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61章

    不管别人怎么看, 贝贝始终坚定小溪小镇挖矿小分队是一定能帮他通关的。

    看到远远他们即将向矿洞走去时, 贝贝走到小溪面前, 悄声对他说:“学长,远远的脸是你重新捏的吗?你怎么捏的这么像季上将的?上次我在小镇展捏的保存不了啊。”

    果然如他猜测。

    在路上, 他看到贝贝紧张害羞的举动就猜到了。

    远远脸上的伤基本恢复, 只剩下粉粉浅浅的一点,以前烧伤遮住的面容无可阻挡地完全展露,棱角分明,气势乍现,作为季上将疯狂小迷弟的贝印, 怎么能看不出来呢。

    不跟跟他细说,小溪只能点点头, 撒谎:“远远的脸我捏了一晚上。”

    前面的远远忽然回过头, 大大墨镜遮住他的眼睛,看不出他眼里的神情,一张小脸略显冷酷, 但小溪还是很不好意思。

    捏了一晚上不是那个意思啊。

    因为看不到他的眼睛就会更爱乱猜他的心思, 小溪恨不得现在就过去跟他说,捏脸不是真实地捏一晚上他的脸。

    是给游戏中的小人勾画修改容貌啊。

    我这么说是不想惹麻烦。

    远远墨镜下的嘴角忽然上扬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小溪:“……。”

    贝贝:“啊, 太羡慕了学长了, 每天看着远远这张脸, 都能多吃两碗饭吧。”

    小溪:“……不至于。”

    贝贝:“对, 看着远远这张脸会坐立难安吧, 恨不得立即站起来行个军礼, 发誓好好锻炼身体为星系上场杀虫,保家卫国。”

    小溪:“……。”

    贝贝:“看着礼礼才会多吃两碗饭。”

    小溪视线寻找到礼礼,因为出门,礼礼特意换了一身漂亮的裙子,是小溪最初给他做的那件烟雾一样的月光纱裙。

    他现在有数不清的裙子,但最珍爱的依然是小溪给他做的十件,这十件由嫘祖桑的蚕宝宝吐出的丝而做成的裙子,确实仙美异常,只有重要场合他才穿。

    小溪经常带他看直播,他的化妆技术也越来越好,从衣服到妆发都无可挑剔,今天的礼礼美得让人无法呼吸。

    周围贝贝小镇的镇民们全都呆呆地围在他身边,其他小镇来的都是玩家,他们看到礼礼也像镇民一般,呆呆好久,小溪看到一个玩家一点点向礼礼靠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小溪以为礼礼会生气,没想到礼礼说:“想跟我合照吗?100一次。”

    小溪:“……。”

    这么快就开始营业了吗?

    礼礼话落,他面前一下聚集了很多玩家,举着手想跟他拍照,他们似乎忘了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礼礼:“我们小镇有电影院和音乐厅,你们明天来吗?想听我唱歌吗?200一场。”

    “愿意!愿意!”

    “你可以来我的小镇玩吗?我的小镇很富有哦。”

    “我可以给你和我的小人们拍一张合照吗?”

    “你真是小镇里最美的人啦!你怎么长得这么好看?”

    “我可以捏捏你的脸吗?”

    “呜呜呜我能把你偷走吗?”

    小溪:“……。”

    这个世界是看脸的,在小镇里依然如此,甚至更加严重,美丽的小人比美丽的明星还能迷惑人心。

    礼礼笑了一下,他周围传出此起彼伏的小小惊呼声,那边的气氛更加火热,躁动兴奋的因子扩展到更大的范围,人越来越多。

    你们不是来考察一下,看看远远他们挖矿的能力,好决定要不要让他们下矿的吗?

