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7章

    小人无声地躺在血泊里,庄溪又气又心疼。

    幸好现在是下课时间,但在学校里,他不能大段时间地玩游戏,庄溪只能再次给远远止血,然后按着他,把他移到床上。

    远远只在最初僵硬了下,之后全程都没声音,也没什么明显的心理波动,游戏提示安安静静。

    看着床上安静的小人,庄溪抿抿唇,移动一颗草莓放到他身上。

    【远远抱住草莓。】

    【远远心情值+1。】

    庄溪看向他的心情栏,他离开的时候70的心情值,现在竟然只剩下35。

    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庄溪翻游戏旁白记录。

    【远远醒了。】

    【远远叫了你一声,没有任何回应。】

    【远远睁着眼睛四处看,空荡荡。】

    【远远有些失落。】

    只有寥寥几句话,庄溪心里一软,想要严厉教育他的话早就忘了。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庄溪最懂。

    六七岁,正是懵懂又对这个世界充满向往的时候,他的向往就是爸爸妈妈回家。

    他守在家里,等一天又一天。

    空荡荡的房子,对着电视说话的自己,门口处安安静静,夜里十二点前绝对不会响的星星风铃。

    庄溪看了一眼床上的小人,继续向下看。

    【远远扶住枕头,艰难地坐起来。】

    【远远看着自己空荡荡的裤腿。】

    【远远摸摸自己的裤脚。】

    【远远垂眸,一动不动。】

    【远远咬着牙,双手支床,从床上下来。】

    【远远胳膊上伤口崩裂,血流出来。】

    【远远脸色发白,但他没放弃。】

    【远远从床上摔下。】

    【远远爬起来,扶着墙,尝试移动。】

    【远远摔到在地。】

    【远远爬起来。】

    【远远摔到在地。】

    【远远爬起来。】

    【远远摔到在地。】

    ……

    【远远用血淋淋的手,拍打的自己腿。】

    【远远头埋进手里。】

    庄溪摩挲着光脑,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又塞给床上的小人一颗草莓。

    远远推开草莓,连刚才那颗也推开了,脑袋上冒出冷冷的文字泡,“骗子。”

    庄溪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自己说会一直陪他,虽然他确实一直在,可不是远远以为的那种陪伴。

    庄溪又想,是因为知道自己不在,他才偷偷去试着走路的吗?

    他冷冰冰,高傲地不想让人看到他的狼狈。

    庄溪给他草莓,他朝外推,给他蓝莓,他朝外推。

    沉默一阵,没有实体,他没法跟远远说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人,又给他一朵向日葵。

    远远推开。

    庄溪长按住向日葵,在远远面前晃动,左晃一下,右晃一下,圆圆的向日葵如一张笑脸,带着蓬勃的温暖,傻傻地摇头晃脑。

    【远远心情值+3。】

    【远远:“他怎么那么傻。”】

    【远远:“烦。”】

    【远远心情值+3。】

    庄溪眯起眼睛,心情也明亮了些。

    看到游戏记录后,想到远远挣扎的样子,庄溪心上覆上一层灰蒙蒙的雾霾。

    他小时候也接受不了自己哑了,好几天对着镜子嘴巴张张合合,撕扯着喉咙发声,空气中安静得可怕。

    以前要乖,不哭喊,不大叫,后来想嘶哑的大叫已经没法叫了,连最常做的对着电视,跟着电视里的人说话都不能了。

    他尚且不能接受,何况远远这样高傲的人。

    上课后,庄溪也没关掉游戏,他一边开着游戏,一边听优秀生朗诵追悼作文。

    他是优秀生,但这种事从来和他无关,没人通知他,他只需安静地听着。

    这些作文里必然提到季上将的光辉事迹和优秀品格,还会通过一些鲜为人知的小事,来表达季上将的优秀。

    关于优秀品格,庄溪听了好几个人的朗诵,也没听出几个,大家反复强调的是他非常人能比的心性,永远挺立不屈的骨性。

    一上午,庄溪对季上将的认识更进一步,和很多人一样对他敬畏非常。

    不止是敬畏,还有些说不清的情绪。

    季上将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也是完全不同的人,他张扬,果决,如一把出鞘的寒剑,挣开所有束缚,所向披靡,无所顾忌。

    而自己……

    季上将活成了他最向往的样子,甚至比他向往的还要耀眼,是他内心深处那个小人想要追逐的光,又不敢,踟躇着,永远碰触不到的光。

    经过上午的事,老师看出大家无心学习,下午三节课不是自习,就是讲刚考完的试卷。

    同学们果然难以集中注意力,连庄溪也难得的有点走神。

    试卷上的题目他几乎都会做,老师讲的方法他懂时,脑袋里一会出现躺在床上的远远,担心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乱跑,一会儿出现季上将。

