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33章

    远远带着礼礼继续朝前走, 又给他一棵草。

    礼礼犹豫了一下,吃了一片草叶,叶子汁水丰盈,没有野葡萄那么甜, 一点点甜滋滋的味道混合着清香的草木气息, 味道对礼礼来说足够新奇,也和喜欢。

    远远带着礼礼又走到心里某个被画上红红的“×”的地点,拔下那棵只看叶子很可爱的大蒜。

    拔下大蒜后,远远贴心地将大蒜掰开,连蒜皮都剥了, 露出白嫩嫩的蒜肉。

    大蒜剥皮后, 看着白白的很可爱,很有果实的模样。

    远远放到礼礼手中, 莹白的手,莹白的蒜,月光下竟然有一丝美感。

    这次礼礼没怀疑地直接放到嘴巴里, 认真又期待地咀嚼。

    远远认真又期待地看着他。

    ……

    礼礼脸上飘上一抹绿, 绿意蔓延到整张脸上, 眼神呆滞。

    礼礼怀疑人生。

    【远远心情值+3。】

    【泽泽心情值+1。】

    礼礼把裙摆系起来,礼礼还要卷小裙子飘逸的袖子,他要跟远远打架。

    太难了。

    袖子不好卷, 好不容易卷起来衣角, 露出的胳膊瘦弱无力。

    礼礼放弃。

    礼礼:“你!我就知道你不会有好心的!”

    远远:“我怎么没好心?我给你多少好吃的了?”

    礼礼看向远远手里的白嫩嫩的大蒜。

    远远摊摊手, “这也是好吃的, 你觉得不好吃吗?看来每个人的口味都不一样。”

    礼礼脸上的绿被怒气冲开。

    远远:“你也赚不了多少钱,对食物还挑三拣四?你怎么那么厉害呢,你是公主吗?”

    礼礼:“公主算什么!”

    远远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礼礼扔到手里剩下的草,用行动表示与远远彻底决裂。

    远远:“现代女性都自立自强,你也不能靠男人吃饭不是?”

    礼礼:“……。”

    礼礼提着小裙子气冲冲地走了。

    走了几步又转回身,小脸上带着坚毅,“谁说我靠男人吃饭?你等着!”

    远远悠闲地说:“那除了摘摘草莓,你还会做什么?下矿?偷菜?”

    礼礼看看自己虚弱的身板,冷哼一声,抬起头走了。

    远远将手中的野葡萄扔到嘴里,以为他没看到他抱着小溪蹭吗?哼。

    对远远和泽泽来说,下矿是赚钱,偷菜是玩耍的同时赚一点吃的,之所以说玩耍是因为偷菜的时候,遇到别的小镇人,打一架很愉悦。

    连续下了两天矿后,新的一天,两个小人不约而同地向小镇出口的那条路走。

    而令他们没想到的是,礼礼也出现了。

    他穿着最简约的一条白裙子,唇如海棠花开,眉不画而翠,像是森林深处走出来的仙女。

    三个小人间隔不远地朝前走,远远边走边说风凉话,“你还是回去吧,别的小镇不像我们这里,你去可别被欺负哭鼻子。”

    礼礼冷哼一声。

    远远:“我从来我们这里偷菜的人身上总结出一招,可以告诉给你用。”

    泽泽沉默地竖起耳朵。

    礼礼依然不理他,一蒜之仇他记恨到现在。

    远远:“这个方法很好用,叫碰瓷。”

    泽泽和礼礼头顶上同时冒出一个问号。

    远远:“你看你这么虚,到了别的小镇,如果遇到人,他们靠近你的时候,你就倒地咳嗽,咳出一身血,倒在那里不动就好,让他们给医药费和其他补偿。”

    礼礼:“???”

