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22章

    泽泽的信件打开之后, 是一段语音,他也知道知道这个消息了。

    两个小人同时摸摸自己的口袋,一分钱也没有。

    当然没钱,不管是种地,还是挖矿,都是给庄溪的,钱有多少都是庄溪的。

    这明显是要属于他们的私房钱才能准备。

    在这个小镇里,不管是卖粮食还是卖石头,任何方式转到的钱, 都会流入庄溪的口袋,所以, 一定是要去其他小镇赚钱。

    远远翻过信纸另一面,那里竟然还有温馨提示。

    温馨提示:要想制造生日惊喜, 一定要秘密准备, 不要被小溪发现哦。

    远远:“……。”

    怎么才能不被他发现?他随时都可能过来。

    是要他们打零工, 还是上夜班?夜里有什么工作,还能搬砖吗?

    庄溪发现两个小人不爱种地了, 他们喜欢下矿。

    昨天的宝石卖掉后, 一共一千多金币,自然不能和现实中的宝石相比,价值不一致, 但也比种地多多了, 下矿确实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庄溪想看。

    昨天看他们下矿, 真的看得很爽。

    两个小人, 看着一个缺了一条腿,一个没了眼睛,在矿洞中却所向披靡,每一刻都是高光时刻,萌萌的小人,在矿洞中变得霸气。

    可是土地总不能荒着,他下矿不行,那就要老老实实地种地,赶紧种完地,他就可以看小人打小怪兽了。

    庄溪在田地里消耗了他几乎所有的体力,剩下一点跑去跟两个小人说再见。

    然后,他一边吃早饭,一边看小人下矿。

    周末的早上,阳光从窗外洒入,一室明媚,正如庄溪的心情。

    远远和泽泽战斗力依然在线,在矿洞中畅通无比,手段简单残暴,看得庄溪浑身舒畅。

    慢腾腾地吃完饭,庄溪恋恋不舍地退出游戏,开始准备直播学习。

    他将要做的试卷和作业一一摆好,打开直播平台,进入自己的直播间。

    庄溪和往常一样,什么都不用说,毕竟他也说不出来,直接开始做试卷,直播对他来说,就是把光脑放在面前学习而已。

    可这次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庄溪第一道题刚扫完,直播间打赏的提示一下又一下地响起。

    庄溪从试卷中抬起头,看到直播间的小烟花愣住了。

    只有打赏100以上,才会有小烟花,从他抬头开始,已经炸了不下五朵烟花了。

    直播间的观众们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书桌和手,看到他手中的笔停住,猜他应该看向屏幕了,小烟花炸得更多。

    庄溪懵懵地,这一会儿,他大概收到了1500的打赏,并且还有增加的趋势。

    以前收到的都是几块钱的打赏,一场直播最多也只有几十星币,一下收到这么多,他有点慌。

    庄溪放下笔,连忙在直播间敲字,“不要打赏了。”

    敲完字,看向右上角,这才发现,他的粉丝突然多了很多很多。

    上次直播的时候,也只有几百个粉丝,现在已经有一万多了。

    那代表私信的小信封上显示99+,私信也收到了很多。

    庄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从弹幕中寻找答案。

    “这是哪位大佬,我恨我没有早点发现。”

    “学长一定是学神!太厉害了!”

    “学长收下我,明年我愿意花10万星币买一份会考押题啊!”

    “我们老师是特级教师,都没小哥哥这么精准,这是什么神仙学长啊!”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啊,有什么规律可寻吗?真的是神了。”

    庄溪打开打赏明细,给他打赏的大多来自于那个让他整理会考重点题型的粉丝,结合弹幕,庄溪大概了解是怎么回事了。

    昨天刚好会考结束。

    他打开私信,看到了一张对比图,是公布的会考数学试卷和他整理的重点对比,他给那个小学妹一共整理了300道题型,会考试卷100道题,这其中相似题型超过80%,其中包括几道只是换了数字,其他都一模一样的。