    远远、泽泽和洋洋三个已经和贝贝一起,坐上了贝贝小镇矿洞的电梯下到矿井里了,小溪对礼礼招招手,礼礼推开他面前的一个人,被他推开的那个男生,非但没生气,还尖叫了一声。

    小溪沉默,那么大块头一个男生,叫出了粉粉的少女心。

    其他人非但没觉得怎么样,还故意靠近礼礼,好像也想被他用那双手推一下。

    小溪:“……。”

    礼礼好不如容易走到小溪面前,他比小溪还高,却小鸟依人般地抱住了小溪的胳膊,“小溪,你带墨镜好帅。”

    所有人的视线落在小溪身上,不是艳羡就是仇恨。

    庄溪实在纳闷,礼礼他到底是从哪里学到这些现代词汇的,是看女装大佬直播时,从弹幕里学到的吗?

    而且,他觉得他带墨镜肯定不帅,因为脸小墨镜大,墨镜几乎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礼礼:“你戴墨镜,远远戴墨镜,我也要带。”

    他和远远戴是为了不让别人认出来,你没必要戴,而且你的这身打扮,不适合戴墨镜呀。

    礼礼晃晃小溪的胳膊,秋水剪瞳,盈盈可泣。

    小溪立即打开商城,给礼礼买了四个墨镜,两个男款,两个女款,想戴哪个就戴哪个。

    礼礼喜滋滋地戴上一款茶色女款墨镜,跟着小溪朝矿洞走,他们身后了跟一群人,矿洞的电梯一次性只能坐七个人,他和礼礼就占据了两个,为了那五个名额,他们差点打起来。

    最后是礼礼指了五个人,那个五个人心花怒放地凑进来,满脸荡漾享受,好像有礼礼在的电梯里,空气是粉甜的。

    心累地下到第36层,因为这个小插曲,他们晚了两分钟,只看到一地的小怪兽尸体,这几分钟之间,远远他们已经通关了。

    他们直接走到37层,只看到洋洋的背影,以及神情呆滞的贝贝。

    急急忙跟到38层,这下终于赶上了。

    38层的小怪兽是骷髅怪,这是一种非常难缠的小怪兽,它们的骨头极其坚硬,很难打折,除此之外,它们身上有尸毒,被抓了生命力会持续快速下降,不用一分钟就会被送出矿洞。

    一般都是一个小镇的所有镇民一起围攻一只,进一次矿洞能打死一只就很不错。

    这里的人有的是矿洞还没通到38层,在上面几层就被困住了,自然明白下面有多难,有的是正好被困在这一层的,有的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伤亡惨重地通过,悲惨往事不愿重提,只想抹泪的。

    前面他们通关那么快,就已经很震惊,亲眼看到后更是震撼得下巴要掉下来。

    第一个骷髅怪是洋洋打死的,说这段时间远远是教会他很多打斗技巧,可他打骷髅怪根本用不到什么技巧,干脆利落地伸手穿透骷髅怪的头。

    要说丧尸的手和骷髅怪的头哪个更坚硬,看到他翻手把骷髅怪的头骨捏得稀巴烂就知道了。

    看向礼礼的视线全部转移到洋洋手上,下巴和骷髅怪的骨头一样掉了一地。

    “他不会中毒吗?”

    “他的手上戴了什么手套吗?”

    不止洋洋不会中毒,远远也不会中毒了,连丧尸病毒都免疫了,还会骷髅怪的毒吗?

    远远捡起地上的骷髅怪最粗的一个骨头拿在手里,就用这根骨头,面不改色地敲飞了他身边的骷髅怪的头。

    别人还在这无情的一下中没回过神,他脚尖着地,轮椅旋转了半圈,反手又敲飞了一个骷髅头。

    而泽泽,骷髅怪根本碰不到他的衣角……

    第38层只用了三分钟。

    众人神情恍惚地跟着他们三个继续朝下走,眼睁睁看着他们五分钟之内通过了剩下的两层。

    40层通关后,小溪立即收到了3300金币。

    兴奋得有点不真实,不到半个小时,赚了3300金币,这在以前是想到不敢想的啊。

    周围的人一下把小溪包围。

    “能先去我的小镇吗?我有6层!”

    “我只有3层,很快就能通关!”

