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42章

    过了好久, 抱着的小人不再挣扎,他不止是安静,是真的安宁下来。

    小溪摸摸他的头,手指在裂开的头骨轻抚, “洋洋, 你不想去医院是吗?”

    洋洋点点头。

    小溪:“可是,不去医院,这些伤怎么办呢?”

    小溪:“你今天跟礼礼说话了吗?”

    洋洋再次点头,点头的幅度非常小,怕幅度大了头上的手会被点掉。

    他不想让手指移开, 手指在他裂开的头骨上抚摸, 就像是从那里给他身体注入一股暖流,流入他的四肢百骸。

    很暖, 很舒服。

    小溪:“你看他现在多好看多健康啊,可他刚来的时候,身体里有严重的毒素, 手指都开始烂了, 是去医院被院长治好的。”

    小溪:“我们小镇里的医院特别厉害, 院长治好了礼礼,以后会治好远远和泽泽,也会治好洋洋。”

    洋洋不再点头, 也不说话。

    庄溪叹了口气, 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小溪摸摸他的头, 坐在他身边, “洋洋快吃烤地瓜吧,一会儿就凉了。”

    一个还热乎的烤地瓜放在他的手上,小溪惊讶地转过头,洋洋依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庄溪忽然笑了。

    这是洋洋最爱的烤地瓜,他把烤地瓜给了他。

    小溪又把烤地瓜给洋洋,“我不能吃,洋洋吃。”

    洋洋的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但庄溪大概能猜出他心里很疑惑。

    小溪把地瓜拿过来,洋洋看着手里的地瓜被拿走,习惯性地着急了一下,手随着地瓜微微抬起,然后似乎是不好意思地微微侧过头。

    庄溪越看越觉得洋洋真的很可爱。

    小溪把地瓜上面部分的皮剥下来,握着没剥皮的下面,递到洋洋嘴边。

    浅色的唇碰到暖乎乎的地瓜,洋洋转过头,和小溪面对面。

    小溪笑着:“吃吧。”

    小人便听话地,呆呆地张开嘴巴,咬下一小口香软的烤地瓜,小口小口地吃着,吃得特别缓慢。

    脸颊一鼓一鼓的,像只小松鼠。

    庄溪认真地看着,心里一点点软下来。

    他无聊地想着,脸颊会鼓起来,只是嘴里的烤地瓜撑起开的吗?还是说肌肉可以动,那也是可以笑吗?

    一口吃完了,小人一动不动,只是看着小溪。

    小溪把烤地瓜再向他嘴边放一放,小人这才再咬一小口,一边不眨眼地看着他,一边慢慢嚼着。

    嚼着嚼着忽然嚼不动了,脸颊被拉起来了。

    小溪两根手指拉着他的嘴角向上,“洋洋要是能笑笑就好了。”

    洋洋不能笑笑,但洋洋眨了眨眼睛。

    卖萌成功。

    手指放下,改为整个手掌揉了揉脸,洋洋紧绷着嘴角,才保住嘴里甜甜的烤地瓜,没被揉出来。

    庄溪心满意足地放下手,脸颊立即变得一鼓一鼓。

    洋洋吃得太慢了,庄溪也不催促他,在看到他咽下之后,立即把烤地瓜移到他嘴边,洋洋便安静地再咬一口。

    即使再慢再小口,烤地瓜也会被吃完,最后一点,洋洋伸手,把地瓜皮和地瓜皮上的一点地瓜瓤一起塞进嘴巴了,这次是一大口,脸颊鼓起的更明显了。

    小溪连阻止都来不及。

    小人终于吃完后,走到那个窗台上,把那个辣根拿下来又坐回来。

    把辣根在袖子上擦擦,递给小溪。

    庄溪哭笑不得,原来这一半辣根是洋洋留着给自己吃的吗?

    小溪:“我吃不了。”

    小溪:“我在这里不能吃饭。”

    庄溪第一次在洋洋脸上看出表情,那是同情。

    能在他脸上看出来,那一定是莫大的同情了。

    庄溪笑笑,没想到洋洋还是个小吃货。

    知道小溪不能吃后,洋洋捧着辣根,咬了一口,咯吱咯吱地开始吃。

    地瓜吃得没什么声音,而辣根有清脆地咀嚼声,吃得也比较大口,面无表情的小人,安静地吃着,庄溪能感觉出他吃得很享受。

    辣根就那么好吃的吗?