    远远:“不赔你就咳血,也可以哭。”

    泽泽:“……。”

    不用那时候,礼礼现在就咳了一口。

    三个小人来小镇出口,面前有好几条路,通向不同的城镇。

    远远和泽泽分别选了一个,他们已经不用同时行动了,礼礼执拗地走向一条和他们不同的路。

    半个小时后,最先回来的是泽泽,他还没进小镇,远远就回来了。

    两个小人都没回小镇,他们稍等了一下,同时向着礼礼选择的那条路走去。

    远远:“她那么虚弱,想偷菜还是难。”

    泽泽:“嗯。”

    远远:“也不能让别的小镇的人欺负,小溪会担心。”

    泽泽:“嗯。”

    两个小人边走边说,口里满是对于礼礼的嫌弃,嫌弃归嫌弃,还是要去接他。

    两人都没想到,他们刚走没多久,礼礼就步履悠悠地带回来了。

    他穿着白色的裙子,长发顺滑地垂落,在乡间的小路上,裙摆随微风轻飘,看着无限美好。

    他悠闲地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装着玉米和土豆,上面还放着几朵小花。

    远远:“……。”

    泽泽:“……。”

    怎么会这样?

    两个小人能想到的唯一可能是礼礼他运气好,没被发现。

    礼礼走到远远和泽泽身边,“偷菜确实不难。”

    他接受得很是良好,这个世界偷菜是互动,礼礼入乡随俗地说:“我等下再去偷,足够养小溪了。”

    衣袂飘飘地从两个人身走过,只留下一缕花香。

    远远和泽泽沉默了一下。

    他们放下东西又去另外的小镇偷菜,礼礼也去了。

    看到礼礼选的那个小镇,远远和泽泽心里悄悄升起一点期待,这个小镇里人可比较多,想偷菜不被发现很难。

    两小人这次回来后,依然在小镇出口等着。

    这次礼礼回来的更快。

    收获比刚才还多。

    篮子满满的,上面的小花更多,礼礼心情更好,他缕着自己长长的头发,满脸轻笑地看向远远和泽泽。

    远远和泽泽头顶上的问号从一个变成三个。

    他们不相信,为什么会这样!

    礼礼回到小镇整理自己的战果,偷来的菜和粮食放到仓库里。

    篮子里的花,有的被他整理好插进花瓶,放到小溪的房间里,有的是完整带根的,礼礼拿着小锄头,选了一块荒地,把他们种下。

    他种得很认真,动作的温柔地给小花浇水,好像对待什么价值连城的名贵花。

    他要在这里种一片花,开辟一块花田,把心里的小花园转移到这个美好的地方。

    这里就是他心里的那个地方。

    礼礼中午休息了一会儿,又去偷菜了。

    远远和泽泽悄悄摸摸跟在他身后,想看看他究竟是怎么偷菜的。

    庄溪上线后,看到自己的小镇后有点懵。

    小镇还是那个小镇,只是怎么一下来了这么多陌生的小人?

    庄溪看到后,脑袋里第一冒出来的是不太妙,难道远远和泽泽去别的小镇偷菜打架两不误,终于激起群怒,他们联合起来到他的小镇来偷菜打人了吗?

    继而庄溪发现不是这么回事。

    这些陌生的小人们,或躲在草丛中,或靠着树,全部呆呆地看前看着,没有其他动作。

    草丛里的小人抓着草叶,叶子都塞进嘴巴里了,树后面的小人头上落下一片叶子也毫无察觉,还有小人怀里抱着一束鲜花,还有小人拿着锄头。

    他们的视线中心,礼礼正在给花浇水,他一举一动都非常优美,好像不是在种地,而是在舞台上悠扬起舞。

    庄溪:“……。”

    他们都是来看礼礼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越看越觉得这像是粉丝围观爱豆现场。

    万物皆爱美,难道连小镇里的纸片人也一样?礼礼的美貌让AI都逃不开?

    这时,远远和泽泽回来了。

    刚才围观的小人们一哄而散,小短腿捯饬得特别快。

    庄溪:“……。”

    庄溪上线后,在游戏记录和三个小人的话语里了解了是怎么回事。

    礼礼和远远、泽泽一样去偷菜,远远和泽泽偷偷摸摸跟在他身后,全程围观了礼礼神奇的偷菜过程。

    他去的小镇偷菜几乎是土路畅通无阻,即便遇到其他小镇的镇民,他们也是呆呆地看着礼礼,没有任何动作,还会朝礼礼扔鲜花。

    礼礼如同参观小镇,就这样顺利地满载而归,心情异常好。

    远远和泽泽沉默地目睹了这一切,觉得这个世界不太科学。

    庄溪:“……。”厉害了我的礼礼。

    只一天,周围小镇里都知道小溪的小镇里有一个小仙女礼礼,好多小人慕名而来偷看。

    至于礼礼,庄溪想也知道应该是很喜欢吧。

    之前是直播,只是看文字礼礼都那样开心,现在他有这么多小迷弟,现场版围观他,给他送花,他能不开心吗?

