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60章

    礼礼不敢相信地看向小溪,拿着计划书跑了。

    明明笑笑, 继续钓鱼, 没一会儿又钓上来一条赤鳞鱼,小溪点了一下参考售价, 头顶上炸出无数朵小烟花。

    小溪:“明明也太棒了吧!”

    眼睛里装满小星星, 亮闪闪, 抱着水桶就像抱着大宝贝。

    明明没忍住,伸手摸摸他的头,柔声道:“我再给你多钓几条。”

    小溪猛点头,期待地问:“这么多我们吃不了,可以卖吗?”

    当清澈的双眼装满期待, 直直地看过来时, 没人能拒绝, 明明点点头。

    小溪跑去又给明明拿了一个水桶, 把便宜的鲈鱼留下,提着三只昂贵的鱼去仓库卖。

    明明看着水桶里孤零零的鲈鱼笑, “别着急,我马上给你找几只同伴,总不能让他只吃你啊。”

    等到小溪提着空水桶回来后,脸已经笑成了一朵花, 他看到水桶里又多了一条鱼, 嘴角都要裂到耳根了, “明明又钓了一条啊。”

    他蹲在那里像水桶里看, 差点把头塞到里面, 和鱼儿来个亲密接触。

    明明一手拿鱼竿,一手拽拽他的后领子,“头要掉进去了。”

    小溪笑眯眯抬起头,夕阳给他的笑染上一层暖黄色,像即将融化的奶油冰淇淋,甜蜜得融化人心,“这只也很贵啊。”

    明明无奈地笑,真没想到这竟然是个小财迷,“这个留给你吃。”

    小溪忙摇头,“我吃鲈鱼就够了!”

    明明摇摇头。

    小溪立即站起来,跑到明明身后,伸手给明明按肩膀,“明明一直躺着,身上还僵硬吧,我给你按按。”

    肩膀上的小手一下下按在酸硬的肌肉上和关节处,和以前专业高级按摩师没法比,但他有任何专业按摩师没有的技能,他能把人的心按软。

    明明一回头,就对上世界上最温暖可爱的一张脸。

    夕阳印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湖水荡漾着一层金色的涟漪,抵不过站在他身后之人笑容的千万之一。

    “明明,我们就吃鲈鱼吧。”笑眼弯弯,每一根睫毛都抱住了最柔软的一缕夕阳。

    明明说不出任何拒绝地话,什么都答应他,笑着说:“好。”

    小溪飞速地把那条新钓上来的鱼放到水桶里,提着跑了。

    跑得特别快,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鱼竿再次动了一下,明明面带微笑地将这条鱼钓上来,他没有把鱼放到水桶里,而是扔在脚边的草地上。

    他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眼里是和脸上的微笑,和暖融融的黄昏不相符的寒凉,他看着那条鱼在草地上因为缺水而不断蹦跳挣扎,在惊恐和绝望中,一点点失去生命,走向死亡。

    听到脚步声后,明明弯腰将那条鱼扔到水桶里。

    “明明!”

    欢快的声音打消了明明眼里的微凉,带笑的小人由远及近,明明笑得温暖又宠溺。

    “咦,这条鱼怎么不动了?”

    小溪着急地蹲在水桶旁,着急地说:“它好像死了。”

    “死了就不能卖了。”

    明明说:“可能是我刚才把他拽上来的时候太粗心了,伤到了它。”

    他声音温和,里面能听出歉意。

    小溪连忙站起来,“明明太厉害了,钓出那么多鱼,我刚才卖了好多钱,这条我们自己吃啊。”

    明明点点头,“那应该够我们吃了。”

    小溪:“肯定够了!两条这么大的鱼!”

