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24章

    这一下, 门内的三个人脸色都很难看,尤其是戚雪楠。

    “你是什么意思?”她勉强维持着符合身份的礼貌,“你怎么能随便扔别人的东西?”

    白发老人只是头发白了,其实年纪没那么大,尤其是精神很棒,他一本正经:“衣服是为人服务的,穿衣是生理需求也是心理需求,如果一件衣服让穿衣人心里不开心,和垃圾无异, 既然是垃圾,我把它从小少爷身上拿下来, 解除不适,扔到垃圾桶有什么不对吗?”

    他说的听起来很有道理, 庄溪细细分析却是逻辑不通。

    但他就是有这种本事, 或许是因为他一身的气度, 说出这样的话后,让人无法反驳。

    更气人的是, 他说完还打量了一番戚雪楠、凌签和凌彦华的穿着, 好像在说你们怎么在穿垃圾。

    三个人的脸色愈加难看。

    庄溪笑了一下,这个爷爷真的奇怪,看着优雅有礼, 却像最会斗嘴的小孩子, 无理取闹地气得人难受。

    “你怎么说话的!你知道这件衣服是什么品牌, 多少钱吗?”

    白发爷爷傲慢道:“反正是些没有历史没有血统的杂牌子。”

    戚雪楠被他气的脸都红了一个度。

    好像又回到了住在那个小房子, 被同学看不起的时候。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第一段匆促的婚姻。

    年轻时酒后没把持住,年纪小没经验,发现怀孕时,已经没办法必须生孩子,因而匆匆结婚。

    那段婚姻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因为生孩子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因为没太多钱维持她艺术生光新亮丽的生活而被看不起。

    那段婚姻留给她的是过度敏感,过高的自尊心。

    这些年来,她听过最多的是奉承和恭维,自尊心被很好地满足。

    现在,这个人正好踩在她的痛点上。

    她明明努力爬到这里了,竟然还会被人将自尊踩在地上。

    确实是没有血统,可那几个有血统的牌子,这世界上才有多少人能买到,没资格的人进了店也会被请出来。

    庄溪不懂白发爷爷在说什么,什么血统,什么历史他都不懂,而其他三个人都懂。

    在这个阶级固化的年代,人越向上爬越知道自己的渺小,越是无力。

    有人再奋斗,再有钱,在一些人眼里也什么都不是,就连想买一些东西都买不到,有些品牌和资源,是专门为特定人群服务的,不管有多少钱都不行。

    凌彦华上前扶住戚雪楠,“妈妈,不要跟这种人计较,谁知道他们是谁。”

    戚雪楠亲密地拍拍他的手,因为他的安慰心情好了不少,“乖儿子,妈妈不生气。”

    “嗯,妈妈不气,生气就不漂亮啦,他们就是强盗逻辑气人,拿别人拿不出的东西戳人,好像他们能拿出来一样。”

    戚雪楠听了这话,心更顺了,“你看你真会说。”

    庄溪抿抿唇,抬脚要继续走。

    “小少爷先等等。”白发爷爷又挡住他,“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一定要仪式感地好好过。”

    庄溪看像他,眼里满是疑惑,但没有怀疑。

    妈妈她从一开始就只抓着这件衣服和高高在上的自尊,到现在都没“听到”这个爷爷说的“成年”两个字。

    他还以为,今天她来找自己是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专门带他逛街,给他买生日礼物。

    其实,她哪里记得住,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认识杨老师。

    而这个爷爷知道,哪怕他从头到脚透着奇怪,不管怎么知道的,能记住他生日的人太少了。

    庄溪睁着一双澄澈的双眼看着他,白发爷爷冲他和蔼地笑笑,他身后两个人走上来。

    “小少爷,我是RIT慕青星球的大区经理,这是给您定做的成年生日礼服,祝您生日快乐,一生安康。”

    他们手上捧着两个深蓝色的盒子,上面人工手绣而出的“RIT”,古朴大气,只是三个字母,就能诉说历史。

    戚雪楠先是惊讶,再是觉得可笑,不相信。

    RIT就是他们说的有血统,转为特定人服务的集团,还是其中门槛最高的一个。

    “大区经理专门来送衣服吗?”戚雪楠笑了一声,“实在是好笑。”

    “是,大区经理会亲自登门,诚挚地为每一位顾客送上衣服,以及其他一切需求。”那人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您的无知暴露了您的层次。”

    戚雪楠脸色比刚才还难看。

    她还想说什么,被严肃的凌签拉住,“别说了。”

    戚雪楠治好讪讪地住嘴。

    白发爷爷打开礼盒,拿出一件灰色的小西装,给庄溪穿上。

    庄溪一头雾水,没反过来就被穿上了小西装。

    “小少爷,这是你迈向成人世界的第一步,小西装是你成人的标志,它也将是你一往无前的铠甲,生日快乐。”

    庄溪眼里波光闪闪。

    只是穿上西装,庄溪的气质就变得不一样了,好像真的披上了一层铠甲,裹上一身勇气。

    西装完美地贴合身体,庄溪不懂这些,在他眼里,每一个弧度好像都是精准的数学公式,每一条线条都符合生物规律,和他完美契合。

    “走吧。”白发爷爷说:“去过生日。”

    “溪溪,不要跟陌生人走。”戚雪楠在他身后说:“我们在家里过生日。”

    而庄溪宁愿选陌生人,也没选择她。

    心里最后一条线已经被她拉断了。

    “请问,您是谁?”

