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67章

    把礼礼的房间收拾好后, 两个人一起又把庄溪的房间收拾一遍。

    礼礼的房间原来是庄溪的书房,好在庄溪的东西不多, 书桌和一排书架放在他的卧室里, 其他的放到储藏室和客厅。

    礼礼打量了一周,这个小房子再也没有空荡荡的感觉, 充盈而温馨, 有种挤挤攘攘的热闹感。

    “小溪, 等我赚钱了, 我们买一个大一点的三室一厅。”

    嗯?

    不是买一个大一点房子吗?为什么还要强调三室一厅?

    庄溪给礼礼发消息:“不是所有的房子都是三室一厅,我们可以买房间多一点的。”

    礼礼笑笑不接话。

    “礼礼,我去给你做好吃的。”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可以准备吃晚饭。

    早上买的菜他都准备好了, 就等给礼礼做一顿热乎的饭菜。

    礼礼换了一身简单的家居服, 棉质的T恤和裤子,头发扎成一个马尾, 不像上午那样美的让人无法呼吸,多了一点居家的软糯可爱。

    他耷拉着脱鞋,跟着庄溪来到厨房,“小溪,我来帮你吧。”

    看到这样的礼礼,庄溪心里跟着软乎,再看看他那样一双不沾阳春水的手, 摸摸他的头, 把他朝外推。

    “我都会种地了, 小溪还不让我帮忙。”礼礼嘀咕着,从外面搬来一个小板凳,坐在小溪身后,眼睛随着他转。

    这个厨房不大,但有一个很大的通风窗,庄溪在厨房里忙来忙去,外面柔软的夕阳洒在他身上,小锅里咕噜咕噜冒出的热气飘到他身上,小溪变成亮亮暖暖的一只。

    好想抱一抱。

    礼礼脸上的笑愈加甜,“小溪,你好好看。”

    庄溪无奈,在他面前谁还好看,这话别人说就罢了,礼礼说来他是一点不当真的,就像他夸梁森学习好一样。

    其实庄溪经常听到他们夸他,他只当成家人之间的偏爱,有滤镜不得当真,但依然很开心。

    这种话对他以前的他来说都是奢望。

    这还不算完。

    锅里的香气冒出来后,礼礼吸吸鼻子,“小溪,你真棒,小溪是最厉害的人。”

    庄溪笑眼弯弯地回头看他一眼,这就太夸张了吧,只做两道菜就成最厉害的人了?

    好像看懂了他的笑,礼礼坚持说:“小溪最棒,小溪最好。”

    庄溪摇摇头,继续做饭。

    好像从此刻开始,连做饭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了。

    礼礼也能感受到这种幸福,他的身体随着庄溪的移动而转动,“小溪,我觉得我好幸福。”

    “小溪,你一直这样养我好不好?”

    庄溪端着菜点点头,他把礼礼带来这个世界,是要养礼礼。

    礼礼像尾巴的一样跟着他,“我会努力赚钱给小溪,小溪好好养我。”

    那这还算什么养啊。

    庄溪无奈地拉他坐下,他们可以吃饭了。

    饭桌不大,正好可以放在阳台上,庄溪做了四个菜一个汤,每人一碗米饭。

    就着花香和夕阳,最家常的饭菜比外面还要香。

    透过蔷薇花可以看到外面橘红色的夕阳,以及夕阳下高楼林立的世界,高楼、飞船和飞车组成外面充满机械感,冷冰冰的世界,蔷薇花内里,花香和饭菜香交融,萦绕出一个温暖和安宁的小世界。

    两个人没有什么仪式感,吃着最家常的饭菜,吃一口满足感增一层。

    礼礼手腕上的光脑亮了一下又一下,他有点气,把手伸到庄溪面前,“小溪,这个怎么关掉?”