    还有几道填空题道,被特殊标记出来,会考给的答案规规整整,算起来特别麻烦,而庄溪给的思路别出机杼,能够快速解出答案,只是这几道题,就能省下十几分钟的考试时间。

    更不要说选择题。

    那位小粉丝在考试前夕,把庄溪整理的这些无私分享到论坛里,考前很多人不屑一顾,只有几个不知道该看什么,不看又焦虑考生看了。

    考后,好多人都来挖贴,这个帖子成了会考区当天最火的帖子。

    大家纷纷问这份资料的来源,小粉丝当场花式安利,有了现在大增的粉丝。

    庄溪有些激动,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他。

    他一直觉得,自己就是生长在角落里的小蘑菇,阳光照不到他,光芒不属于他,没人能发现他。

    现在有一万多个人在看着他,夸他的话一串又一串,庄溪有点恍惚,这样的事情真的是发生在他身上的吗?

    “小溪一定是懵了,他那么安静的一个人啊,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的宝藏学长,终于被更多人发现了呜呜呜。”

    庄溪抿抿唇,开始认真写作业,眼里光彩熠熠。

    因为今天忽然多了很多粉丝,庄溪直播了三个多小时,做完试卷后,把几乎所有私信里的题目都做了一遍。

    他今天一共收到了2330的打赏,这是一个对他来说几乎烫手的数字,他无法再像以前把所有打赏人的名字写下,只写了前50个。

    今天还收到了好多人的夸赞和喜欢。

    庄溪关了直播后,立即打开游戏,想把这份喜悦分享给两个小人。

    在游戏中,仔细找了一会儿,才发现远远和泽泽都偷偷站在一堆草丛后面。

    这是要做什么?跟他玩捉迷藏?

    没有体力怎么玩,庄溪正要按住两个小人把他们提溜出来时,发现了异常。

    他早上种田后下线,现在地里的作物都成熟了。

    一片丰收景象的田地不远处,有一个陌生的小人正在靠近。

    那个小人庄溪从未见过,也不会是他新出现的镇民,那一定是别的小镇里的小人。

    刚加了好友,现在就有小人来拜访了吗?

    庄溪收回手,和两个小人一样,悄悄地看着这个小人做要什么。

    这个小人穿着一件白衬衫和卡其色的背带裤,戴着眼镜,背一个背包,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一点点靠近田地。

    他在田地边缘四处张望,尤其是田地对面的三个小房子,踮起脚看了好几次,发现没人后,他搓搓手,飞快地冲地里的草莓伸出手,摘下后就塞到了自己的背包里。

    庄溪:“???”

    不止是庄溪,远远和泽泽也惊了。

    三人终于明白过来,这是个贼啊!

    他是来偷菜偷粮的!

    《蓝色小镇》确实是有这样一项活动,加好友后,可以去好友的小镇里偷菜,按照大家的通俗说法,偷菜分为小偷和大偷。

    小偷就是这样,一般一两个镇民来,偷偷摸摸,趁着没人偷一点就跑。

    大偷是小镇的全体镇民一起出现,能悄摸偷就悄悄的,遇到镇民也不怕,他们人多,大不了干一架,这种偷肯定要偷很多。

    这个明显是来小偷的。

    其他小镇的镇民来偷菜,如果玩家还有体力,可以和镇民一起驱赶,如果玩家没体力,即使看到也没办法,长按移动这个方法只对自己的镇民有效,对其他小镇的镇民无效。

    所以,现在庄溪只能看着,小人摘了一个草莓又一个,庄溪很纳闷,他的两个小人怎么还不行动。

    按照远远和泽泽的性格,不像是吃亏的,难道他们现在觉得几个草莓无所谓,还是说以为这是新来的小人?

