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70章

    庄溪第一次被人说恶心,一时怔住知道该怎么办。

    是他表情太猥琐了, 还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宸宸看起来对他又怕又厌。

    其他几个小人皱着眉头, 满脸不悦。

    泽泽沉默着, 没开口也没动手。

    礼礼又生气又有点小开心,这个小人也太不会说话了吧,上来就惹人不开心, 就算长得好看, 多说几次小溪还能一直那么喜欢他吗?

    洋洋面无表情你地回怼:“小溪特别好,你才恶心。”

    新来的小人对于洋洋的话无动于衷, 他一步步地向后移动, 想远离他们,好像跟他们多呆一会儿都受不了。

    洋洋:“你说话呀, 你要道歉。”

    不管洋洋怎么说, 小人对他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都没转头看洋洋,洋洋有点生气, 他上前要拉他转身,“别人跟你说话,你至少要面向他, 太不礼貌了。”

    “洋洋!”

    小溪才反应过来, 宸宸他耳朵可能听不到。

    他叫晚了, 洋洋速度很快地拉住宸宸的胳膊, 宸宸尖锐地叫了一声, 趁着洋洋愣住时,从洋洋手下挣脱出来,抱着头蹲在地上。

    挣扎中耳套掉在地上,他不再尖叫,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头皮,不听不看外面的一切。

    几个人小人愣了一下,看到这一切刚才那一股气被夜风吹走,飘入无尽的黑夜。

    小人捂住头后,挽起的一小节衣袖上移,露出了交错的鞭痕和烧痕,以及分不清怎么出现的凌虐痕迹,那些暗红或浅红的伤痕在雪白的皮肤上极为刺目。

    抱住头的手很瘦,一用力青紫色的血管在嶙峋的手骨中凸出,他的手指很长,也遮不住耳朵出处血渍和空荡,耳洞里流出的血已经变干,而外耳处被割掉耳朵后没有好好处理,外面一层血肉已经溃烂了。

    他蹲在地上缩成一团,没有发出声音,却在微微颤抖,好像夜晚最轻柔的风也能将他吹走。

    小溪张张嘴巴,又闭上。

    宸宸他听不到任何声音。

    庄溪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听不到声音,也不抬头看人,听不到看不到,还害怕别人接触,相当于杜绝了跟外界所有的交流。

    小溪想了想,对其他几个人小人说:“你们回去休息吧。”

    可能人越多他越紧张。

    几个人小人点点头,心情复杂地看一眼缩在角落里的小人,各自回房间了。

    他们留着门口的暖黄的夜灯,在房间里安静地不弄出什么动静,很默契地为小人营造一个稍微安心的环境。

    小溪站了一会儿,坐在地上,这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坐在地上不会那么累,他要让小人慢慢熟悉他,尝试接受他的存在。

    他刚坐下时,宸宸惊弓之鸟般地向退了两步,小溪坐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动作,他慢慢安静下来。

    小溪安静地看着他,“恶心”那两个字碎成心疼和担忧,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对想靠近他的人反射性地就说出“恶心”这两个字。

    半个小时候,宸宸的身体不再颤抖了。

    一个小时候,他应该是腿麻了,小脚动了一下,注意到小溪依然没有任何动作后,向后移动一点,坐在草地上。

    小镇房屋前面是一条小路,小路外是他们的田地,路和田之间有一块草地,野草自由生长,他们没清理过,现在已经长成一片柔软的绿。

    小溪很喜欢它们,经常坐在这里休息或看小人。

    夜晚时分,野草上沾了一抹湿意,这里不需要声音,有胖嘟嘟充满生机的嫩绿叶子,手脚压在上面,有湿润柔软微微痒的触感,草梗混着夜露的清新的气息,从视觉到触觉,再到嗅觉,安心舒缓一一汇入心里。