    庄溪放下筷子,看向礼礼的光脑。

    是萧柏,他发了好多条消息。

    庄溪和礼礼开开心心地收拾房子,没想到要理他,萧柏这是着急了。

    把萧柏的头像点开,礼礼也看到了他发来的消息,“这个人真讨厌,总是打扰我跟小溪吃饭。”

    虽是这么说着,礼礼眼睛还是盯着屏幕上的消息认真看起来。

    萧柏他应该很非常想签礼礼,一刻都等不及,生怕礼礼跑了,除了委婉曲折地催礼礼答应外,还有一件事,连庄溪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经纪人真的很厉害。

    礼礼只是上午在星博上漏了一面,晚上他就给礼礼拉了服装和护肤品代言。

    这速度……

    庄溪在星网上搜了一下,还都不是小品牌。

    萧柏:“请问你们考虑好了吗?考虑好了这两个代言立即可以签约。”

    其实,这根本不是萧柏拉来的。

    上午礼礼出现在星博上之后,热度持续不降,中午的时候甚至挂在了第一列,更重要的是,这不是什么明星有水分的热搜,里面没有水军,是实打实的热度和流量。

    礼礼长得太美了,不是娱乐圈里烂大街那种相似程度超过50%的美,她的气质独一无二,以至于被很多品牌留意到。

    他们不知道这是谁,联系不到本人,通过热搜都看到了萧柏后,纷纷来连联系萧柏,以为是萧柏手下的艺人,有意请这个一出现就引起轰动的美人拍广告、客串、代言。

    这令萧柏更欣喜,这究竟是什么神仙啊!

    刚出现就有这样的成就,可以说是娱乐圈第一人,商业价值无可估量,他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要都签下她。

    他给人的回复是签约合同还进行中,一方面表达了这就是他的艺人,一方面也表达出对于合作的犹豫,还给自己留了后路。

    他在其中挑选了两个配得上她的,再一次来打扰。

    请一定跟他签约吧!

    礼礼咬着筷子眼珠子转了一圈,“小溪,我觉得不错。”

    其实庄溪早就看出来礼礼心动了,他也再三确认过这个经纪人。萧柏在娱乐圈很有名,褒贬不一,庄溪总是担心,可礼礼真的想走这条路,在娱乐圈温和善良的经纪人就能护住他吗?

    “礼礼,娱乐圈的水很深。”庄溪最后提示。

    礼礼笑着探头,“小溪是在担心我吗?”

    庄溪点点头。

    “小溪真宠我”礼礼喝了一口暖暖香香的汤,心和胃一样舒坦,“小溪把我当成女孩子一样宠。”

    礼礼一针见血。

    当然他很享受这种宠爱,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温暖的事。

    可是,礼礼舔舔嘴角,“娱乐圈水有多深?比北辰皇室的水还深吗?”

    庄溪:“……。”

    他确实看到礼礼就想把他当成漂亮孩子小心对待,经常忘记礼礼现在看着漂亮乖巧,其实他本是昌恩帝。

    跟昌恩帝玩宫斗的话……还过度担心什么呢,也就是礼礼给他面子,他在礼礼面前一点也不够看。

    庄溪点点头,礼礼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饭后,两人一起收拾了饭桌,把书桌搬到从阳台上,庄溪认真教礼礼怎么使用光脑,以及光脑里常用的软件。

    在礼礼熟练操后,庄溪给他找出几个视频。

    “唔。”礼礼看着视频开头的名字念:“《小学生常识课》。”

    他倒没什么想法,庄溪却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默默点开视频,视频里传出亲切甜美的女声,“第一节课,我们来学习星球知识,西蒙星系有人类居住的星球一共有……”

    礼礼眨眨眼,竟然很有兴致地看下去了,真的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充满求生欲。

    庄溪笑笑,给他发了一条消息:“礼礼好好看,我先去直播了,两个小时候来找你。”

    原来直播在书房,现在当然要回他的房间。

    本来直播是在下午,因为礼礼,昨晚他公告把时间调换到晚上。看他直播的粉丝大多习惯了上午或下午看直播学习的节奏,庄溪以为晚上直播,来看的人会少很多,他已经做了准备,没想到刚登录直播间就惊住了。

    粉丝数量10万多,观看人数在一分钟内长到了1万,还在飞速上涨中。

    庄溪又数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是10万不是1万,他一开直播,粉丝数更是几百几百的在涨。

    庄溪来不及疑惑,弹幕已经告诉他为什么了。

    “小溪,今天星博上那个美人和你小镇里的礼礼长得好像啊,你是不是认识她啊?”