    “对于他们3层和6层没什么区别啊,我在52层真好难呜呜呜,去我的小镇吧我有好多金币。”

    小溪墨镜下的眼睛弯成了月牙,“我们先回去吃午饭,吃完午饭按照预定的先后顺序去,大家不要着急,一个都不会落下。”

    突破了人群,小溪喜滋滋地带着自己的小人回家了。

    今天阳光特别明媚,天空特别的蓝,鸟儿的叫声特别动听,庄溪的心情特别的好。

    按照这个进度,下午再接几单,今天或许能赚一万多,那么总金币就超过两万了,后天晚上三个小人一起去医院?

    小溪笑到走不动路。

    几个小人走了好几步后,回头看到他正傻笑,嘴角弯起的弧度可以和弯月媲美。

    就那么开心吗?

    是小财迷,还是说因为可以给他们看病开心?

    回到家后还有一桌可口的饭菜,小溪不由地想人生怎么能这么幸福呢。

    “明明,我们半个小时转到3300!”小溪欢快地跟明明汇报,“好多啊。”

    明明给他拉开椅子让他坐下,“这些天会赚不少,以后可能就没这么多了。”

    刚开始时,会有很多积压的需求,打通了之后,矿洞层数短时间内不会限制升级,下矿的需求就没那么多了,除非会有更多的小镇。

    “电影院、餐厅和音乐厅可以细水长流地赚钱。”明明补充道。

    小溪笑颜如花,“够了够了!已经很多了。”

    这些天他们就能攒到很多金币,或许除了治病的钱,还能攒出一个新生点。

    因为这两天下矿任务量较大,其他事一起做的话可能忙不过来,他们决定暂时先集中解决下矿,三个人一起去下矿,小溪和礼礼照料田地,并且和明明一起准备三餐。

    这样决定之后,下午小溪又跟他们一起去了两个小镇,剩下几个都是他们自己去的。

    下午明明又去钓鱼了,小溪一会儿收到下矿赚的金币,一回儿收到卖鱼赚的金币,嘴巴都笑酸了。

    不让明明起身,让他安心钓鱼,小溪自己去做饭。

    他本身就会做饭,看着明明做一遍,一些新颖的方法就能运用自如。

    几个小人给他赚金币,他其他的做不了,总要给他们做一顿香喷喷暖呼呼的饭菜。

    摘下全息头盔休息时,庄溪专门在星网上又学了简单的甜点。

    再次上线之后,他一边做饭,一边摘了草莓和蓝莓切成丁,计划做成果干,给小人们装在兜里当零食吃。

    等小人们回家时,小溪已经做好了饭菜,正等着他们。

    “欢迎回家,辛苦啦。”

    小溪上前挨个抱抱,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

    其实没那么累,只有轻微的疲倦,但被抱住,看到他温暖的笑脸后,还是有了倦鸟归林的治愈感。

    欢迎回家,“家”这个字对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最温暖的字眼,曾心心念念,苦苦追求的就在眼前。

    因为有人在家里等着,在外面不管多疲倦心里都是甜的,回家后的一个拥抱,一声轻语,一个笑脸,最平凡但又最温暖的事不过如此。

    连一边的明明看着都没那么碍眼了。

    几个小人难得和谐地坐在一起,庄溪给每个人盛好了饭,分了筷子,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吃饭。

    落日的余晖撒在他的脸上,被笑容融化,暖暖的甜像是要流淌出来。

    几个小人抬头看一眼,嘴里的白饭都甜了,看到一个人这么开心能产生的幸福超出他们每一个人的预料。

    因为太幸福,就想要他一直这么开心下去,不管做什么,付出什么。

    小溪:“我们现在有两万多金币了,给远远和泽泽去治疗腿和眼睛好吗?”