    看看时间,明明收了鱼竿,拿着椅子,小溪提着水桶,两个人迎着夕阳朝家里走。

    而带着计划书跑掉的礼礼还没回来,庄溪猜测应该是拿给远远他们看了。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明明的计划在脑海里过了几遍,庄溪越想越觉得可行。

    明明是个说话算话的人,他说给小溪做好吃的就一定自己动手做,不让别人掺和,小溪只能坐在一边地看着。

    两条鱼,一条清蒸,一条烧烤,明明有他神奇的做菜方法,庄溪一边跟着他学,一边闻着香气想流口水。

    等到米饭蒸好,鱼也即将出锅时,四个小人回来了。

    当然心情都不太美妙。

    餐桌放在厨房外绿油油的草地上,上面一束洁白清新的小雏菊,桌子上摆放着可口美味的家常菜,远处是姹紫嫣红的小花园,以及郁郁葱葱的青山,怎么看都是温馨的一幕,能抚慰劳作一天的疲惫。

    可四个小人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远远质问:“为什么我们要去其他小镇下矿?”

    他对于去其他小镇工作这件事深恶痛疾。

    明明没解释,小溪立即说:“其他小镇的镇民下不到那么深层,卡在中间很久的话,赚不到钱是次要的,主要是影响的他们小镇发展,所以说他们愿意花大价钱让我们下矿。”

    看到这条后,庄溪对明明佩服得不得了。

    他之前只跟明明说过,远远和泽泽挖矿特别厉害,噗一下把矿洞里的小怪物就捏爆了,洋洋也厉害,一根手指就能穿破石头怪的脑袋,而其他小镇的人一层矿洞镇民要“死”无数次。

    死去活来也要下矿,因为下矿的层级制约着小镇的发展。

    明明就列出了要他们三个去别的小镇下矿的计划。

    小溪觉得这一条特别好,他说是影响小镇发展,实际上就是矿井下不到指定层次,游戏就升不了级。

    玩游戏谁不想升级啊。

    而远远他们最会打小怪兽了,尤其是打过一次后更有经验,岂不是手到擒来?

    游戏中金币是可以通过小镇之间任务流转的,只要通过游戏智能审核,就像远远和泽泽之前去别的小镇打工赚金币一样。

    明明计划是按照层数定价,他把有难度的层数价位标得都比较高,根据时间,小镇镇民伤亡后治疗费用等好几条,让小溪定价。

    小溪按照梁森提到过的买医院治病的价格,略微一估算,三个小人一天赚的钱有点吓人。

    “在哪里下矿都差不多嘛。”

    小溪坐在椅子上,手里还拿着白色的小雏菊,身后又圆又红的夕阳自动为他渡上一层朦胧柔软的滤镜,“你们不愿意吗?要是不愿意……”

    小溪抿抿唇,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似乎有些苦恼。

    泽泽:“愿意。”

    洋洋跑到他身边,“小溪我愿意,我会给你赚很多很多钱。”

    远远别开眼,一看就是妥协了。

    三个小人毫无原则地答应了出卖劳动力。

    反正,远远和泽泽连洗盘子,搬砖,发传单都做过,下矿打小怪兽算什么,洋洋又是个什么都愿意做的,味觉有问题还没什么人类情绪的小丧尸。

    礼礼恨他们不争气,“奇迹宝宝是什么?为什么让我跟别人玩?”

    小溪:“礼礼一天可以换几十件裙子。”

    礼礼:“……。”

    小溪:“要给礼礼建一个大大的衣帽间,买好多裙子、口红、眉笔等等。”

    礼礼:“……。”

    心动得连弱弱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礼礼垂死挣扎:“那他做什么?”

    明明:“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开餐厅,电影院和音乐厅,到时候还需要美丽的礼礼帮忙。”

    庄溪点点头。

    多亏了全息游戏,明明这些计划都可以实施,这几项不是针对于小镇里的镇民,而是针对于玩家的。

    小溪之前对明明说过,他们地里种了他之前都没见过的草莓、蓝莓还有向日葵等,明明就想利用他们地里和山上的食材,再加上他的厨艺开一间餐厅。

    地里农产品不经过加工直接卖掉,赚的钱太少了。

    而全息游戏中,人是可以尝到这些美味的,谁不想用游戏金币试试呢。

    至于电影院和音乐厅,这些社区建筑是可以氪金买到的,只是因为是价格高昂的等级,又没有实际作用,很多小镇都没有,他们不缺钱,买下它们,价格便宜一点,肯定也有人想尝试一下在小镇中全息看电影听音乐。

    明明只是从从他琐碎的语言中,就列出了这么多,如果他了解小镇之后,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想法。