    游戏介绍里,不是说它极为辛辣刺激,辣到鼻呛流泪吗?

    小溪:“好吃吗?”

    洋洋大大地点头,他放下辣根,有手语比划着,大概是说:“可惜你不能吃。”

    小溪哭笑不得。

    也不用太可惜。

    洋洋正一口一口吃得满足,忽然身边的人站了起来,咀嚼的动作停了,紧张地看着那个人,口中的食物也吸引不了他的心神。

    而小溪只是把窗台上的笔和本子拿过来,都塞到洋洋怀里。

    小溪:“洋洋,你可以把想说的话都想写下来。”

    小溪:“他们三个小人看不懂手语,你写下来交流方便,用完了我再给买,等你的房间建好了,都给你放在书桌上。”

    洋洋接过本子和笔,咬了一大口后把辣根放下,拿起笔,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小本子,翻开第一页,在第二页开始写字。

    “你带我去医院,不是要研究我是吗?”

    洋洋的字迹规整,一笔一画带着认真。

    小溪:“研究你?去医院是看病的呀,洋洋身上有伤。”

    洋洋继续写:“如果你是带我去研究,也没事,只要你能一直像这样陪着我,我也、愿意。”

    庄溪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洋洋翻回第一页,自己闷着头,开始写写画画,庄溪回过神时,小人已经画好了两个简易小人。

    白纸上,两个圆头圆脑的小人靠在一起,相互依偎着一起看夕阳。

    他们应该是手拉着手的,只是手里链接的是一个地瓜。

    庄溪眼睛一亮,没想到洋洋还会画画,画得还这么好,只是如此简单的小人,却能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庄溪开心地想,他的洋洋,脸上面无表情,身体冷冰冰,内心里却有一个温暖的世界。

    小溪:“我想带洋洋去医院,不是做什么研究,只是给洋洋看病。”

    洋洋翻回第二页,写:“妈妈她以前也是这样说的。”

    【恭喜您触发洋洋的漫画剧情!】

    【是否观看洋洋生平漫画?】

    【是】

    【否】

    游戏提示来得突然,庄溪看着一眼一直低着头画画的洋洋,点了【是】。

    点击【是】之后,他面前出现了一副精致的彩色漫画,他一眼看出漫画第一页上的小孩就是洋洋。

    他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左右,五六岁的小孩还没去上学,自己在小屋子里拿着笔在本子上胡乱地画着。

    漫画手法偏向写实,上面的小人没有过度萌化,他的神情被很精细地展示出来,眉头皱着,嘴巴撅着,一副等着人来哄的样子,可是没有人来哄。

    另一个画面里,一男一女正在激烈地吵架。

    男的一巴掌打在女人的脸上,女人被他打倒在地,这还不算完,那个男人在女人身上踹了好几脚,一边踹一边骂,“你特么给我生了个哑巴,还敢管我玩女人?”

    那一脚直直踹在女人的肚子上,男人恶狠狠地说:“你知道别人是怎么嘲笑我的吗?我没跟你离婚就很好了!”

    属于男人的脚在女人柔软的肚子上用力碾踩。

    “啊啊啊啊!”

    一个新的方格画面全部用来展示女人痛苦到扭曲的表情和尖叫。

    但男人一刻也不停,他把女人抓起来,扇了好几巴掌,女人的脸变得红肿不堪,最后一下女人被扇到客厅的桌子上。

    “我们家从来没出过一个哑巴,怎么你就生出了个不吭声的?啊?”