    缩坐在对面的小人,放松了下来。

    小溪安静地坐在他对面,在脚边寻到一朵米粒花。

    他慢慢伸手去碰那朵花,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小人,再次紧绷起来,那个手再靠近他一点,他可能就要跳起来。

    然而,那个让他紧张的手没再向他靠近,在距离他两个手掌的距离落下。

    时刻注意着那只手的小人,看到他落在草地上,指尖处正好是一朵白色的小花。

    平淡无奇,白色小巧的花瓣,嫩黄一点花蕊,如果不认真看,或许寻不到这样一朵躲在叶子中的花。

    那只手把小花摘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到他面前。

    小人愣了一下,看着这朵平凡的小花,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朵小花是一道善意的信息,像小朋友一样,想跟你说话或交朋友,先分给你一颗最爱的糖果,或者给他玩他的玩具。

    你愿意跟我说话吗?

    小人垂着头,发呆。

    小溪继续坐着,过了一会儿,那只手又动了,小人又紧绷了起来。

    那只手依然没碰他,他又落在草地上,摘下了一朵粉色的小小野花,又丢在他面前,和先前那朵小白花靠得很近。

    那只手第三次伸出来时,小人依然紧绷,可后来或许是习惯了,或许认定只是一只无害之手,当他再动作后,小人不会猛然一紧。

    他面前落下一朵又一朵小花,都是出现在他们四周,小小的,不怎么惊艳的小野花,挤挤攘攘的落在他的视线中。

    每一朵小花好像都是一句话。

    “你好呀。”

    “我想和你说说话。”

    “你可以理理我吗?”

    “我不会伤害你。”

    在耐心和安静这方面,庄溪最擅长,他可以一天都不发出什么动静,他也有足够的耐心。

    柔软的草地,温柔的夜风,温暖的灯光中,安宁的气息缓缓流淌。

    坐在两个人安全圈内,他没有其他东西,只能把附近最美好的小花放在他面前,都给他,表示善意和美好。

    值得开心的是,小人放松了,不再如临大敌。

    庄溪伸手把一朵小花收回来,一直放松的小人又紧绷起来,庄溪又拿回一朵小花,接二连三的把小花都拿回来,最后只留下两朵。

    【宸宸心情值-1。】

    庄溪无奈,来了这么久一个心情值都给他长,降倒是挺快。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偷偷掉落一个心情值这件事,发生在这个小人身上,有一点可爱。

    现在大多数小花都在庄溪手边,他还摘了不少长叶子,安静地编成一条草绳,把小花挨个插进草绳中,变成一条小花绳。

    两只手一起把那柔软的小花绳在小人面前摆成一个心形,将留在他面前的两朵小花放到“心”里,紧紧挨在一起。

    一片嫩绿的草地上,一个不算标准的鲜花心心独特可爱,心心里有两朵可爱的小花,好像一起坐在心里的两个小人。

    它们很小,是最常见六瓣花,花瓣小得连温柔的夜风也能吹起上扬的弧度,粉的白的挤挤攘攘地出现在眼前,竟然很可爱。

    最为质朴自然的可爱,让人跟着放松想笑。

    【宸宸心情值+1。】

    庄溪眯起眼睛笑,他向后退一点,一点点趴在柔软的草地上,这样的话,他的手语可以出现的在很低的位置,垂着头的宸宸也能看到。

    “欢迎你。”少年清瘦的手指在暖暖的灯光下比划。

    小人盯着那双会动的手看,那双手摘过花,摘过叶,之间有绿色的草汁,沾了一点点泥土,但是不脏。

    不脏,清新生机的少年感,比划着干净的动作,跳出一个个可爱音符。

    “我们不会伤害你。”

    “那边有一间房子,你去住,晚上锁上门,谁也进不去。”