    庄溪一直看着,这个白衬衫小人也是可爱,他看到没人管后,一个个,背包放满了也不知足,还摘了一地,不知道是打算抱回去,还是要找别的小人来拿。

    终于,他摘了好多,几乎把草莓全部摘完之后,背着小包要逃跑,就在这时,远远和泽泽行动了。

    庄溪不止佩服远远的平衡力,还佩服他的弹跳能力,这次矿洞中就见识过了,现在依然让他感叹。

    只见远远直接从草丛中跳到那个小人面前,明明都是一样的二头身大小,他却像提溜小白兔一样,把那个小人给提溜起来了。

    那个小人两脚乱蹬,两手乱舞,皆是徒劳无功,远远稳稳地提着他的背带裤,把他的书包扒拉下来,小心地放在一边。

    书包刚放下,小人也被扔到地上,两个人二话不说地开揍。

    庄溪:“……。”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远远和泽泽刚才不动手,他们不想种田收粮食,有免费劳动力送上来不用白不用。

    庄溪只是无奈了一下会儿,两个小人就把另一个小人揍得爹妈不认。

    远远:“看你穿得人模狗样,竟然来偷东西。”

    远远:“偷就偷吧,为什么不偷向日葵?”

    庄溪:“……”你对砍向日葵是有多大的怨念。

    泽泽拎起被揍得鼻青脸肿小人,放到向日葵田地里,“偷。”

    庄溪:“……。”看来不止是远远。

    小人软软地倒在地上,远远和泽泽看着倒在地头的小人,好像有点惊讶的样子。

    远远:“没下狠手揍啊。”

    没下狠手,看起来骨折的地方却不少。

    庄溪这下不那么淡定了,把两个小人移开,生怕它们再动手,把别人家的小人给打死了。

    移开之后,一人给一根章鱼须,中午了,两个小人应该饿了。

    远远和泽泽明白了庄溪的的意思,两人抱着鱿鱼须开始午餐。

    而那个小人,软软地躺在地头,偶尔抽搐一下。

    庄溪有点心虚,这要怎么办?他今天也动不了。

    碰不到他就做不了什么,庄溪干脆不想,他看着自己存款,抿嘴笑,今天可以吃一顿大餐。

    直到第二天上线,那个小人还躺在那里,小溪走到小人面前,不知道该怎么办,骨折的人不能随便动。

    小溪给他几根愈合草,在纠结要不要给止疼草时,又一个小人跑来了。

    远远和泽泽立即从各自房间的窗户里探出头。

    庄溪无奈,这个小人怎么回事,小溪就站在这里,他还敢过来?难道是精英镇民什么都不怕?

    庄溪看向那个小人,这么熟悉,不是梁森的Q版小人是谁。

    梁森现实里比他高一些,经过扫描,在游戏里变成mini版,也比他高一点点。

    平日里看到的都是高高大大的梁森,乍一看Q版很稀奇。

    梁森的游戏名是森林,正是他爸妈给他起名的美好寓意,在这个年代,一片森林代表的是财富,也是珍贵的美好。

    小溪走到森林面前,冲他笑笑。

    显然游戏另一边的梁森看着小溪也很稀奇,围着小溪转了一圈,上下打量。

    森林:“溪溪,你好可爱。”

    【森林被远远一脚踢倒。】

    小溪:“……。”

    这横空而来的一脚,不止把梁森踢懵了,也让庄溪懵了。

    远远:“要打死这个流氓吗?”

    泽泽:“打死把尸体抛在哪里?”

    说罢,他嫌弃地看向地头装死的小人。

    梁森看向地头那个自己的镇民,无语凝噎。

    小溪:“这是我朋友。”

    远远和泽泽立即闭嘴,远远优雅地坐到轮椅上,泽泽站姿挺拔,清隽风华。

    小溪把森林扶起来,森林颤颤巍巍地指着地头的那个小人,“那是我的镇民,他一天没回家了,我出来找他。”

    这就有点尴尬。

    小溪:“抱歉,他们两个第一次打人,掌握不好分寸,下手有点重,以后会注意的。”

    森林:“……。”

    远远:“……。”

    泽泽:“……。”

    小溪面向两个小人,“在这里偷菜是正常活动,友好的小镇之间,可以互相偷菜,他们可以来偷,我们也可以去偷,在这里不是什么道德败坏的行为。”

    小溪:“我们要阻止,为了守护作物,有时候我们也要打架,可没必要下手这么重。”

    为了给梁森交代,在他面前,小溪有模有样地教育两个小人。

    远远和泽泽只听到了他们也可以去偷,以及可以打。

    两个小人同时都想到了一件困扰他们一整天的事。

    他们想给庄溪准备一个美好的生日,哪怕倾尽他们所有,想让他开心,想给他惊喜。

    只是要给惊喜,他们就不能让庄溪知道,这点很困难。

    去其他小镇偷菜,这不就是一个送上门的借口吗?