    按照他的估算,一天五千真的有可能。

    小溪对明明佩服得不行。

    明明:“先吃饭吧,具体价格还需考察。”

    小溪:“对对对吃饭吧,明明做的饭菜可好吃了。”

    四个小人恹恹地坐下,确实很好吃,可就是有点不爽。

    小溪:“明明,明天我带你去其他小镇看看。”

    明明点头,一个笑还没露出来,眼皮沉沉地闭上,又睡着了。

    小溪:“……。”

    小溪:“明明辛苦一通都没吃饭。”

    看他心疼愧疚的样子,四个小人一肚子气,这个明明,不打架不斗殴,笑如春风得就能让人莫名牙痒痒,还没什么办法。

    碗里多了一块鱼肉,一抬头还有一张暖融融的笑脸,恨的牙痒痒的四个小人,像被戳破的气球,肚子里的气噗噗冒出去了。

    小溪笑眼弯弯:“多吃一点,辛苦了。”

    脚下的草嫩绿柔软,桌上的花清新可人,晚霞弥漫,风声轻缓,饭菜香喷喷,人暖呼呼,是可以珍藏在记忆中的画面。

    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当天晚上,小溪扛着斧头去山上砍树,在山上给明明做了一个新的轮椅。

    他想带着明明去其他小镇看看,但明明随时会睡着,要有一个轮椅才好,到时候明明可以随时在轮椅上睡,他推着走就好。

    把轮椅送到明明的房间后,他在站在远远门外踟蹰,加上今天卖的6000多金币,其实已经够一万了。

    月光下,一个小人站在门远处踢石子,脚边的小石子全部穿着小白鞋的脚踢走了,他想起来还有事没做,于是去了礼礼的房间。

    被礼礼拉着一起坐在礼礼的贵妃椅上,小溪开启了让礼礼喜欢的活动,买买买。

    游戏中有两个地方可以买东西,宝宝的商店和游戏商城,宝宝的商店里花金币,游戏商城用来氪金,为了鼓励玩家氪金,商城不用消耗体力,直接打开菜单栏直接选购即可。

    这简直方便,两个人有钱的小人一起,头挨着头,看着满屏幕的小裙子,眼睛放光。

    小溪:“礼礼,你穿这条白色的肯定好看。”

    礼礼:“嗯。”

    小溪:“这条买,这条买,这条这条还有这条。”

    全部加进购物车。

    小溪:“都是礼礼的裙子,像是专门给礼礼设计的。”

    礼礼嘴角上扬,下巴微抬。

    【礼礼心情值+3。】

    小溪:“这个也买,这个款式是不是礼礼喜欢的?不如每种颜色都来一条。”

    礼礼压着嘴角:“那是不是太多了,花太多钱。”

    他们很穷的观念还在礼礼的脑海里垂死挣扎。

    小溪一句话给拍死,“当然不多,想给礼礼买四百件,礼礼一年每天都可以穿不同的裙子。”

    这些钱说是他的,其实都是礼礼送给他,花在礼礼身上再多都可以。

    只要他们开心,庄溪给他们花多少钱都愿意,一点也不心疼。

    礼礼伸出四根好看的手指,眼睛亮晶晶。

    【礼礼心情值+3。】

    小溪摸摸他的头笑笑,礼礼多好哄啊,他想要的东西从来不多,只是没人给他,那么简单也注定无法拥有。

    庄溪不由地想,后来礼礼登上皇位后,能拥有自己的裙子了吗?能肆无忌惮地穿自己喜欢的衣服了吗?

    或许还是不能吧。

    作为一国之君,看似有无上的权力,可生杀予夺,可是或许不能穿一身自己喜欢的衣服。

    想到历史书上说昌恩帝残虐,连自己后宫的妃子都不放过,在位期间被拔舌砍手的妃子一只手数不过来,小溪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好在礼礼没经历那些,他现在可以拥有了,他可以尽情地穿他喜欢的衣服,涂他喜欢的口红。

    想给礼礼买很多很多小裙子,别的女孩和女装大佬们拥有的所有都给他。

    视线移回商城,“礼礼你看,这里还有头饰,你的头发那么漂亮,要多买一点。”

    礼礼摸摸自己的头发,上扬着嘴角点头,“嗯。”

    小溪:“这里的口红颜色也不多,只有70多种,我们全买了吧。”

    小溪:“其他的颜色,等治好病,攒金币去宝宝那里给礼礼买。”

    礼礼猛地一下抱住小溪的腰,把他压在床上。

    他长长的头发滑过小溪的脸颊,带来一阵清浅的香,垂在小溪的身上,全息之中,头顶上倾国倾城的小人美颜暴击百倍加乘。

    怎、怎么了?