    小溪不知道小人能不能看懂,如果他的聋是后天造成的,时间不是很久,他可能没学过手语。

    宸宸抬眼,正好对上仰头的庄溪的笑眼,很近很近,他的眼睛非常澄澈,安静地映着漫天星河,星子引入清泉,光泽安静地洒满心间。

    小溪注意到他看自己后,眼睛更弯,手指努力地指向他的房子,指了好几次,就算宸宸他看不懂手语,大概也知道了他的意思。

    趁着他还在看,小溪起身跑到他的房子面前,把房门打开,打开房子里的所有灯,在门口比划了一个简单的“请进”手势。

    宸宸不可能进去,进陌生的房间,和陌生的人一起,都不可能。

    可是,他揉了揉眼睛,那个人给他把门打开后,就消失了。

    他惊讶地站起来,看向这个神奇的地方,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里很美但又很奇怪。

    外面没有一个人,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恐慌害怕才对,但对面是一排暖融融的灯光,一间敞开房门的房间里,灯光明亮柔软,在等着他进去。

    过了很久,小人弯腰捡起地上的耳套,动作慢吞吞地戴在耳朵上,谨慎地踏出第一步。

    四周和原来一样安静,小人安心一点,一步步走到那个房间里。

    他进入房间第一件事就是锁上门窗,然后缩在墙角发呆。

    庄溪不是故意消失的,是全息游戏超过两个小时,他被强行下线了。

    看到小人进入房间后,他松了一口气,看到他不上床睡觉缩在角落里后,心又揪起来。

    礼礼这个时候也下线了,下线后,他的游戏界面只能看到自己的房间,看不到其他人,于是好奇地探头看庄溪的光脑。

    “他叫什么?”礼礼问。

    庄溪在光脑上打出“宸宸”两个字。

    礼礼莫名心情又不好了。

    庄溪一头雾水,拉拉礼礼的衣袖,礼礼怎么了?

    礼礼弯腰,把下巴搁在小溪的肩膀上,闷闷地说:“宸这个字好好听。”

    好听就要不开心吗?

    庄溪无奈地摸摸他的头发。

    礼礼:“宸,北极星所在,帝王所出之处,历来是帝王和皇位的代称。”

    庄溪愣了一下,侧头看礼礼,礼礼的头顶着他的脖子,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能听到低落沉闷的声音。

    “小溪,你说我父皇为什么给我赐名叫玄礼?难道我一出生,他就放弃我了吗?”

    庄溪想起了那位连大老师的话,玄礼的这个名字注定了他与皇位无缘的命运。

    后来,昌恩帝自己改了名字。

    宸这个字对礼礼来说……

    “玄礼比玄宸好听。”庄溪打字放在礼礼面前,心疼地摸摸礼礼顺滑的头发。

    “那礼礼和宸宸,哪个好听?”礼礼固执地问。

    这个……

    这个没法用“多加形动词”法来回答了,庄溪硬着头皮指指他。

    躲过一时是一时,如果今晚不说礼礼好听,怕是想睡个安稳觉都不行。

    笑容瞬间爬上了礼礼的脸,“世界上最好听的名字是小溪。”

    庄溪无奈地笑,礼礼盯着他的脸说:“要是叫谢溪就更好听了。”

    庄溪:“……。”

    北宇皇姓为谢,礼礼的全名其实是谢玄礼。

    礼礼的下巴移开一点,客厅的灯光比卧室要亮,礼礼的眼睛里装着璀璨的狡黠。“谢溪好听,庄玄礼也好听,小溪觉得呢?哪一个更好听?”

    庄溪:“……。”

    他还是觉得谢玄礼和庄溪顺耳一点。

    礼礼终于从庄溪身上移开,他从光脑上调出一本剧本,放大,“小溪陪我一起过一遍剧本。”

    这么快就有剧本了?庄溪眼睛一亮,“礼礼要去试镜吗?什么样的角色?”

    礼礼开心地抬起头,“太子妃。”

    庄溪:“……。”

    庄溪:“我演我老婆?”

    礼礼:“……?”