    男人连踢带打,女人嘴角不断溢出鲜血,她似是无法忍耐地尖叫着,向前爬着,拿起桌子上的水果刀,拼尽全力反扑,将尖锐的刀子插进了男人的大腿里,嘿嘿笑了起来。

    尖叫的变成了男人,那个一个比一个大的“啊”字排成一场长排。

    看得庄溪心里很不适。

    下一个画面里,那个不能说话的孩子推开门,看到了客厅里的一切。

    男人大腿上被插了一刀,痛苦地倒地嚎叫,他行动不便,一时不好继续出手,但对女人的恨意更甚,嘴里骂人的话更加恶毒。

    男孩眼睛睁大,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他张张嘴吧,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那个女人看到他笑了。

    这个笑好像让男孩很惊讶。

    女人走到他面前,把沾着血的刀放在男孩的手中,把受到惊吓的孩子拉到男人身边。

    “洋洋,他嫌弃你是个哑巴,他每天打妈妈,他这么坏,你杀了他。”

    女人握住他握着刀子的手,“洋洋,你杀了他,你杀了他,妈妈以后会对你好,妈妈给烤你最爱的地瓜。”

    男孩惊吓过度,他转头看向自己几近疯狂的妈妈。

    手上传来紧到有些疼的力道,妈妈握着他的手刺向了爸爸的身体,鲜血溅在他惨白的脸上,耳边传来爸爸痛苦的惨叫和妈妈疯狂的大笑。

    男孩惨白的脸上,双唇剧烈地颤抖。

    手被握住,再次向下。

    “哈哈哈哈,柏振兴你活该,你死在你嫌弃的哑巴儿子手里,你亲生儿子手里哈哈哈!”

    惨叫变得微弱,男孩喉咙里传出喑哑的气声。

    庄溪站起来,拿了一杯水大口大口地喝下去,压住心里不断上涌的寒意和怒气。

    他无法想象,被自己的妈妈握着手杀了自己的爸爸,当时洋洋是怎样的心情。

    他以为,最多洋洋就是不被妈妈喜爱,不管怎么努力,都不能换来妈妈的关心而已。

    漫画太逼真了,逼真到把小孩的震惊,无助,痛苦,绝望展现得淋漓尽致。

    喝下一整杯水,庄溪带着沉重的心情,继续看下去。

    从开头第一页,大概能猜出,洋洋小时候一直孤零零的,在这样一个家庭中,一定活得痛苦又自闭,出现这样的事情后,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

    从洋洋的话推测,洋洋妈妈并没有像刚才她说的那样,会好好对待洋洋。

    如果没有这件事,洋洋妈妈其实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可能就是在一次次埋怨和家暴中,妈妈变得疯狂扭曲。

    再翻页,已经换了一个场景。

    依然是洋洋在小屋子里画画,但是这次的房间变得不一样,书桌上也有了一个小书包,洋洋应该是换了房子,开始上学了。

    一直画画的孩子,忽然停住,听到了门外的声音,男孩从凳子上跳下来,打开门向外看。

    门内刚进来一男一女,女的正是洋洋妈妈。

    洋洋看向她的视线,比以前更加依赖,他不顾陌生男人在,看到妈妈就想向她身边靠近,哪怕一点。

    而陌生男人看到洋洋后,眉目中明显透出不满。

    “滚出去!”察觉到这一点的洋洋妈妈,一把把他推出门,在他面前把门关上。

    门内传来暧昧的笑声,门外洋洋孤零零地站着。

    画面中小人身后出现一面黑色的阴影。

    男孩只有去找别人玩,在别人家看到一个妈妈正给孩子洗头,他的脚步停住了,就那么一直看着,看到别人洗完后注意到他。

    那个给孩子温柔洗头的妈妈,看到他,温柔全无,面容严肃地把门狠狠关上。

    但是洋洋没走,他反而向门口靠近,贴着门口听里面的声音,妈妈温柔哄孩子的声音。

    哪怕有其他人经过,看到对他指指点点,他也不走。

    直到夜幕降临,他再也听不到一句话,他才离开这里回家。

    晚上10点多,他敲自己家的门,一直等到12点才有人给他开门。

    听到门把手动的声音,坐在门旁边的洋洋立即站起来,眼里充满亮晶晶的期待。

    洋洋妈妈穿着睡衣,抽着烟,冷冰冰地看着他,像看什么多余的东西,“你回来了,小杀人犯。”

    洋洋愣住了,他使劲地摇头。

    洋洋妈妈让开门,一边看着洋洋走进来,一边看笑声叫着:“小杀人犯,小杀人犯?”

    她一直跟着洋洋走到洋洋的房间,“杀了自己亲生父亲的小杀人犯?”