    小溪懵懵的,怎么忽然把他压倒了?

    小溪:“礼礼?”

    礼礼眼睛弯起来,笑得天姿国色,眼里的光照得人心花怒放。

    小溪磕磕巴巴,“礼礼,我们还要买一个大大的口红盒,把礼礼所有口红都装起来。”

    礼礼笑得更欢,让人晕乎乎的。

    “小溪。”他低头靠近小溪,在他脸边说。

    小溪:“嗯?怎么了礼礼?”

    礼礼摸摸他的脸,说:“你是不是想包养我?”

    小溪:“???”

    小溪:“!!!”

    他这是养崽啊,对自己的小人有什么包养好说?

    不是,他怎么敢包养昌恩帝?

    不对,礼礼他怎么知道包养的?他一个远古小太子,难道那时候就有包养这个词了?

    小溪红着脸推美人,推了一下,礼礼不动如山,推不动……

    美人风姿绰约,但力气比小溪大了不止一倍。

    小溪悻悻收回手,小声说:“我当然要养礼礼啊。”

    他的纸片人,他的崽他当然要好好养着。

    礼礼:“养多久?”

    小溪:“一直养着。”

    礼礼:“养一辈子?”

    也可以这么说,小溪点点头。

    礼礼得寸进尺,“只是养我,不是包养吗?”

    小溪囧。

    能假装不是知道包养是什么意思吗?

    礼礼终于从他身上起来,“你养我一辈子,我无以为报,只好……”

    小溪连忙捂住他的嘴,“只好下辈子结草衔环。”

    礼礼把他的手拿开,蹙着眉,“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礼礼一本正经,“如果那个人长得好看,还是你喜欢的,就是以身相许。如果那个人长得很抱歉,你又不喜欢,才是来世做牛做马、结草衔环。”

    庄溪哭笑不得,这都是什么啊。

    礼礼最近都学了些什么啊,从哪里学的?

    礼礼:“那我不以身相许了。”

    小溪点点头。

    礼礼刚张嘴,小溪立即说:“也不用生孩子。”

    礼礼靠近蹭蹭小溪的头,轻声说:“我包养你。”

    小溪:“……。”

    小溪:“礼礼你看,还有护唇膏,我们也买几支吧。”

    礼礼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小溪接着给买鞋子,买衣柜,终于躲开了包养事件。

    庄溪大大地松了口气。

    晚上做好了一切各种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小溪就推着轮椅,跟明明一起去其他小镇做调研了。

    因为周边的小镇一下多起来,来偷菜的小人也多了,他们走的时候洋洋正在打来偷菜的小人,小人打了又来,洋洋气呼呼地想咬人,直到礼礼出来,再没有小人偷菜了,只有小人来给礼礼送花。

    小溪笑眯眯对明明说:“礼礼的魅力真大啊。”

    恰巧明明醒来听到这一句,“礼礼有巨星的潜质,能风靡世界那种。”

    小溪点点头,只是随意一听。

    明明从轮椅上站起来,接过轮椅,跟小溪一起走。

    一边走着,小溪一边跟明明讲了更多关于小镇的事,他没隐瞒,事实上,他觉得什么也瞒不过聪明的明明,不如直接全部告诉他。

    明明略有惊讶,但没怎么在意的样子。

    小溪没多问,也很随意,和往常一样跟明明说话。

    在其他小镇转了一上午,中午回来后,几个小人一起商议,主要是明明引导着,确定了最后的报价。

    他们小镇的矿井已经通到第87层,而对于其他小镇而言,从30层开始就要“死”好几次,是高难度矿洞了。

    明明定价从第30层开始,30层100金币,每增加一层加100金币。

    这100金币真的不多,对于其他小镇也不多,他们只是种地一天也能种出100金币,而要通过第30层可能不止是一天,还需要给镇民疗伤缓冲。

    但是对于远远、泽泽和洋洋来说,打死第30层的小怪物可能用不到3分钟。

    一般来说,一个小镇想快点升级的话,一次不会只通一层。

    明明说:“一次性五层减200金币,一次性十层送一层。”