    庄溪连忙收起蠢蠢欲动要打更多字的手,安静地跟礼礼一起看剧本。

    礼礼是个认真的人,要做演员也是,他一边看一边标出不合理的地方,整个剧本在他眼里怕是都不合格。

    看完之后,他们面前的剧本已经被涂改的看不清字,庄溪去睡之前叮嘱他,“礼礼,我们现在还是一百八十线小明星,不能这样直接提出剧本有问题,会得罪人。”

    礼礼闷闷地“哦”了一声,然后强调,“这是女三,全剧最重要最恶毒的配角。”

    才不是什么一百八十线小明星就能接到的角色。

    庄溪:“……。”

    好吧。

    他希望礼礼不要演的太好了,要是真的把一个恶毒女配演得淋漓尽致,到时候一些划不开角色和人物的网友,可能会带着情绪骂人。

    又想了想,萧柏肯定比他懂,都计划好了,他没必要过度担心。

    两个人该各回各房睡觉时,礼礼收到了助理小孙的消息,他竟然没用两天就找了一套非常合适的房子。

    房子在一个富人小区,安全性和**性都有保障,小孙说里面住了两个大明星,还有星盟学院的教授,这说明聚距离学院不远,小区门口有直达星盟学院急速地铁,三分钟到站。

    这样的房子可遇不可求,原来的房主和未婚妻一起选中想做婚房,婚没结成,怕触景生情才卖的,想买的人非常多,他们要尽快决定。

    庄溪看到房子的图片和视频后,就爱上了。

    他很少看到这样的房子,不是高高的楼房,而是一个三层小别墅。

    房子在一片树林的掩映中,装修得刚刚好,没什么家具,通体明亮,外面还有一个小花园,当然只种了两棵树,没种什么在星际价格高昂的花。

    这样一个别墅,比庄溪以前梦想的房子还要好,让他不由地想等收拾好,住满人会变成怎么样的一幕。

    当然,在上宜星球的这种别墅,价格绝对高,庄溪以前想不都不敢想,对价格没有概念。

    报价三亿五千万。

    庄溪眼睛一亮,这比他想象的要低,他睁着一双好看水润的眼睛,期待地看向礼礼。

    礼礼犹豫:“……占地面积也太大了吧,里面房间也太多了吧。”

    可是谁能拒绝小溪这样的眼神呢。

    “那我们明天去看看?”

    庄溪用力点头。

    玩过小镇游戏后,如果不能留在这个小房间里,他想住一个偏自然,和小镇里很像的房子。

    临睡前,庄溪再次看开游戏看了一眼,宸宸依然缩在角落里,没去床上。

    静静观察过后,庄溪发现他好像睡着了。

    他伸出手指,轻轻按住小人,想把他移动到床上,又停住了。

    可能对于宸宸来说,比起身体上的不适,心理上的不安害怕更重要。

    庄溪收回手,不要让宸宸觉得这个房间有人能随意进出,因而更害怕,以后连觉都睡不着。

    第二天,在去上宜星球之前,庄溪登入游戏,装了一篮子止血草、愈合草、草莓、甜瓜还有他之前做的水果干,最上面放了一张纸条,放在门口,敲敲门,跑到隔壁远远的房间里,不让他看到自己,安心出来拿。

    半个小时门口一点动静都没有。

    庄溪失望下线,准备去上宜星球。

    今天礼礼还要试镜,他的时间很急,小孙开飞船来接他们。

    庄溪不得不感慨,小孙真的业务能力很强了,礼礼进了天辰娱乐待遇真的好,萧柏没骗他们。

    他们走后半个小时,楼下出现一个带着墨镜的人,普通寻常的衣服遮不住身上冰冷的气势,脚步一点犹豫也没有,直接来到庄溪的房门外,光脑在门口扫描一周,显示里面没人。

    霍禾源推推鼻子上的墨镜,好不容易挤出这点时间,没想到正巧不在家。

    他站在门口犹豫许久,不甘地离开了。

    此时,庄溪和礼礼已经到了上宜星球,房子和视频上没什么差别,在别墅里走了一圈,庄溪数了数房间,心里非常满意。

    礼礼无话可说。

    陪他们来的中介说:“你们要吗?还有很多人等着看呢。”

