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50章

    星际时代, 仰仗科技的高速发展,即便是基层的警局, 设施和服务也是一流的,经过部门改革精简,他们办事效率极高, 一个部门揽三个部门的活。

    小王是鉴定科的小科员,这个工作再简单轻松不过, 她的工作大多被机器人和机器分担,不管鉴定分析什么,最多两三分钟就能出结果,和详细报告。

    可是今天不一样,可以说是她职业生涯中最惊心动魄的一次。

    和往常一样, 今天的工作并没什么不同, 小李出勤回来后,扔给她一袋子东西, “这是被入室损害的私人财产, 帮我算一下价格撒, 小美女。”

    小王看了一眼那个袋子,随意的点点头。

    他们这里处理的都是些小案子, 偶尔会有些重要财产纠纷,看袋子就知道不是什么贵重物品, 贵重的话, 小李不会用这样的袋子, 而是会用盒子。

    小李走后, 小王带上手套,打开袋子看到些碎片和纸张。

    “小王,给我鉴一下这份机甲铁片,我急用啊。”

    副局长拿着一个箱子走过来,看到小王正准备鉴定其他物品,“你现在忙着吗?那我找你师父先看一下。”

    “刘局没事,我手里这个不着急,先给您鉴吧。”小王摘下手套。

    “什么不着急!”她师父不满意地冲她吼,“没看到小李带人来了吗?都是一样着急。”

    小王吐吐舌头,她的这个师父是老古板,不知道变通,连局长都不知道讨好一下,就算这是个小局长,就算刘局是个很随性的人,你也该维持一下下嘛。

    “你现在就给小李鉴,你觉得不重要,对里面的人来说可能是至关紧要的事。”她师父站在她身后,皱着眉头,严肃地教导她,“古语说,群众事无小事。”

    刘局笑呵呵地,“你师父说得对,小王先做手上的事。”

    “是是是,您两位说的是,我那,马上就开始做这件‘大事’。”

    小王戴上手套,取出袋子中的碎片,“咦,这个花纹还挺好看的。”

    小王喃喃道:“就是很古典很神秘的那种感觉。”

    “哪儿那么多废话?”师父吼。

    小王顾不得细看,忙把碎片推入鉴定机。

    那块小碎片在鉴定机里被全方位扫描,鉴定机上出现一排排数据,其他数据一眼看不清,暂时只知道,找不到对应品牌或商品,是世面上没有流通的东西。

    本来两分钟就能出来的结果,五分钟过去还未出现。

    “小王,你干嘛呢?又消极怠工?”

    背对着她的师父转过身,本想骂他带的这个不靠谱的小徒弟,结果看到屏幕上的数据和时间也疑惑出声,“咦?真奇怪啊!”

    鉴定处两个人三个机器人围在鉴定机面前,就连刘局也好奇地看过来,“是什么稀奇玩意吗?”

    听到他的声音,附近两个人也走过来,探头探脑。

    鉴定机里的那个小碎片终于停止转动,屏幕上飞速翻页的数据也停止,众人期待地看向屏幕。

    【物品名称】:青瓷

    【物品估价】:120000000

    【物品属性】:距今约4000千年的古董

    【物品说明】:样本不足,初定鉴定结果为北宇皇室藏品,如需更准确详细的鉴定结果,请提供更多样本。备注:已纳入星系系统鉴定库。

    这个小局子,总共有20几人,随着这几个人石化呆滞的时间越长,过来的人越多,看到屏幕后,无一不加入呆滞大军。

    他们处理的都是附近几个区的小案子,嗯,确实有富人居住,毕竟有几个片区也算重点高中的学区房。

    可是……

    许久之后,小王喃喃道:“师傅说的对,群众事无小事。”

    这可是一件足够轰动全市的大事!

    师父拍了一下她的头,“还有吗?”

    “有、有有有!”小王如梦初醒,颤抖着双手把鉴定机里的碎片拿出来。

    没有人笑话她的紧张和激动,他们这种基层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接触过一亿两千万的宝贝啊。

    每个人的眼神都黏在小王手上的碎片上,恨不得代替小王的手,小心小心一定要再小心呐!