    这是他之前和远远说好的,攒够钱先给远远治腿。

    他眨了一下眼睛,鸦羽一般的睫毛落下一道小阴影,脸上的笑少了一分生动。

    身上没有伤残之后,才能去新生点,而远远的新生是0金币,所以只要他的腿恢复了,不用攒钱立即就能获得新生。

    他现在也不确定新生是什么,以前以为是有一个和人类身体极像的超级机器人装载他们,可远远或许不是。

    新生之后,远远还会在他的小镇里吗?还是说,他的小镇里就只剩下一个AI纸片人远远了。

    人怎么能同时存在于两个世界呢,他心里知道答案是什么。

    远远回到现实,成为群星之上的联邦上将,而他依然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两人或许再没交际。

    还是有点不舍啊,远远是他的第一个小人,陪他度过最难的时刻。

    那时候他沉默到几乎自闭,眼睁睁地看着连唯一的朋友也要走远,挫败压着伤心,世界不至于黑暗,但满是灰茫茫的雾霾,置身其中,周遭寻不到任何人。

    是远远把他从无尽的孤单中拉出来,给他找到一个安放孤零零漂浮的心的地方。

    可是,不舍又怎么样呢,那对远远来说是生死大事,他总不能因为不舍就自私地让有广阔天地和无限未来的远远,一个联邦上将,星系英雄留在一个游戏中吧。

    远远他该有广阔的人生,整个星系都在他的脚下。

    小溪拿起一颗草莓放到嘴里,压住舌尖的一丝苦涩。

    连续吃了三颗草莓,小溪才放下手,笑着问他们:“你们明天和明明一起去,还是今晚去?”

    远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筷子,筷子在他修长手上许久不动,他不送声色拿了一颗草莓,“让泽泽和明明先去吧,今天这么多人看到我只有一只腿,忽然就好了不奇怪吗?”

    小溪愣了一下。

    远远放下筷子,“等过去这一阵,把接下矿洞都通了。”

    “嗯!”小溪点头,露出一个月牙笑,月牙里装满了亮晶晶的小星星。

    他看向泽泽,泽泽回答很简单,“我也一样。”

    其实没必要,泽泽就算治好了,依然带着丝巾别人也不知道。

    小溪没指出来,泽泽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把机会朝外推,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泽泽有些抗拒,或者说他在逃避治疗。

    他不想,或害怕,有他的难言之隐,小溪体贴地不再在饭桌上问他。

    他最终看向明明,笑眯眯地说:“那明明先去医院吧,明明现在是我们小镇的小财神和大军师,不要偷懒睡觉了。”

    “求之不得。”明明压下眼里的疑惑,对小溪露出一个乐意至极的笑。

    吃完晚饭,明明还想确定一下电影院和餐厅的位置,而小溪一刻不耽误地拉着他去医院,明明无奈地跟着他。

    “怎么这么着急?”走在小镇蒲满月光的路上,明明笑道:“一点不耽误地压榨我吗?”

    小溪抿唇笑,笑容比月光还柔和,“明明睡着时心里不安稳。”

    明明愣了一下。

    小溪:“明明睡着时经常是紧绷着的,如果在梦里很不开心,就睁开眼活在现实里啊。”

    小溪:“还有,治疗要两三个小时,太晚了我支撑不住,早一点我还能在外面等明明出来。”

    两人走到医院门口,明明伸手摸摸他的头,柔声道:“不要在这里等,回家吧。”

    小溪摇摇头,要等。

    明明满脸无奈,他摸摸小溪的头,“那我们各退一步,你回家一个半小时,等我快出来时再来等我,这样好吗?”

    小溪想了想,笑眼弯弯地点点头。

    明明笑了,“等我出来没日没夜地给你赚钱。”

    小溪还来不及说其实他不是小财迷,不是压榨小人劳动力的万恶镇长,可明明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在他额头映下一个轻如羽毛的吻,趁着他愣住没反应过来时走到医院里。

    看到医院的大门关上后,小溪摸摸自己的额头,站了一会儿,露出一个笑容,脚步轻快地向后山走去。

    小火车拉回来明明的四箱种子,一开始他还不是很清楚,现在明白了,那四个箱子里装的是明明锁着的美梦。

    那里面那么多种子,每一颗都是明明用心收集的,或许在每一个灰暗难熬的夜里,他都会装下一颗种子,想想以后把他们种在山城院内门外的日子,获取一点力量,重新收拾心情,继续前行。

