了解,礼礼在剧中的服饰和妆容要比出生在山里的女二精致很多,其他不说,至少衣服会更多更精致。

    这个角色的竞争不比女二小,一开始他还有点担心,现在嘴巴都合不拢了。

    他们面前的王导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凶巴巴的样子不在,一边激动地看着礼礼,一边问他:“行程不赶吧,多加戏也没问题?”

    萧柏嘴巴上扬,看这个样子,何止是加一点啊。

    这个剧采取边拍边播的模式,他有信心不止是导演喜欢,播放一两集后,投资方和观众都会让礼礼的戏份更多。

    萧柏:“就算赶,在王导面前也得靠边站啊。”

    王导激动地搓搓手,“那礼礼觉得呢?”

    礼礼超直接:“多加戏多加钱吗?”

    萧柏:“……。”

    加什么钱!给你多出镜的机会就很好了。

    王导:“当然!拍戏辛苦怎么能没钱呢。”

    礼礼点点头,“多加钱就行。”

    王导一瞬间开心得像个孩子,看礼礼就像是看自己寻找多年的缪斯,“礼礼,我接下来的一部戏你要看看吗?我觉得女主非常适合你。”

    萧柏:“!!!”

    简直要跳起来!

    下一部可是贺岁档年度大戏!

    “女主?那钱很多?”礼礼也有点激动,眼睛亮晶晶地看向王导。

    庄溪:“……。”

    他相信小孙说的,剧组的人都很喜欢礼礼了,也知道原来礼礼很爱钱了,更知道礼礼他不是一百八十线小明星了。

    礼礼看都庄溪后,再也没心情跟导演和编剧说话,他推开导演迎上来,“小溪,你来接我啊!”

    脸上的笑容是他们见到最灿烂的一个,比导演给加戏,给女主还开心。

    导演不禁就有点酸溜溜。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问礼礼这是谁,礼礼就挥挥手,拉着人走了。

    他们能听到礼礼献宝一样的声音,“小溪,这些好吃的给你当宵夜。”

    庄溪弯着眼睛回头看,礼礼转过他的头,“我已经说过再见了,他们一直跟着。”

    庄溪这才放心,两个人开开心心地手拉手一起回家。

    “小溪,我马上就能赚很多钱了。”

    “赚很多钱给你,你养我。”

    庄溪笑着点点头。

    回到家后,庄溪和礼礼一起看小别墅的立体图像,礼礼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那个房间很大,本身带一间衣帽间,庄溪又额外给他挑了一间大房专门做衣帽间。

    礼礼本身就喜欢小裙子,做了明星更需要很多衣服。

    礼礼帖子着他的额头蹭:“小溪对我太好了,那剩下的房间也全给我放衣服好吗?”

    庄溪:“……。”

    不理会胡乱撒娇的礼礼,他自己挑了一间,里面自带一个小书房。

    这样安排好,接下来他就能准备精装了。

    补上下午推迟的直播,庄溪刷了一会儿星博和论坛,在网上看季上将的消息。

    这两天网上关于回归的季上将的消息热度依旧很多,季上将回联邦复职,季上将重新制定驱除种族计划,季上将尝试上机甲。

    远远他,还会联系自己吗?

    他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忙,自己不值得他现在浪费时间联系吗?

    庄溪眨眨眼,退出星博和论坛,登入游戏中。

    上午退出后,他一直在忙没时间上线,现在是晚上十点半,小人们早已各自回房,小溪敲敲自己房子的门,他想敲好几下,才想起来宸宸听不到。

    小溪继续写纸条朝门缝里塞。

    “宸宸,你现在怎么样?”

    “宸宸,你可以开一下窗户吗?我有一点担心,想看你一眼。”

    纸条如石沉大海,小溪在门口坐了半个小时,才听到窗户打开的声音。

    他惊喜地站起身,走到窗户前,不敢靠太近,三步开外,对宸宸露出一个柔软的笑。

    宸宸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耳套换了新的,耳套下压着绿绿的叶子,他很安静,月光下,有种清透缥缈的美感。

    小溪对着他比划手语,宸宸眼睛定在他的手指上,眼神里出现一丝光芒,抿着嘴,极为认真。

    庄溪以为他能看懂手语,比划得更欢。

    夜风垂着他柔软的头发,小萤火虫们又飞来了,在他周围转圈。

    风从他身边吹到宸宸身边,宸宸的眼睛越来越亮,人愈加安静。

    比划了半天,对面的小人都没反应,小溪疑惑地看向他。

    【宸宸心情值+3。】

    “音符,我听到了音律。”宸宸第一次跟他说话,声音清幽好听。

    小溪却是愣了。

    他确定宸宸耳朵确实出了问题,听不到声音。

    而宸宸刚才说他听到了音律。

    通感症。

    庄溪脑海里立即冒出这个词,通感症也是联觉症,一种感官能触发另一种感官,能听到图像,看到声音或者尝到文字,在古地球时期就有研究和探索,到了星际有联觉基因的人成了宝贝。