    礼礼心情很好地从房间里拿出一捧花,放到小溪的怀里。

    小溪眼睛可爱地眯起来,嘴角上扬,笑颜如花。

    远远和泽泽觉得自己输了。

    想打人。

    打了后果会怎样?

    庄溪也发现了礼礼种的小花,对此表示了真挚的夸奖,鼓励礼礼可以多种一些自己喜欢的花。

    正在小溪和礼礼开心地聊着,远远和泽泽咬牙切齿时,小镇忽然开始震动。

    几乎在震动的同时,远远立即抱住小溪,泽泽还没来得及出手,震动就停了。

    这下被抱着就有点尴尬,小溪推开远远,悄悄摸摸自己的衣服下摆。

    【恭喜小镇后山出现温泉!】

    【温馨提示:泡温泉可以增加体力哦,快带自己的镇民去泡温泉吧~】

    增加体力?

    庄溪眼睛一亮,增加体力对他来说可以多玩一会儿游戏,对远远他们来说可以缓解饥饿,这是花钱都买不到好事。

    小溪一刻也不耽误,立即带着三个小人去后山看温泉。

    后山的山半腰,草丛中有一个很大的温泉。

    温泉不是光秃秃的,而是在一个房子内,房子屋顶是玻璃做成的,里面的水里冒热气,如果是晚上,抬头可以看到漫天的星星。

    庄溪看到第一眼就非常喜欢。

    显然远远和泽泽也非常喜欢。

    远远:“我们去泡温泉吧。”

    【远远心情值+3。】

    泽泽:“一个一个地泡吗?”

    这里没有隔间,只有一个大温泉。

    远远:“我可以和小溪一起泡。”

    泽泽:“那一起吧。”

    【泽泽心情值+3。】

    【礼礼心情值-5。】

    庄溪:“……。”

    他忘记了礼礼虽然真实性别为男,现在是女这件事。

    小溪:“礼礼肯定是自己泡的。”

    泽泽看一眼礼礼,嘴角勾起。

    【远远心情值+3。】

    远远:“当然了,可以先让礼礼去泡,女士优先。”

    礼礼沉默着提起小裙子一个人朝山下走。

    庄溪从他孤零零的小背影里看出了寂寞。

    远远和泽泽心情则很好。

    礼礼一步一步缓慢地朝前走,走了几步停下,好像想到了什么。

    他回过头,小脸上看上去可怜兮兮的,美美的眼里露出满满的祈求:“我这两天不方便泡温泉,肚子有点疼,心情也低落,你晚上能来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吗?”

    庄溪:“……。”

    不方便?肚子疼?心情低落?

    他可以理解成礼礼在委婉地告诉他,他现在正是每个月特殊的那几天吗?

    原来已过太子也知道这个吗?

    小溪囧囧地站在原地,“好的。”

    礼礼得意地看一眼远远和泽泽,下山的背影变得欢快不少。

    远远和泽泽听了虽然不开心,但他们这点不开心不能影响他们的兴奋。

    跟小溪一起泡温泉。

    远远想到就想捂住鼻子,泽泽想到耳朵就红了。

    星星一颗一颗在天空亮起,月光柔和地撒下来。

    小溪和远远、泽泽三个小人,推开温泉房的门,走到温泉旁。

    温泉里升起袅袅热气,小溪脸有点红。

    他这才想起来,泡温泉要脱衣服,哪怕不是全脱。

    远远和泽泽一点也不扭捏,直接脱掉上衣。

    庄溪看过去,远远和泽泽看着是小小的二头身,身材却非常好,庄溪只看了一眼,就不想脱衣服了。

    “怎么不脱衣服?”远远走过来,握住他的上衣下摆。

    小溪连忙推开他的手,红着脸护住自己的上衣。

    小溪:“泡温泉的话,也有专门的衣服,我们买一身吧。”

    小溪:“你们先泡,我去找宝宝买。”

    没等两个小人说什么,小溪风一样跑走了。

    宝宝听到要小溪要买温泉衣,眼冒绿光的给他推荐了好几款,小溪全部拒绝了,选了三套最保守的,无袖上衣和短裤。

    宝宝眨眨眼:“礼礼的呢?要不要买一套比基尼?”