    小王像对待祖宗一样,恭恭敬敬,小心翼翼地把碎片放在桌子上的盒子里,再从袋子里取出另一块碎片。

    小李工作也有两年了,有一定经验,取证不会重复,他带了四块过来,说明这四块是四个物品上的。

    小王把第二块的碎片放入鉴定机,和前面一样,小碎片开始旋转着被扫描,屏幕上出现一页页复杂客观的数据。

    可能因为刚才鉴定库存录了样本,这次只用两分钟,结果就出来了。

    【物品名称】:青白瓷(隐青)

    【物品估价】:110000000

    【物品属性】:距今约4000千年的古董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小王继续鉴定,今天是她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不知道有几个亿要经她的手鉴定出来。

    剩下两个依然没有低于一亿的。

    有人倒吸一口气,“我都不知道这一串0代表什么了。”

    谁不是呢?

    “还有什么?”小王师父咽了口口水,声音颤抖。

    小王轻轻打开袋子,里面还有两张纸,纸张并不新,在几个人心里不新才正常啊。

    小王拿出一张纸,看看上面的字,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将纸张放到鉴定机。

    众人屏息以待。

    不过这次鉴定机分析了好久,也没给出估价,说是样本不足,只给了属性,距今4500年。

    另一张也是如此,距今4000年。

    小王师父:“这很正常,字画这种东西要看作者,就算是5000千年,普通人写的也不值多少钱。”

    是这个道理。

    “只是,三四千年的纸还能保存,甚至保存的这么好吗?”小王发出疑惑。

    小王师父:“是奇怪,但鉴定机不会出错。”

    看出了一身汗的刘局,终于开口,“辗转流经无数人手中,如果是普通人的字画,也不会被精心保存成这样。”

    说的太对了,几个人擦擦汗,恍恍惚惚,这两幅字画的价值那得……

    “快去告诉小李和当事人!”

    “哎!”恍惚中的小王立即站起来,想到要把这个消息宣布出来,就激动得浑身发抖。

    其他人也跟着她一起,想见见这个隐形大富豪。

    有个别人在小李带人来时,见到过那个人,看神情还挺平静,不算字画就被毁掉五六各亿还能这么淡定。

    牛掰了啊!

    调解室的门被一群激情澎湃的人推开,火热的视线落在那个少年身上。

    他穿着校服,脚上是一双再普通不过的白鞋,大富豪的打扮简朴到令人落泪。

    在听到小王说一个花瓶要赔偿一亿两千万,他茫然地转过头,一点也不激动。

    和他们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就是不一样。

    小王声音颤抖,口手并用,“除了那两幅字画,初步估算,一共要赔偿四亿七千万,准确数额需要去家里取更多样本估算。”

    庄溪按着书包的手虚虚地滑下,看着对面漂亮姐姐嘴巴开开合合,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四、亿?七千万?

    庄溪顶着过于热烈的视线,脸上的茫然一直消退不散。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沉默许久之后,凌彦华过于尖锐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他这个穷光蛋的几个花瓶和挂纸,四亿七千万?你们在搞笑吗?”

    他实在想不明白,只觉得荒谬,“你们是串通起来坑我们的吗!”

    小李本来也很震惊,不敢相信,可听到凌彦华的这句话,气不打一处来,“你胡说什么呢?你看看你现在在哪里?”