    看到洋洋越来越愤怒,越来越崩溃,呼吸急促,她终于满足地大笑,“你爸爸不是个好东西,可如果不是你是哑巴,他也会变成那样,我也不用受这么多苦!”

    女人通过骂人发泄了自己的不爽后离开了,房间里的洋洋剧烈地咳嗽呕吐着,咳得满脸是泪。

    庄溪看得也呼吸急促,尤其是看到洋洋明明咳出一脸泪,还要红着眼眶看着妈妈的背影的时候。

    为什么?

    庄溪他能够理解那种感受,他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可第一次,他心跳出一个疑问,为什么她都这样对你了,你还要这样看着她,等着她,渴求她能回头看一眼?

    庄溪脸色也一点点变白,他点击下一页,继续朝下看。

    下一页,依然是洋洋在自己房间里画画,他长大了不少,画面上的少年和现在洋洋小人看着已经十分相似,看他放在一边的校服,应该是升入初中了。

    他画的画更好了,画面上是两个人,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女人牵着孩子的手,他们面前是红红的晚霞和落日,浓浓暖色调在他们面前晕染。

    庄溪看到这幅画并不开心。

    生气洋洋过去好多年,心里还这么爱着那个女人。

    除非那个女人改变了,而很显然她并没有。

    这次那个女人回来的更晚了,但依然带了一个陌生男人回来,这次洋洋没出去,他继续画画,等到下半夜,才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找水喝。

    正好碰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看清他的脸后,昏昏沉沉的眼睛忽然亮了,他笑着得色眯眯地靠近洋洋,伸手要碰洋洋,洋洋沉默地打开他的手。

    男人不在意,把他围在墙上,再次伸出手,洋洋继续反抗,两人你来我往就这么打了起来,男人摁着洋洋的手,呼吸粗重地伸着脖子向洋洋靠近。

    洋洋又开始咳嗽恶心,忍无可忍一脚揣向男人的下半身。

    杀猪般的叫声在客厅里回荡,惊出了卧室里的洋洋妈妈,披着睡衣的女人看到地上疼得打滚的男人,慌乱地要去扶他,男人愤怒地打开女人的手。

    女人站起来,什么都没问,一巴掌狠狠地甩在少年人脸上,留下一个刺目的红手印。

    “你给我滚!滚出去!滚得远远的,你这个杀人犯还想再杀人不成?”

    洋洋说不出任何话,就被女人推出了门。

    在下半夜时分。

    少年无处可去。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走了很久很久,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下,摸到了一小块碎冰。

    眼泪凝成了冰,可现在只是初秋。

    接下来,庄溪就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世界,那个星球的人经历了史上最严重的一场浩劫。

    气候变得极度异常,不少人在这异常的气候中病倒了,有的人醒过来了,有的人睡了很久后,变成了丧尸。

    最初丧尸是没有意识的,他们行尸走肉地在路上晃荡,遇到活人就一拥而上,吸干人血,把活人变成同类。

    丧尸队伍越来越强大,它们中的一部分,升级成更厉害的丧尸,速度、力量甚至意识都在慢慢进化。

    好在,在人类濒临崩溃之时,在恶劣严酷的生存环境逼迫下,人类中也出现了进化者,他们被称为异能者,成了新建立的人类秩序中的领导者,普通人类依附着他们生存。

    而洋洋和妈妈,以及家里那个男人都只是普通人类,他们在家里躲避了一个星期后,跟上了一个有异能者的队伍,来到末世后建立的第十三个安全区。

    看似好像安全了,但在没有法律约束,道德沦丧,每天都有无数人死去的末世,人性里的恶意被无限放大,三个普通人在安全区过得异常艰难卑微。

    处处碰壁,被挫败淹没的男人再次在一个夜里相对洋洋出手,可他被这个胃口变得特别大的少年狠狠地打了一顿。

    男人记恨在心,多次跟洋洋妈妈说他吃得太多了,末世里食物有多珍贵啊,他们有时候都吃不饱,洋洋要吃他们的两倍。

    在一家人跟着出外勤任务时,一直记恨在心的男人,把洋洋推进了丧失堆。

    他的妈妈哭了,但她怕那个男人被处罚,只是哭,并没有呼叫。

    他们把洋洋留在丧尸堆,回到了安全区。

    只是没想到,洋洋他完好无恙地回来了。

    洋洋说他被异能小队救了,三个人继续各坏心思地生活着,丧尸越来越多,普通人的生活越来越艰难,想吃一顿饱饭都难。

    有一天,许多年没曾关心过洋洋的女人,忽然找到他,“洋洋,我等会带你去医院看看,你现在很不健康,妈妈很担心。”