    “小溪一定认识她啊,不然怎么能按照美人的脸捏出来。”

    “求主播游戏账号,现在加好友还来得及吗?”

    “小溪认识那个大美人也太幸福了吧!我看一眼都要幸福得晕过去了!”

    “那个美人是谁啊,他有星博吗?”

    庄溪没有回答这些问题,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可能说错话,不如沉默刷题。

    显然他们都太过兴奋而静不下心学习,一开始不知道什么情况的粉丝,被安利去了星博,回来之后兴奋地刷弹幕,一波又一波。

    庄溪不知道该哭该是该笑,他的直播间涌入了更多的人,学习区的直播是生活版块最冷的一个之一,他的直播竟然进了生活区的实时自然热度榜。

    弹幕密密麻麻的看不清,庄溪在纸上写字让想学习的人关了弹幕和评论,回复全是“今夜无心学习”。

    “小哥哥你能不能告诉那个美人,我们想让他出道?”一个大额打赏。

    “主播你能不能告诉那个美人,让她开个直播?”又一个大额打赏。

    庄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写了好几次不要打赏他,可打赏还是不停,礼礼还没出道,就因为他们猜测的他和礼礼的这一点关系,庄溪一场直播就收到了两万多的打赏。

    直播结束后,他在后台一一联系那几个大额打赏的人,想把钱退回去,可是没一个人收。

    庄溪没办法,把这件事告诉了礼礼,礼礼听后眼睛亮了,“两万多啊,那我一场直播能赚多少钱?”

    他眼里满是期待,恨不得立即来一场直播的样子。

    庄溪:“……。”

    礼礼跃跃欲试:“我才不是像萧柏说的什么都不会,我现在会化妆,可以像之前看的那几个主播一样直播化妆,还会唱歌,还会换装当奇迹宝宝。”

    礼礼说:“小溪打赏你都收下,你已经告诉我了,就算不告诉,打赏也没退的。”

    他一个人开始兴奋地嘀咕,“这个来钱快啊,萧柏说的好听,那些钱还不知道什么到我手里呢。”

    庄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小溪,我注册个星博账号吧?然后可以开直播了。”他睁着一双无比美丽的眼睛,期待地看向庄溪。

    庄溪没被他蛊惑,他理智地打字跟礼礼分析,“如果礼礼想跟萧柏签约,这个要跟他商议一下吧,我听说明星的星博都是由专人运营,不能随意发东西。”

    “我为什么我要听他的,我只听小溪的。”礼礼说得一本正经。

    庄溪的理智不在了。

    看到他的笑礼礼就明白了,他立即注册了一个星博账号,礼礼本就聪明,经过学习,现在能熟练使用星博,庄溪低头看到他注册了一个名为“淅淅沥沥”的星博账号。

    星博说明:小雨淅淅沥沥。

    庄溪:“……”这么随意的吗?

    “小溪,给我拍一张照片做头像。”

    庄溪点点头,虽然礼礼的光脑可以自己拍,但礼礼提出来了,他当然答应。

    礼礼换了一身衣服,化了一层淡妆,看向庄溪。

    庄溪本打算多拍几张,选一张最好看的,没想到拍了第一张他就很满意,这已经非常非常好看了,他拿给礼礼看看,礼礼同样满意。

    为什么要让小溪给他拍?因为他看向小溪时是最美的。

    照片中的礼礼没有华服,没有精致的妆容,反而更衬托出一种脱俗的美,他的眼睛里装着什么柔软又美好东西,让人能一直看到忘记时间。

    礼礼上传了头像,蹭了自己的热度,带上热搜标签发表了自己的第一条星博。

    “淅淅沥沥:谢谢喜欢。”

    头像为证,半个小时内他粉丝涨到了几十万,这条星博下留言几十万,全部是兴奋的彩虹屁。

    一个小时候后又多了一条热搜,礼礼的头像被疯传。

    光脑消息提示叮叮响,关了星博提示,还有萧柏的消息。

    礼礼假装没看见,美滋滋地拉着庄溪一起看彩虹屁。

    “淅淅沥沥:明天早上化妆时直播,你们看看吗?”