    他来到小镇之后,除了睡觉就是给他赚钱,竟没能看一眼他的种子会开出什么样的花。

    小溪把一些种子撒在后山和门前,最初是撒在后山上的,他想找找看,或许最初那一批已经长大,能找到几朵花。

    夜深人静时,小镇里很安静,月光撒在山脊上,为小溪照亮了一方天地。

    他漫山遍野地寻找,穿过草丛和林间,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找了满怀抱的花。

    他心满意足地抱着珍贵的花朵回到医院门口,暂时下线短暂休息,全息头盔每次最多玩两个小时,坚持不到明明出来。

    他希望明明健康地从医院走出来时,能第一眼看到他向往的春天。

    一直注意着时间,半个小时后,庄溪立即戴上头盔,站在门口翘首以待。

    大概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医院的大门终于开了,明明从里面走出来。

    他是走进去和走出来时最没明显变化的小人,和进去时看着没任何区别,小溪愣了一下,立即抱着鲜花跑向他,把鲜花递到明明手里。

    “明明,你感觉怎么样?”

    明明接过鲜花,眼神温暖明亮,“神清气爽,感觉就像体内所有郁气都被都抽走,重现注入了生机。”

    他的视线温柔地落在小溪的脸上,专注而柔软,“谢谢你,小溪。”

    小溪一下笑了,开心不已。

    【恭喜你成功治愈了明明,请继续加油哦~】

    【明明开启了新生权限,目前您有礼礼、洋洋和明明三个小人开通了此权限,加油为您的镇民开启新的人生吧!】

    【明明喜欢你,他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请及时填写地址。】

    小溪耳边响起一条条提示,这在以前游戏没开启全息之前,是屏幕上的文字,开启全息之后,成了响在耳边的话语。

    小溪愣了一下,他怎么觉得这声音有些荡漾,不是正经的游戏提示音呢。

    明明垂目打量着怀里的一捧鲜花,鲜花很新鲜,应该是刚摘下不久,他在家附近没见过这些鲜花。

    他看向小溪,小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明明把手伸向小溪的头,在他头发间拿下一片小树叶。

    小溪不好意思地笑笑,“明明,你收集的种子我擅自洒在了后山上,他们开花了,我想你一定很想看看,所以……”

    明明又蹲下,摘下他裤脚上黏着的带刺苍耳,并且重新系好即将散开的鞋带。

    明明今天穿着他洁白的高定衬衫,养尊处优的手指放在他粘了泥土和草屑,脏兮兮的鞋子上。

    小溪不适应地想后退,明明按住他的脚,“不要动。”

    小溪抿抿唇,乖乖站在原地,看着明明重新给他系好鞋带,把裤子上的苍耳一颗颗摘下来,他神情认真而温柔,和柔和的月光一起流淌进庄溪的心里,变成一股股暖流。

    在明明身边他总能感受到被妥帖照顾的温暖,庄溪想,如果他有一个哥哥,一定是明明这样吧。

    不管他做什么,他能给他准备好一切,随时准备给他收拾烂摊子。

    委屈了会抱抱他,饿了会给他做好吃的,缺钱了会给他变出好多让他不用省着花,如果他伤了病了,也一定会坚定地背起他,带他回家。

    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害怕。

    明明站起来后,小溪的脸上的笑已经比月光还柔软,眼里的光比星星还晶莹,他上前抱住明明的胳膊,不再顾及,脸颊贴在他白色袖子上轻蹭。

    “明明真好。”小溪软软地说。

    明明轻笑,笑容能把小溪整个包裹融化。

    小溪轻声说:“我小时候会羡慕别人有哥哥姐姐,现在不羡慕了。”

    明明愣了一下,他视线落在怀里的鲜花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许在寻找什么,片刻后,他抽出一枝被几枝康乃馨挤到边缘的蓝色玫瑰,放到小溪的手中。

    声音融在月色之中,“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我死了或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