    小溪竖起了大拇指。

    发布了这个任务后,智能审核不到一分钟就过了,他们能通过这个任务和其他小镇进行金币交易了。

    他立即把这个消息群发了,群发消息中附带了他们小镇矿洞通关截图。

    刚加的好友们看到他的截图震惊不已,为什么有人学习好,游戏玩的还好?难道说下矿有什么精密的数学运算?

    而前面加的,见过远远和泽泽下矿的,几乎立即就来预定劳动力了。

    没想到这个价格他们接受得如此良好,甚至有的人怕庄溪来不及看消息,迫不及待地跑到小镇里来了,最快的就是眼前的贝贝。

    游戏里的贝印。

    贝贝:“学长,我矿洞要通到40层才能升级,现在卡在36层了。”

    小溪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从36层开始的话,五层3500金币,减200金币,一下就是3300金币!

    贝贝:“今天能去吗?”

    小溪:“去去去!”

    三个小人:“……。”

    小溪:“要不,先吃完午饭再去?”

    贝贝:“对对,要辛苦好久,吃饱喝足攒够体力。”

    远远:“打完再回来吃吧。”

    泽泽点头。

    洋洋:“远吗?远一点可能要一个多小时了,真不吃吗?”

    贝贝满头问号。

    一个小时?那不是1到5层,而是36到40层啊。

    小溪:“不远不远,就在我们隔壁。”

    小镇的远近是按照加好友的时间由近及远分布的,梁森和贝印是他游戏的第一批好友,就在他们小镇的外面。

    洋洋这才笑了。

    由于是第一个任务,小溪亲自和他们一起去,礼礼也想跟着去看,明明主动留下来在家里给他们做午饭。

    小溪点点头,临走时摘了一捧草莓给贝贝,“尝尝,甜甜的。”

    贝贝笑着说:“谢谢学长!”

    两个人互相笑着,转过头时,四个小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远远的视线尤其冷。

    草莓是远远的最爱。

    小溪僵硬地收起了脸上的笑,走到远远身边,帮他推轮椅,走了几步,低下头,在远远耳边悄咪咪地说:“他我们的第一个客户。”

    远远耳朵动了一下,微微侧过头,“嗯。”

    刚才贝印好像被吓到了,庄溪以为他会离远远他远远的,没想到他怔愣过后匆匆跑过来,支支吾吾,“那个,我能帮你推轮椅吗?”

    小溪:“???”

    小溪握紧轮椅。

    贝贝没注意到小溪的小动作,小溪和远远不说话他也不在意,一路上都紧紧地跟在他们身边,一边走,一边不时偷偷看向远远。

    当远远看向他时,贝印紧张兴奋地差点不会走路,同手同脚的样子特别滑稽。

    小溪走着走着,忽然明白了。

    他停下脚步,他一停他推着的轮椅自然也停下了,远远疑惑回头。

    小溪从背包里拿出一个最大的墨镜,亲手带到远远脸上。

    远远愣了一下,墨镜下的嘴角微微勾起,好久没能抿直,接下来一路他视线平直,没向身侧偏移分毫。

    【远远心情值+1。】

    【远远心情值+2。】

    嗯?

    庄溪也不知道远远为什么那么开心,他头上不断冒出心情值上涨的提示,每次不多,但很多次,走几步就跳出来。

    他不明白,但是也跟着开心了很多,这个种愉快的心情在烈日下发酵蒸腾,质地丰厚绵长。

    他们只走了五分钟就到了贝贝小镇。

    如此同时,其他小镇有意请他们下矿洞的,听说他们来贝贝小镇后,纷纷来围观。

    看到远远从轮椅上一只腿站起来,泽泽蒙着眼睛,洋洋神情呆滞后,一时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