    ——“看看看!一定看!时间和命都给你!”

    ——“看看看!你什么都不用做,安静站那里给我看就行!”

    ——“看看看!不如现在就开始化?”

    庄溪:“……。”

    萧柏的消息一条一条冒出来,礼礼看着好像不打算管,庄溪有点心虚地点开。

    萧柏:“祖宗,你注册微博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打字还不熟练的礼礼发语音:“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那边萧柏久久没回应。

    过了一会儿,萧柏:“直播要慎重啊,为什么想要直播?”

    礼礼:“直播能赚钱。”

    萧柏又沉默了一会儿,庄溪都能感觉到他的无奈,或者说有点生气?

    萧柏哪里是生气,是着急,非常的着急,礼礼注册星博这意味着任何人都能联系他,包括其他经纪人。

    自己挖到的宝暴露在人群中,他还能保住吗?

    赚什么钱啊,一场直播能赚多点钱,他直接给转账可以吗,萧柏头秃。

    实际是,礼礼第二天早上,到美妆区直播化妆半个小时,又被粉丝哭着喊着延长了20分钟发呆,不到一个小时,打赏50多万。

    除了当天一个明星来直播宣传,礼礼是每小时被打赏最多的人,在排行榜上遥遥领先其他主播,这件事又摸了一下热搜尾巴。

    除了和礼礼相关的那次,庄溪直播三个小时,打赏最多的一次是两千。

    他又一次知道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礼礼喜滋滋地把钱转给庄溪,“小溪养我要花钱啊。”

    那还算什么养啊。

    庄溪又给他转回去,“礼礼自己也要花钱。”

    礼礼倔强地只给自己留下1000,其余的全部转给小溪了,“放在小溪那里我才安心。”

    庄溪:“……。”

    他们正把钱转来转去时,坐不住的萧柏又来了,他这次带了公司最高档的合同来,天辰娱乐一共有abcdef五档合同,a级合同目前他们公司只有十几个人,诚意可谓十足。

    这次礼礼没为难人,在庄溪点头之后,爽快地签下了。

    “你还是不能阻止我开直播。”礼礼维护自己赚快钱的权力。

    萧柏无奈点头,虽然不合规矩,但礼礼签了合同他就很满足了。

    庄溪提示,“您不好好看看合同吗?”

    萧柏挥挥手,“这合同公司法律部反复讨论过,我们两个的光脑也扫描了,不会有问题。”

    庄溪还想提醒他再看看。

    萧柏疑惑,看什么看,合同绝对万无一失啊。

    在庄溪的奇怪的一再提示下,萧柏打开光脑,看检查无误的合同,“没错啊,名字是玄礼,性别是男……男?!!!”

    萧柏百脸懵逼。

    声音惊得礼礼捂住了庄溪的耳朵。

    “你有什么意见?不满意现在撤销还来得及。”礼礼皱眉说。

    “不不不不不不!”萧柏连说了六个不,兴奋得满脸通红,“我太满意了!”

    庄溪:“……?”

    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礼礼来到他身边不到两天,就有了新身份。

    萧柏说要带礼礼回公司见见领导,安排助理,确定通告。

    礼礼看向庄溪,等待庄溪的反应。

    “礼礼,我会照顾好你的,助理也让你自己选,你以后经常要在各个星球跑。”萧柏现在就给他打预防针,他看出里礼礼很黏这个小同学了。

    这可不行,要改。

    而礼礼根本不听他说,他只听小溪的,小溪是不是会说要跟他一起?然后他拒绝,要自己去,小溪在家里好好呆着。

    庄溪点点头,认同萧柏的说法。

    这是礼礼没想到的,庄溪竟然点头了。

    就算他知道这没什么,可是小溪不是应该担心地陪在他身边吗?至少过三天吧,才第二天就?