    小溪红着脸从商店里出来,回到温泉后,正好满天繁星。

    无奈地换好衣服后,远远和泽泽先下温泉,一起直直面向小溪,等着他。

    小溪换上后,胳膊和腿的大部分都露出来,头发被烟气氲湿,皮肤水润,眼睛湿漉漉。

    他看向温泉里两个小人后,两个小人就僵住不说话了,只有游戏旁白一条一条跳出来。

    【远远心情值+5。】

    【泽泽心情值+5。】

    【远远:“好可爱。”】

    【远远:“眼睛可爱,鼻子可爱,嘴巴可爱,小雀斑也可爱。”】

    【远远:“牛奶小人。”】

    【泽泽:“他脸红了,我没有。”】

    【泽泽:“感觉好软,一个手指就能戳倒。”】

    庄溪红着脸伸出手指,把两个小人按头进温泉。

    究竟是谁小?是谁一根手指就戳倒?

    两个小人被按头的时间,小溪下到温泉里,很有仪式感地眯起眼睛。

    如果是全息游戏就好了,庄溪心里再一次感慨。

    他想泡温泉,想在小镇的小路上奔跑。

    左手边冒出一个头,右手边也冒出一个头,远远和泽泽分别出现在小溪的两边,小溪被可爱的小人包围住,幸福地叹息。

    小溪:“要是礼礼能一起就好了。”

    远远自动屏蔽了某个人名,温泉水中悄悄拉住小溪的手,在温泉里晃出一层水波,幸福地和温泉一样冒泡。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拉住小溪的小手后,小溪另一只手也拉住了远远的,一手一个,人生赢家般地眯着眼睛享受温泉。

    泽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小手握住,温泉泉眼处最为清澈和温暖的谁流进了心田,他侧头看向小溪,想把一切都给他,为他做一切能他开心的事。

    泽泽:“你想的话,其实也可以。”

    小溪转过头看向泽泽,想好好跟泽泽讲讲这样说不太好。

    泽泽只想让小溪开心,不想让小溪误会他什么,在小溪开口之前说:“其实,礼礼是男的。”

    庄溪:“……。”

    远远:“???”

    厉害的泽泽!

    他蒙住眼睛也能发现礼礼是男的!

    远远头顶上的问号有那么长,礼礼他那张脸那个样子,他是男的?要生孩子,现在还貌似月经期的男的?

    远远不太相信,而小溪却说:“泽泽什么时候发现的?”

    泽泽平静地说:“刚来的时候。”

    【远远:“我要这眼睛有何用。”】

    小溪崇拜地看向泽泽。

    泽泽耳朵红了,反手握住小溪的手,心和身体一样温温热热。

    温泉里的小脚上下滑动,小溪苦恼地说:“这件事总是瞒不住的,让礼礼知道我们都知道了比较好,以后我们生活也方便,只是怕他接受不了。”

    小溪:“礼礼喜欢裙子,喜欢口红,他或许会觉得别人知道他阵势性别会怀嘲笑他,可能不会这么尽情地穿裙子了。”

    从震惊中回过头的远远,看着小溪的脸,眼睛忽然一亮,脸上冒出一点点可疑的红,轻咳一声说:“我都有个办法。”

    小溪:“嗯?”

    远远:“让他知道我们根本不会在意,有一个最好的办法。”

    远远:“小溪,你也穿裙子。”

    小溪:“???”

    远远:“你是男的,明天穿一身裙子,毫不在意地出现在他面前,这种实际行动能打消他的所有担忧。”

    泽泽想了想,抿唇重重点头,面色略有可疑,手上反握的力度不自觉加重,“嗯!”

    庄溪:“???”

    远远:“就是这样的,明天小溪穿裙子吧。”

    泽泽:“你要是觉得勉强,不管他也行。”

    庄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