    远远和泽泽几乎同时开口:“我也想去偷菜。”

    庄溪和梁森同样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森的那个小人发现没危险后,自己醒了过来,森林检查没生命危险后,暂时不管他,让小溪带着他在小镇里逛逛。

    其实是没什么好逛的,目前他这里也只有三个房子而已,唯一特殊的就是他的矿洞,开启到20层了,而梁森的还在停在第7层。

    庄溪以为梁森会迫不及待想去,没想到森林站在田地边,看着庄溪的田地傻眼了。

    森林:“溪溪,你地里那是草莓?!”

    森林:“天呢,你怎么这么有钱,能买到草莓种子?”

    小溪:“是刚玩游戏的时候,系统自带的。”

    森林:“……。”

    梁森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蓝色小镇》这个游戏中,庄溪是他见过的运气最好的人。

    一开始在论坛看到有人说自己的镇民残废,梁森想如果不是湖绿,那也太可怜了吧。

    第二天他还跟庄溪吐槽这件事,没想到他笑的那个人就是庄溪,昨天在餐厅刚看到庄溪的镇民就是残疾时,他心里真的很同情庄溪。

    庄溪从小到大都很可怜,连玩个游戏都这么可怜。

    没想到,有这个想法的他立马被打脸了。

    庄溪哪里可怜,他就像这个游戏主脑的亲儿子!

    谁开局包里的种子会是草莓这种珍稀种子啊,不是牧草就很好了,要知道开局的种子是一直能种下去的。

    看完了田地,再去看矿洞,现场看完两个小人采矿,森林背着自己的小人走了。

    小溪去送他。

    森林:“溪溪,好羡慕你啊,你在这个游戏里和现实生活完全不一样。”

    森林:“在这里你好幸运,就好像、好像……”

    小溪:“嗯,这里完全不一样,这里的世界对我太好了。”

    庄溪知道梁森想要说什么,就好像现实里的不幸,在游戏里的得到了弥补。

    小溪:“这里是我生活中唯一的精彩和美好。”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开始玩这个游戏,庄溪现实里生活也开始出现好的一面。

    一缕明媚的阳光,穿过沉沉雾霭照进来,好似阴云总散去,天终将放晴,阳光洒满每个地方。

    那角落里的小蘑菇,也会幸福地沐浴在阳光下,摸一摸它渴求的阳光。

    小溪:“谢谢你当时极力推荐,要不是你我可能不会下载游戏。”

    森林没在说什么,游戏中的小人确实能通过光脑实时扫描,反应出现实主人的大概状况,但微小的情绪还是很难发现,庄溪看不出他的神情。

    和那次看到凌彦华,放学一起回家一样,明明一起走,影子看起却孤零零的。

    好在,这是在他的小镇里,那种苦涩的心情少了很多。

    当时的他是苦涩的,也是茫然的,梁森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他唯一的陪伴,梁森喜欢上凌彦华,他们还能继续像以前一样吗。

    庄溪地点开自己的背包,找到草莓种子选择赠送。

    【你悄悄送给森林50个草莓种子。】

    ……

    当天晚上,感觉庄溪应该睡觉后,远远和泽泽背上自己的小背包,外出打工去了。

    他们一个拿着盲杆,一个单脚跳动,走上了外出务工的道路。

    小镇外面有五条路,分别通向五个小镇,他们先选出来两个偷菜的小镇,另外三个小镇去打工。

    总不能打工的小镇和偷菜的小镇是同一个,那怕是拿不到工钱。

    两个小人,一个表面上是个看不见的瞎子,一个缺了一条腿,四处碰壁,有时还会被嘲讽几句。

    两个人都是心气高的,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自尊心受到前所未来的打击,想打人。

    两个小人闷闷地坐在别的小镇里,第一次感觉到属于这个世界的恶意,在自己的小镇里,他们一直觉得这个世界美好如初恋。

    不是这个世界美好,只是某个人如初恋罢了。

    想到某个人,碰了一鼻子灰的小人又站起来。

    远远恨恨地想:“就不信连最苦最脏的工作都找不到!”