    凌签按住凌彦华让他坐下,他当然知道他们不可能串通,按在凌彦华肩膀上的手在控制不住地颤抖,“抱歉,孩子不懂事。”

    凌签尽力稳住声音,“只是这件事实在过于匪夷所思了,庄溪也是我们的家人,我知道他是什么样的经济条件。”

    “对对对,我是她妈妈,我当然知道我儿子的情况,这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戚雪楠如梦初醒,她不敢置信地看庄溪一眼,嘴巴难以合上。

    她的视线转移到凌签身上,一起生活十几年,她当然能看出凌签的紧张,甚至可以说是害怕。

    对他们来说,这无异于一个重磅炸/弹,如果是真的,足以炸得他们血肉模糊。

    即便凌签很有钱,说是身价几十亿,实际上究竟有多少呢。

    怎么可能拿出五亿的现金来。

    资产是资产,流动资金是流动资金。

    要是断了资金链……

    “你们才是搞笑,和联邦、科学院、研究院等联机的鉴定机会搞错吗?”小王板着脸说。

    “鉴定结果你们自己看啊。”

    小李看了看同为林上将迷弟的庄溪,忽然觉得自己不够格,但还是要为庄溪说话,“你们不是说会赔,还会多赔一点的吗?要多赔多少?”

    凌签、凌彦华和戚雪楠三个人眼前漆黑一团,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别说他们,陪庄溪来的两个老师也发懵。

    连大的王老师疑惑地问:“那些东西价值怎么这么高?”

    他观庄溪和他的房间,不像是大富大贵的人,这位自称是庄溪母亲的女士说的话也验证了他的推测。。

    他问出了房间里所有人的疑问,他们着急地看向门口的人。

    而站在门口的几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股自豪感,好像那些东西和他们有关。

    小王挺起胸,声音洪亮道:“因为它们是北宇朝的古董!”

    王老师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想起在庄溪家里看到的画,想到自己说的话,“第一次看到仿得这么好的北宇画作”。

    然后这位老教授开始叹息,心疼的眼睛都红了,“这何止是这些钱的问题啊,他们可是我们慕青星球的珍宝啊。”

    他年纪挺大了,声音里承载着沉重的悲恸,压住了众人的激动,浇灭了亢奋,让人跟着心一沉。

    他们只是心里一沉,而凌彦华他们好像被大山死死地压住了,翻身不能,呼吸停滞。

    刘局最先反应过来,“小李,你再去庄溪家里多取些样,回来做准确估算。”

    这可真不是一件普通的小案子,“损坏这些东西的人暂时不能走,任何人不要对外公开这件事。”

    小李立即站起来,“庄溪同学,我们走吧。”

    庄溪点点头,极力保持平静,和小李一起走。

    “溪溪。”戚雪楠忽然叫了她一声。

    庄溪看到她惨白的脸。

    “没事,别紧张了,我的律师马上就来了。”凌签拍拍她的肩膀,把她和受到惊吓的凌彦华一起抱住。

    庄溪跟着小李继续走,他觉得能保持走路平稳已经很了不起了。

    想到自己平时喝水的杯子价值超过一个亿,庄溪就很有和王老师一样剧烈咳嗽的冲动。

    他抱紧自己的书包,书包里装着礼礼。

    礼礼原名玄礼,后改名玄恩,后世称为昌恩帝。

    他抱着一个历史上有名的暴君。

    是个爱穿裙子,喜欢蔷薇花的小仙女。

    不用别人说,庄溪也知道他的每一样东西,在现代都价值连城,他们的估算可能还低了。

    “庄溪同学,你怎么了?”许久没动静,小李回头看到了一个神情恍惚的小同学。

    这也能够理解啊,小李不由地想,要是自己可能都走不动路了。

    庄溪连忙跟上,回到家把地上的碎片,和墙上的那两幅画一起带回去。

    回家后,小心起见,庄溪把手办小人放到自己床上,留在了家里。

    再次回到警局后,庄溪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凌彦华对面,三个人没那么紧绷,神情看起来缓和了不少。

    小王他们又兴奋地去鉴定分析了。

    那个男人对小李说:“您好,我是凌彦华的律师,赔偿不合理,我们不接受。”

    小李:“哪里不合理?鉴定机里出来的结果,你们还怀疑?”