    坐在这个限量飞车中,很奇怪庄溪并不觉得拘束,他在光脑上打字问身边这个爷爷,眼睛亮晶晶的。

    白发爷爷冲他和蔼一笑,“你知道圣诞老人吗?”

    庄溪点点头,圣诞老人是每一个孩子最期待的老人。

    “我和他有点像,我是生日爷爷,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就会出现。”白发爷爷一本正经地说。

    庄溪笑笑,不反对这个其他人不会相信的答案,继续敲字:“那之前过生日的时候怎么没出现?”

    白发爷爷,哦,生日爷爷说:“我和圣诞老人也有点不一样,他是在孩子小时候出现,而我要等人长大才能出现。”

    庄溪弯起眼睛,“以后生日会一直出现吗?”

    生日爷爷沉吟一会儿,认真地点点头,“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爱你,而你还一如既往不改变初心,每年你过生日,我都会出现。”

    庄溪愣了一下,这个条件实在奇怪,如果这个世界上没人爱他呢。

    那他现在出现,是因为有人正爱他吗?

    庄溪觉得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他有点傻。

    好一会儿庄溪都动静,生日爷爷转头看向他,看到伸出来一个巴掌。

    白发爷爷愣了下,他皱眉思索了一小会儿,忽然明朗,笑着跟庄溪击了一掌,清脆的击掌声在安静的车内响起。

    就这样说定了。

    两个人都笑起来。

    庄溪打量着他,他眼神澄澈安静,不会让人感觉到冒犯,生日爷爷就让他打量。

    打量够了,庄溪又低头敲字,“生日爷爷。”

    “嗯。”

    庄溪:“你不要叫我小少爷,我不是什么小少爷。”

    生日爷爷笑得开心,“你当然不是小少爷。”

    庄溪点点头。

    生日爷爷:“你是小王子。”

    庄溪:“……。”

    生日爷爷肯定地说:“在今天,你就是小王子,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提任何要求。”

    庄溪眯起眼睛笑。

    车停了,停在一个闹处,周围是繁华的街区,可他们面前的店里却没几个人,安安静静,和周围格格不入。

    进了门,直达最高层的房间,生日爷爷先让庄溪换好完整的衣服,衬衫,裤子,鞋子和领带。

    庄溪出来后,面向的大海的桌子上,摆放好着一束可爱的鲜花和一碗面。

    生日爷爷:“吃了长寿面,活得长长久久。”

    庄溪弯起眼睛,很配合地捧起大碗,大口大口地吃起来,香喷喷的面比他吃过的任何东西都好吃。

    他刚才只吃了几口白饭,现在确实很饿。

    庄溪吃得很快很香,没什么标准的用餐礼仪,但也没发出扰人的声响。

    吃完后,看向生日爷爷的时候,眼里装满惊讶。

    不知道什么时候,生日爷爷手上出现了一个蛋糕,庄溪来不及考虑他什么时候出去拿的,心思全部被生日蛋糕吸引了。

    那是一个四寸的小蛋糕,蛋糕小小的,蛋糕上有两个更小的小人。

    一个小人穿着黑色的衣服,长发和丝带一起垂下,手持一把盲杆。

    一个小人穿着灰色的衣服,坐在轮椅上,矜贵地昂起下巴。

    不是泽泽和远远是谁。

    生日爷爷笑着把蛋糕放到怔愣的庄溪面前。

    放在桌子上就更清晰,更、可爱了。

    怎么能用这么小一点,把小人刻画的如此逼真呢,活灵活现地展现了游戏中小人的神态。

    庄溪捧起蛋糕,越看越喜欢,眼里的光越来也亮,眼看就要得变痴~~汉。

    心里咕噜咕噜冒着粉红泡泡。

    他抬头看向这个生日爷爷,他知道自己哪天过生日,知道自己在哪里,也知道自己游戏中的小人。

    庄溪又移回视线,无形之中他们之间好像有种默契,庄溪不问。

    他胆子不大,不是莽撞的人,不会随便跟陌生人走,但这个爷爷让他安心。

    把他当成生日爷爷。

    生日爷爷在蛋糕外围插上一圈蜡烛,笑眯眯地说:“小王子许愿吧。”

    庄溪敲字,“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生日爷爷点点头。

    庄溪看着蛋糕上的两个小人,敲出他的愿望:“我想要他们一起跟我过生日可以吗?”

    生日爷爷愣了一下。

    庄溪一脸向往:“这是我这十几年来最梦幻的一天了,也是最富有的一天,这样高光的一天,想和他们一起过。”

    “生日爷爷,可以满足我这个小愿望吗?”

    眼里装满渴求时,简直犯规,连他这个、这个……

    生日爷爷咳嗽一声:“这可不是一个小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