    因为这一点关心,洋洋再跟着她去了,被送进了医院里的研究院。

    他是人类中出现的第一个被丧尸抓伤也没变成丧尸的人,这样有研究价值的人自然换来了丰厚的报酬。

    洋洋在医院被研究了整整三年,一开始研究还算温和,过了半年都没研究出任何东西后,那些教授们把他当成了实验对象,各种丧尸,以及丧尸化的动植物病毒,都在他身上试验。

    这三年,只是各种残忍的实验项目,在漫画里就有十几页。

    每次痛得没有知觉时,漫画中,洋洋头上都会出现两个话语框。

    一个里面是:你杀了他,妈妈以后好好对你,妈妈给烤你最爱的地瓜。

    另一个里面是:洋洋,我等会带你去医院看看,你现在很不健康,妈妈很担心。

    因为被过渡研究使用,在进实验室的第三年,洋洋终于躺在实验室台上没了呼吸。

    再没利用价值的他,尸体被随意扔出十三区的城门外,滚在冰天雪地之中,连尸体都没人收捡。

    雪下一层,寒风出吹一层冰,一层又一层,他被层层冰雪掩埋进地下。

    庄溪摸摸自己的脸,捂住眼睛好一会儿,压住心里酸楚疼痛的情绪,他对小人又生气又心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游戏中,小溪忽然使劲捏住了小人的脸,使劲摇晃。

    小溪:“你怎么这么傻!”

    小人的脸被捏成了奇奇怪怪的形状,呆呆地看他。

    小溪:“你是小傻瓜吗!”

    你为什么还要回去找她,你为什么还要听她的话跟她去医院,你为什么还相信她,白白在实验室中被不当人地折磨了整整三年!被折磨到死。

    那十几页实验漫画,每一页只是看着他就浑身发麻,而你为什么在实验室被这么折磨的时候还想着她!

    她毁了你一生,折磨你一生,让你死了也没人收尸!尸身永远被冰冻在冰雪之中。

    小人被接连骂了好几句傻,他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听着,把手中的小本本合上,然后慢吞吞地伸手抱住了小溪。

    在他身上轻轻蹭了一下,好像他身上还有自己最爱的烤地瓜香气。

    小溪骂也骂不出来了,生气被心疼淹没,他回搂住小人,紧紧着,“没事,我会教你,教你不要那么傻了。”

    中午太阳照进图书室,照在连个相互抱着的小人身上,给拥抱加了一分温度。

    他们在拥抱中互相汲取温暖。

    小溪摸到他头上那个被电钻钻开的裂口,“我们都不要傻了。”

    庄溪的心被捶打又被揉捏,又酸又疼,只想好好疼小人,他不知道漫画的空白页之后,还有下一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三区外,天地间好像被冰雪笼罩,在某一天,冰层拔地而起,如海潮,冲破了十三区的城墙,一只手从冰雪中伸出。

    漫画上写着,他才是这世界上出现的第一个丧尸。

    他也没注意到,小人流不出血,小人手指上却有鲜血,小人脚边有鸟雀的羽毛。

    他更没注意到,洋洋在本子上画的那幅画上多了很多东西。

    大大纸上,正中间依然是相互依靠着的两个小人,他们亲亲密密地坐在一起,四周空白处,多了一个又一个小丧尸,无数个小丧尸出现在他们周围,臣服地守护。

    而他们的身后,有几个小丧尸把三个小人绑了起来。

    一个小人少了一只腿,一个小人蒙着眼,那个穿着小裙子,自称是“未来老婆”的小人被绑得尤其重。

    小丧尸们举着火把站在绑着三个小人的柱子前,不知道是要烧死他们,还是咬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