    发生率只有0.05%,有联觉基因的人在一束创造上有极大的优势,历史上有好几例通感症人成为惊才绝艳的画家和音乐家。

    小溪激动地比划着,他兴奋地跑到窗户前,手舞足蹈。

    宸宸像一只惊慌的小兔子,被吓得后退一大步,过了一会儿,他鼓起勇气走上前,眼睛一直盯着小溪的手。

    他不抵触害怕那一双手,平静幽深的眼里一点点生出一种名为喜爱的东西。

    这是音符。

    小溪大概能确认,宸宸其实看不懂手语,他哭笑不得地想,宸宸大概只是在看他的手动来动去,然后听到了只有他懂的声音。

    小溪跑到门口把小本子和笔拿过来,他依然很激动,写出的字歪歪扭扭。

    “宸宸,你真的是天才!”

    一张纸被撕下来塞到宸宸的手中,他因为激动,动作不算温柔,更具有真实性。

    宸宸很想知道,让他这样激动的事是什么,低头看到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字后,好久没移开视线。

    又一张纸被撕下,塞到宸宸的手中。

    “宸宸,上帝把你当天才创造,即便你没了耳朵,也能成为杰出的钢琴家!”

    宸宸愣愣地低头看着这几个字,没有耳朵也能成为杰出的钢琴家?

    从来没人跟他说过的这样的话,他们都说没了耳朵他就废了。

    【恭喜你触发宸宸的记忆碎片!】

    【是否查看宸宸的记忆碎片?】

    【是】

    【否】

    小溪愣了一下,他面前有一个发着光的晶体,他伸手点了一下,那个晶体碎成粉末凝成喧嚣热闹的一个小世界。

    刚下台的苏亦宸,身边立即围上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一个给递水,一个给他披上衣服。

    女的说:“今天宸宸的那几个粉丝又来了,宸宸要见吗?”

    苏亦宸脸上没什么明显的表情,眼里的疲惫却淡了,他喝了一口水,嘴角微弯。

    男的说:“她们还来干嘛?当时说的那么决绝,说什么宸宸该安安静静地在艺术殿堂弹琴,要是去肮脏的娱乐圈捞钱就永远脱粉,她们懂什么啊,看到我们宸宸更成功,后悔了吧。”

    女的皱眉,“你胡说什么,你不知道宸宸多看重她们吗?她们从宸宸第一场刚开演出开始,一路跟来,五年的喜欢啊,爱之深责之切,现在想通就好了,说这些做什么。”

    她小心地看一眼苏亦宸,“宸宸去见见她们吧,你也想她们了吧。”

    苏亦宸点点头,连日来的疲惫在这一刻得到舒缓,他眼睛里装着小小的喜悦,想到那些自始至终支持他的人还在,就有力气从泥沼中挣脱。

    演出厅里大批人流向外移动,他们三个人走到另一个出口,那里有几个粉丝在等着他。

    苏亦宸站在那里看着她们,许久没笑的脸上,眼睛微微弯,清淡的笑容如最轻柔的月光。

    一个女孩当场就哭了,她哭着跑向苏亦宸,一下抱住了他。

    苏亦宸愣了一下,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她抱了之后,另外女孩们也想抱,苏亦宸纵容她们的行为,轻轻抱了第二个。

    第三个女孩还算平静,她穿着灯笼袖的衬衫,走到苏亦宸面前,伸出胳膊要搂他的脖子。

    谁也没想到意外就这么发生了,那女孩缩在宽大袖子里的手猛然伸出,两只手上尖锐的刺刀猝不及防地刺入苏亦宸的双耳。

    刺目的鲜血从耳中涌出,周围响起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女孩的狰狞面容印在苏亦宸震惊的眼瞳中。

    “我早就知道你那些恶心的事了,你毁了我的圣地,琴声早就脏了,我不会再听,你也不要听了!”

    女孩貌若疯癫,扔下血淋淋的刺刀,在众人面前哈哈大笑。

    视频在保安人员涌入,苏亦宸震惊绝望的眼神中戛然而止。

    后面的事情太过突然,庄溪还能反应过来。

    宸宸是被曾经最爱他的琴声,他也非常在意的粉丝生生刺聋的?

    那他得对绝望……

    庄溪心里闷得不行,他面前的宸宸缓缓抬头看向面前的人,安静到近乎沉迷。

    他因为激动和跑来跑去,鼻尖伸出密而小的汗珠,鼻梁侧面一颗小雀斑随着呼吸翕动,眼睛清澈干净。

    水白的汗珠,褐色的小雀斑,黑色的瞳孔。

    夏夜的声音。

    想要拥抱的声音。,,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