    庄溪看向礼礼,带着墨镜的礼礼面无表情地说:“小溪喜欢就买,不用问我,反正是小溪花钱。”

    “那好!”中介没想到两亿多的房子,这么快就要卖掉了,想想他抽取的中介费,脸上笑出花。

    “如果你们确认了,我们马上就能办好手续,上宜星球的房产转移可以在网上办理。”

    礼礼说:“我们时间很赶,小溪你跟他一起办理,办理好之后在这里逛逛,小孙返回后送你回家。”

    庄溪拉拉他的袖子,他跟礼礼说过房产的事。

    礼礼:“房子当然要放在你名下。”

    礼礼:“我们真的很急,没时间了。”

    庄溪愣愣地看着他走了。

    飞船上,小孙说:“我们再晚小时走也没事。”

    礼礼低头玩光脑,不接这个话。

    另一边,中介笑容灿烂地站在庄溪面前,挡住他的视线,“我们现在办理吗?办理好这房子就属于您了。”

    庄溪笑着点点头。

    一开始拥有很多钱时,只是在光脑上看到一堆数字,没有什么实际的感觉,拥有了这样的别墅,庄溪恍惚了许久。

    他在别墅里走了一圈,想象以后这里住满人的场景,幸福地眯起眼睛。

    每个小人都有一间。

    想到这里,他也不想出去逛了,坐在别墅里的旋转楼梯上,登入游戏。

    游戏中,门口的篮子被拿走了,那张纸还在门口,除了他写的字,还多了另一个人的字迹。

    “宸宸,把叶子贴在耳朵上,耳朵就不会疼了,吃一点水果,刚从地里摘的,甜甜的可好吃啦[心心]。”

    “谢谢你。”

    小溪看到三个好看的字,心情更加好。

    他去跟洋洋要了纸和笔,坐在门外,写小纸条传进去。

    “宸宸,我是小溪,以后我们一起住在这个小镇,你想要什么都跟我说,不想出来就给我留小纸条。”

    小纸条塞进去,过了一会又被塞出来。

    “苏亦宸,谢谢。”

    苏亦宸?宸宸的名字也很好听,和礼礼一样,小溪笑眼弯弯地想。

    小溪继续写。

    “不用谢,宸宸,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

    小纸条没回来。

    小溪继续塞。

    “宸宸,你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昨天那个拉你的是洋洋,他没有其他意思,他看着呆呆的没什么表情,其实非常可爱,心思和孩子一样单纯,还是个小画家。”

    这次小纸条出来比较快,“嗯。”

    庄溪想了想刚才的话,难道是画家?聊职业宸宸可以接受?

    “宸宸,我今年十八岁半,马上要去大学读书,是个学生,你呢?”

    纸条很久都没出来,小溪以为宸宸不想跟他聊天了,有点失落,想要离开时,那个迟来的纸条,缓缓地被推出来。

    “我是个弹钢琴的。”

    这几个字不知道是怎么被写下来的,清隽沉郁,裹着房间里的悲伤,刺激着小溪的眼睛,继而笼罩全身。

    弹钢琴,可是宸宸不仅聋了,耳朵还被割掉了。

    在没有声音的世界里弹钢琴吗。

    这一瞬间,他听不见小镇里清脆的鸟叫,听不见梧桐叶与风声的击掌,听不见草丛里此起彼伏的虫鸣声,进入了一个没有声音的灰暗世界,那个世界里有一个小人坐在一架钢琴前,正安静地一遍遍弹钢琴。

    钢琴里没有声音流出。,,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