    庄溪才想到,其实,第一次在光脑上见到季上将的时候,自己就被震到了。

    那是寻常的一张照片,他只是微微抬眸,随意地看过来,就让庄溪许久不曾回神。

    或许,那张还在他的光脑里。

    放学铃一响,庄溪立即打开光脑,看到远远躺在床上,这才放心,只是远远的心情不怎么好。

    【远远一直看向窗口,听鸟叫。】

    回去的路上,庄溪问梁森为小镇的医院氪了多少金。

    “唉,那个医院很贵啊,要500星币,如果不是我急着用,才不会为医院氪金,一定会等到20级。”

    500,真的很贵,梁森都觉得贵,他更不用说了。

    小溪推开门,远远的耳朵动了动,没转过身。

    小溪把一颗草莓推给远远,远远推回来,小溪把一颗蓝莓推给远远,远远推回来。

    两个小人幼稚的行为来回好几次。

    庄溪点击【牵手】,远远挣扎了一下。

    【你牵住了远远的手】。

    【远远的中指蹭了一下你的无名指。】

    庄溪眯起眼,笑了。

    小溪:“你的伤口又裂开了几处,是不是不老实了?”

    小溪低头查看,“我去商店看看,有没有什么止疼的药,你等等我。”

    小溪没等远远的回应,一个人跑出去了。

    小镇自带的这个商店他还从来没开过,梁森说他是从医院买药,那商店里有没有呢?

    【你推开商店的门,看到了店主宝宝。】

    宝宝:“小溪你好,我是宝宝,你应该见过我美丽的妹妹了,我是小镇飞行员贝贝的姐姐。”

    庄溪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设定,这个小镇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有很多有趣又温暖的事等他探索。

    不过现在他下意识为难,没法给宝宝回应。

    小溪站了一会,庄溪才想到游戏里他可以说话。

    小溪:“请问,有止疼的药吗?”

    【宝宝对你眨眨眼,暧昧地笑笑。】

    宝宝:“要用在身体哪个部位的止疼药?”

    啊?

    庄溪茫然,小镇商店里的药还分得这么精细吗?

    宝宝:“听说镇长大人收了一个镇民,在您的床上躺了两天了。”

    小溪:“是啊,止疼药就是给对他用的。”

    【宝宝笑得更暧昧,眼睛闪着兴奋的光。】

    庄溪:“……?”

    小溪:“你听谁说的?”

    宝宝:“我闺蜜小铃告诉我的,大家都知道。”

    庄溪一头雾水。

    想不明白,他还有要紧事,“就是身上的伤口,有烧伤,还有很严重的大伤口。”

    【宝宝失望。】

    宝宝:“哦,那没有哦。”

    小溪站在宝宝面前低下头,果然商店不行,还是要有医院。

    【宝宝心疼。】

    宝宝:“不过,我这里有草药种子,要不要看看?”

    游戏屏幕上出现商店种子菜单栏,现在里面有几十种种子,庄溪一眼就看到了止疼草和愈合草。

    【名称】:愈合草

    【功效】:愈合草可以促进伤口愈合,见效快,味道涩。

    【名称】:止疼草

    【功效】:止疼效果快,味道甜甜的。

    两个草的种子价格都很贵,但他做了两个机场任务,尤其是第一个赚了不少钱,而且种子种出来后还会结种子,庄溪毫不犹豫地花掉所有金币,各买了两颗。

    小溪:“谢谢你。”

    宝宝:“不客气,下次再来,我这里有好东西哦。”

    【宝宝失望,你没买她最想卖给你的东西。】

    庄溪觉得宝宝怪怪的。

    小溪带着四颗种子飞快地跑回家,这次他只收了一块土地上的止血草,种上了止疼草和愈合草,没再去收其他地上的作物。

    他要保留体力,等止疼草和愈合草长出来,好收割。

    等待草药长出来的时间,小溪站在窗口跟远远说话。

    小溪:“我买了止疼和治疗伤口的草药种子,它们等会就会长出来。”

    远远没说话,小溪一点也不介意,他继续说:“止疼草是甜的,吃了你就不会疼了。”

    “不过愈合伤口那个草药有点苦,但见效很快。”

    听到苦的时候,远远心情值直接降了3个点。

    难道怕苦?

    小溪看着床上的远远,看到他空荡荡的裤腿,想到白天他偷偷摸摸的动作,柔声道:“你好好吃药,等下不疼也不流血了,我背你出去玩好不好?”

    远远惊讶地看向他。

    【远远:“……。”】

    【远远:“小不点竟然想背他?”】

    【远远:“不会把他压趴下吧,压哭了怎么办?”】

    【远远心情值+5。】

    【远远暗戳戳有点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