    泽泽:“我去扛麻袋。”

    远远:“我去分拣垃圾。”

    ……

    两个小人打了十个小时的工,而偷菜只花了半个小时,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回来了。

    庄溪看到破破烂烂的两个小人,懵了。

    他们不仅衣服上脏兮兮的,脸上也是,好像虚脱了一样坐在草地上,一阵风过,吹得两个小人打了个哆嗦,好像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

    小溪:“偷菜这么难吗?是不是他们小镇的镇民都特别多?”

    小溪拿着毛巾,给这个擦擦脸,给那个擦擦手,“要不别去偷菜了吧。”

    “不!”两个小人异口同声。

    小溪:“为什么?”

    庄溪很不理解,他们这么惨兮兮的,尤其是精神层面,被摧残了一般,竟然还坚持要去。

    远远攥紧双手,抬起下巴,“好玩。”

    泽泽摸着盲杖,“喜欢。”

    小溪:“……。”

    好吧。

    第二天回来后,远远和泽泽依然破破烂烂,坐在地头茫然地怀疑人生。

    赚的钱应该够了吧。

    远远一天赚80金币,第一天分拣10小时的垃圾,收到80金币的时候,远远是不敢相信的,他10小时80,怎么感觉很荒谬?

    擦掉脸上的灰,廉价到不可思议的劳动力收下血汗钱。

    第二天发传单,跳了一天也是80。

    相比之下,泽泽比远远赚的多一点,一开始他扛麻袋老板不愿意收,后来发现他一次能轻松扛四个,十个小时下来多给他10块。

    两个人打开今天还没看的邮箱。

    新的信件里是一份可选的礼物单:

    1.为他点一份长寿面外卖,吃了长寿面的小溪活得长长久久——200金币。

    2.一个甜蜜的生日蛋糕,蛋糕上有两个小小的你们,想要被他一口吃掉吗?——400金币。

    3.在生日当天,根据当时情况,自动为他送去他最需要的礼物,“世界欠你的我来给”。——1500金币。

    两个小人拿着礼物单,想法是一样的,选最好最贵的那个吗?

    不是,当然是所有都要。

    一共2100金币,算算生日时间,一天都别想休息。

    庄溪发现他的两个小人,做事只喜欢新鲜的,一开始种田还算积极,后来有了矿洞之后,抛弃种田沉迷挖矿,现在知道偷菜后,天天跑出去偷菜,偷了十多天了。

    明明他们辛苦偷回来的东西,卖掉还不到下矿赚的十分之一。

    喜欢新鲜,喜欢刺激吧。

    小溪上线后,闷闷地一个人种地,他好几天上线都没有见到两个小人了。

    希望明天他们不要出去偷菜了,明天他可以一整天在游戏里。

    一般来说,晚上十一点庄溪就睡了,今晚他一直直播到十二点。

    做完所有题目,十二点刚过,他在纸上写上:“祝你生日快乐。”

    “谁过生日啊?”

    “是谁啊,好幸福,我过生日的时候也想小溪这样写,祝福我。”

    “不知道是谁,但祝你生日快乐啊。”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

    看着满屏的“生日快乐”,庄溪弯起眼睛,开心地缩进被窝。

    他现在有一点钱了,明天可以买一块小蛋糕,还可以给远远和泽泽买一份氪金才有的大餐。

    睡前,庄溪看了一眼游戏,远远和泽泽回家了,他在床上滚了一圈,蒙上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