    律师笑道:“我们当然不会质疑鉴定机的结果,我说的不合理是指,古董的破损不止是我当事人造成的,不能让他负全责。”

    “什么意思?”小李疑惑出声。

    “前两天早上,我的当事人凌彦华和庄溪发生争执,在家里打了一架,这一架很激烈,花瓶等物品都是在打架过程中撞坏的,不能让我的当事人全部全部赔偿,尤其是,是庄溪先出手打人的。”

    小李愣了一下,“怎么看都不像庄溪先打人的,你们有什么证据?”

    他早就确认过了,房间外有监控,房间内可没有。

    律师笑笑:“那天庄溪要去参加高考,我的当事人想让他吃了戚雪楠女士,也就是凌彦华和庄溪的亲生母亲给准备的早餐再走。”

    “谁想也知道,那时庄溪着急去参加高考,情急之下打人再正常不过。”

    “那是凌彦华过分了,拉着他不让他去参加高考。”小李继续替庄溪说话。

    “对,这件事我可以替庄溪同学作证。”学校里的吴老师站出来,“凌彦华因故意阻碍同学高考,被学校处分。”

    “这件事确实是我的当事人没考虑周全,也正如这位老师所说,他已经受到学校的处分,但就事论事,在这个案子中,确实是庄溪先出手引起剧烈打斗。”

    现场陷入一片沉默。

    庄溪抬头看向凌彦华,这件事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完全脱离干系,可他现在却像一个胜利者一样冲着庄溪笑。

    不管他做错什么,他都有人护着,为所欲为地让庄溪不好受。

    律师说:“当然,我们也有错,不能全推到庄溪同学身上,这件事还是私了的好,我们愿意赔偿庄溪同学一笔钱。”

    不愧是凌签专门找来的律师,说话滴水不漏,也让人挑不出刺。

    “为表歉意,我的当事人愿意赔偿5000万。”律师温和地对庄溪说:“亲人之间钱没必要算那么清楚,经我了解,庄溪同学现在住的房子,是戚雪楠女士无偿转到那你名下的吧,都是至亲之人啊。”

    是啊,可是母子和兄弟。

    如果真是庄溪先动手,这样珍贵的宝贝被毁,庄溪是要负多半的责任。

    “出来啦!鉴定结果出来了!”

    小王兴奋地跑过来,“你们知道那是谁用过的吗?昌恩帝!有他的皇子印,价值翻倍啊!你们……”

    激动得跳起来的小王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一点点安静下来,疑惑道:“你们、你们怎么了?”

    听到小王的话,坐在椅子上的连大王老师沉沉地叹了口气,一下一下拍着自己的腿,“唉,唉!……唉!”

    他连“唉”三声,那种痛惜和失望,谁都能切身感受得到。

    “吴老师,我先走了。”他起身对青亚高中的吴老师说:“年纪大了受不住刺激,抱歉。”

    “哎?您等等,您先别走啊。”吴老师急急忙追了出去。

    凌彦华笑了,不顾凌签的肉疼和消沉,他笑出了因祸得福的意味,“我刚知道这是连大招生办的老师,他这样失望,哥哥觉得这失望有部分是对哥哥的吗?”

    “怎么办,就算哥哥考得再好,想进连大也没那么简单了吧。”

    “不过,那样的情况下,哥哥考得真的很好吗?”

    “行了行了,少说两句吧。”小李听不下去了,“你们是私了吗?那你们去私下解决吧。”

    不止是小李心情低落,后知后觉的小王也有点丧。

    或许是因为没想到宝贝是这样被破损的,也跟着失望,或许是因为他们偏心了,希望那个安安静静不能言语的少年能赢。

    他看着就让人心疼,身形消瘦,脸色惨白,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面对至亲之人的敌意,和想方设法的算计,这是一件怎么想怎么残忍的事。

    他们都善于观察,能看出少年是被打过的,他抿唇时,脸部略微僵硬,一动脸上应该还是疼的。

    “我不私了,我要告凌彦华。”安静的房间里传出冷冰冰的机械音。

    低头打字的庄溪抬起头,少年背脊挺得笔直,眼神清澈坚定,孤身面向对面四个人。

    光脑里的声音还在继续,“房子也不是你的,是你和爸爸共有的,现在拿出来当你的情不合适。”

    “房子是你们给我的抚养费,如果你要收回,我也可以告你。”

    戚雪楠气极:“你在说什么!连妈妈都想告,你有良心吗?”