    礼礼有点生气地走了,走之前说:“我这一走可是要两天。”

    庄溪再次点点头,示意他知道。

    礼礼看着更生气了,送都不让庄溪送。

    庄溪苦笑,他不是不想跟着礼礼,他只是有紧急的事要做。

    趴在窗户看到礼礼坐上飞船后,他回到卧室,找出自己之前准备好的口罩和衣服,装进一个大书包里,联系之前联系好的人。

    在礼礼来之前,他都准备好了,因为礼礼耽搁了一天,他本来还在想理由脱身,现在正好。

    他不能再等了。

    中鱼星球本就是个偏远星球,星球被虫族攻陷后,星球上的居民逃往各个星球,整个星球成了战场,从发现第一只虫族到最后把虫族赶出去,历时两年。

    这场战斗极为惨烈,星球满目疮痍,以至于半年多了,几乎没人来过,联邦也没清理这里。

    有人猜测联邦是放弃这个星球了,也而有人说联邦现在内部争权夺利,没精力管。

    司机刚看到这个单子时,很犹豫,但庄溪给的钱多,他才勉强带庄溪来这个星球,但也只给了五分钟的停靠时间。

    “小同学,你注意安全啊,什么时候回去提前半个小时联系我,就在这个地方等我,我在隔壁星球等你到下午六点。”

    庄溪刚点头,飞船就飞走了。

    他没在意,实际上,如果找到季上将,他就不能再坐这个飞船,一个人下来两个人上去,司机必然会察觉出什么。

    他已经计划联系好了,如果找到,会联系另一个来接他们。

    套上防护服,带上防护口罩,背着大书包,庄溪打开光脑上的地图。

    地图上有他提前标好的几个点,他反复研究那张战斗的资料,根据季上将最后出现的地点和时间,以及星球地势,一再计算推断,选了几个重点寻找的点。

    飞船就落在这些点的中心。

    庄溪举目四望,中午十二点,本该是天最亮的时刻,这里确实雾蒙蒙的一片,地上坑坑洼洼,一地残骸。

    有几条清理出来的路,其中部分和庄溪标记的相同,庄溪猜这就是他们当时反复寻找季上将时清出的道路。

    确定季上将死亡,一定是经历了多次寻找无果,这几条路通向重点寻找方位。

    资料上说他们找到了季上将的一根腿骨,证实是被虫族啃咬咀嚼过,那时候正好又发生了爆炸,出现了大火。

    那就是说,如果他当时还没死,是爬出去的,一定不会很远,只是那时候人的尸体和虫族的尸体都太多了,不好确认路线。

    庄溪开着电筒,仔细地寻找,如果远远出现在他曾经消失的地点,一定不会很遥远。

    他相信院长不会骗他,他说远远回来了就一定回来了。

    庄溪一个人走在荒废的星球中,注意力高度集中,一边寻找人类的身影,一边听着四周的动静。

    一个小时后,他一无所获,发现的只有尸骨。

    两个小时后,小腿开始酸胀,他换了一个口罩,换口罩期间刺激的气息呛得他咳出眼泪。

    一滴雨滴在他的脸上,焦灼的轻微刺痛感从那里传出,庄溪连忙带上帽子和口罩。

    在这样地方最怕下雨,雨水凝结着战后荒星腐蚀性物质。

    举目四望,雨水密集从天而降,雨越下越大,混着灰蒙蒙的雾霾,庄溪在防护服中大口呼吸。

    如果没有防护口罩,在这里每一分钟都很难熬,如果远远真的在这里……

    他站在疮痍遍布的荒星上,雨水打在他身上,越来越密集,天和地都被雨水和雾霾衔接,瓢泼雨水声响在耳边,茫茫的世界阒无一人。

    庄溪抬起略微沉重的脚步继续向下一个点走,眯起眼睛,在茫茫大雨中艰难行走,雨幕中,一个瘦弱的人踽踽前行。

    他不能放弃,不管多难。

    远远极有可能就在这里,正被雨水和空气腐蚀。

    他要接远远回家。,,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