    庄溪看向小李,小李脸上露出一个大笑,“那庄溪同学,我帮你联系一个律师。”

    小王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庄溪手中,“庄溪同学,这是有法律效力的鉴定结果。”

    庄溪对他们露出一个感激的笑。

    “庄溪,你真的不要这5000万?”凌彦华脸色难看,“不私了,你可能一分拿不到!”

    律师也没想到经过刚才一通说,这个未踏出高中校门的小同学竟然还能拒绝。

    “庄溪同学你要想清楚,你现在正面对和高校互选的关键时期,如果事情大了,像吴老师这样的会不少,私了对双方的都有好处。”

    他以为抓住了他最关键的点,揣测摸透了他的心思,威逼利诱,没想到庄溪还是拒绝了。

    “想好了,我不私了。”庄溪留下这一句话,背起书包,冲着小李和小王笑笑,起身走了。

    “庄溪,你非要走到那一步吗!5000万你还不满足吗!”戚雪楠紧紧地抓住他的胳膊,指甲陷入他的皮肤里。

    她神情凄厉,眼眶通红,不复往日的优雅,傲气一点点消散。

    庄溪安静地注视她一会儿,眼神还是软的,但头点得也很坚决。

    一点点,不容拒绝地拿开戚雪楠的手,自从有记忆起,从来没温柔地摸过他的头,或抱一抱他的手。

    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也只是反击而已。

    庄溪一步步走出去,中午从学校离开,现在已经傍晚了,他对着夕阳深深呼了一口气,捏捏嘴角,露出一个笑。

    他再次回到了学校。

    杨老师很奇怪,“你怎么知道我录了当时的视频?”

    庄溪弯着眼睛笑,打字:“因为杨老师热爱数学。”

    杨老师嘟囔,“这算什么回答?”

    当然还是把视频给他了。

    审判那天,凌签一家穿戴整齐,看不出焦虑。

    凌彦华坐在律师身边,神情平静,还冲庄溪笑了笑,视线不屑地划过庄溪身边那个年轻的小律师。

    庄溪大概能猜到一点他的心情,这么多年,他生活中一个信条就是宁愿“不利己”也要“损庄溪”。

    而且看律师和他爸爸神情,他们应该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只是他们没想到审判过程会如此之快,快到他们措手不及,快到他们所有的准备都毫无用处。

    全息视频在所有人面前播放,不管两个少年人打得怎么样,视频中完好的花瓶和茶具清清楚楚地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时间可证,庄溪离开时花瓶未倒。

    再多的狡辩也没有任何用处。

    凌彦华不敢置信地看向庄溪。

    庄溪第一次对他露出真心的笑,当时凌彦华确实一直按着他带光脑的手腕,让他无法打开光脑做任何事,可是他不会想到杨老师会录视频。

    他一定在想,杨老师只是凭他的身份,对学校试压,逼着他离开学校的。

    因为他自己就经常这样做,只凭钱,只凭身份,就能提任何要求,做他想所有不合规矩的事。

    光屏闪烁后,出现判决:“凌彦华赔偿庄溪14亿”。

    那一刻凌签面如死灰,戚雪楠神情怔怔。

    凌彦华怎么也想不到,他只是像小时无数次一样,砸了庄溪的几样东西,就要失去他曾凭借的一切,家庭破产不说,还将被赶出原来的住处,背上骂名。

    慕青星处理这种事效率极高,几乎在判决刚下来,庄溪光脑里就多出了接近一个亿的现金资产,其他的要慢慢转移,包括股权和各种不动产。

    如果凌家不愿意替凌彦华偿还,另当别论。

    连庄溪的小律师看他的眼神都难以控制的火热。

    这应该是慕青星最年轻的十亿富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