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16章

    远远不屈服地再次跳起来。

    庄溪手指即将放在他头顶上时,看到浴缸中的水越来越红,手上的力道就松了下来。

    远远爆发了他最大的力量,单腿从浴缸里跳出来,跳出门,跳回了他的房间。

    庄溪完全没反应过来,眼睁睁地看着远远消失。

    他刚要给泽泽继续洗,泽泽扭过头,好像不想要他洗的样子,“我有手有脚。”

    这确实,他习惯性把泽泽当成需要小心照顾的人,其实泽泽在做很多事的时候,比远远还方便。

    庄溪还没收回手,湿淋淋的远远又回来了,他站在浴室门口,“不要给他洗澡,他有手有脚。”

    很久都没动作,看来是离开了。

    【远远心情值+3。】

    【泽泽心情值-5。】

    刚进入游戏的小溪:“……。”

    远远在开心什么,泽泽为什么不开心了?

    “你们先各自洗干净,我去一趟医院和商店。”

    去医院是想问问院长,泽泽的眼睛可以治吗,院长依然笑眯眯地说:“能治,一万金币。”

    小溪依然说:“那等些天。”

    院长笑眯眯地点头。

    庄溪心想,这个院长可真好,平时他问东西价格之后这么说,大概会被卖家冷嘲热讽,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

    来商店是想给远远和泽泽买一身衣服。

    宝宝看他的眼神很奇怪,眼里好像冒着绿光,“镇长大人,你知道你的镇民们做了什么吗?”

    庄溪立即想到了当时远远去拾荒的时候,“宝宝目睹了这一切。”

    这个问题庄溪没发回答。

    他在宝宝热心的建议下,选了两套衣服,鞋子,思考半天,又给两个小人一人买了一个背包。

    花钱很开心,小溪带着衣服和背包回来的时候,心里装满愉悦。

    远远看到后,心情值涨了,但他是还问:“花了多少钱?”

    小溪眼睛在换上新衣的远远身上移不开,远远换上新衣服更加可爱了。

    不愧是花钱买的衣服,或者说,远远长得真的好看,随随便便就能把衣服穿得这么好看。

    随着他脸上的烧伤越来越淡,庄溪偶尔看向他都会晃神,远远越看越熟悉。

    “看傻了?”远远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小溪面前,看着发呆的小人。

    【远远心情值+5。】

    远远:“是不是特别好看?”

    庄溪什么都没说,急慌慌操纵着小人去看泽泽,这一看不知道多开心,泽泽穿上新衣服也特别可爱,每天看着 这样两个小人一天的心情值就不会低。

    泽泽的新衣服,和他以前的衣服有些类似,庄溪在商店看到后,就感觉这就是给泽泽设计的。

    泽泽心情值增加的远超庄溪的预计,是远远的两倍,看来也很满意。

    小溪:“泽泽,我去确认了,你的眼睛可以治好。”

    泽泽系腰带的手顿住,泽泽比刚来到这里时还要震惊。

    他的眼睛被挖走了。

    他的眼睛世间独一无二的神奇,每个人都想要。

    现在他竟然说能治好。

    这世上谁有这个能耐,能治好他的眼睛,虽然很难接受,泽泽原来越觉得,这个人或许真的是天道,虽然和他想到的不一样。

    泽泽面向小溪,既然让他遭遇这一切,现在为什么又要治愈他。

    小溪说:“也是要一万金币,我们本来有800多金币,刚才买这些花了400多,远远一万金币,泽泽一万金币,一共两万金币,还差19600金币,以后我们要加油赚钱。”

    “以后你们要是再打架,浪费止血草和止疼草,就不能卖钱了。”

    两个小人各站一边,庄溪把事情说清,席地而坐,花了100金币,学习“巧匠之术”。

    本来还在纠结,现在有了泽泽就没必要犹豫了,远远的轮椅,泽泽的盲杖可以一起做。。

    小溪拿出小火车拉回来的铁芯木,庄溪按照游戏的指导,将木头和其他材料,放到游戏指定的地图位置里。

    而在游戏中,小溪自动呈现出做轮椅的动作。

    没一会儿,小溪就做好了一个轮椅,他推着轮椅走到远远面前,“累的时候就坐轮椅吧。”

    【远远心情值+5。】

    远远坐在轮椅上,摸着顺滑的扶手,眼里光泽愈盛。

    虽然他不需要轮椅,可以跳着走,但庄溪愿意为了专门做一个轮椅,告诉他累的时候可以做。

    不止是关心他的伤,还会关心他累不累,就像昨天什么都不说地帮他按摩。

    哪怕记忆混乱,远远也敢肯定,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细致的关心他,是世界唯一一个人。

    盲杖比轮椅简单很多,庄溪递给泽泽后,泽泽摸着盲杖,再度惊讶,“这是铁芯木。”

    小溪:“你竟然知道。”

    泽泽:“当然知道,天下唯一一棵铁芯木种在魔宫里。”

    庄溪:“……。”

    泽泽:“你……”

    【泽泽心里有很多疑团。】

    【泽泽心情值+15。】

    庄溪愣了一下,即便他有很多疑团,他也不再问,心情也依然因此而变好,而且是忽然开心了这么多。

    衣服和拐杖不会是他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吧。

    庄溪有点心酸,就算这个东西是从他的魔宫里拿来的,做成礼物送给他,他都这么开心吗?

    【你牵住了泽泽的手。】

    【泽泽怔怔地看着你。】

    【远远:???】

    小溪:“泽泽,等我们有钱了,一定会治好你的病。”

    小溪:“你不要害怕,这里没人会害你,安心在这里生活,我们小镇一定会越来越好。”

    不待小溪说其他话,远远自己转动着轮椅走了。

    【远远心情值-5。】

    小溪看着他的背影:“……。”

    小溪想过去帮他过门槛,手被拉住了。

    泽泽垂头,拉着他的手不松开。

    不是全息游戏,庄溪感受不到其中的力度,但他知道那一定紧到勒得手疼,泽泽的脸上恶狠狠的表情,以及他想说什么,嘴巴开开合合,一直说不出来都能说明其中的力道。

    泽泽:“你、你……你……”

    他脸上的表情愈加纠结,纠结到有些狰狞。

    【你抱住了泽泽。】

    被人抱住的泽泽怔住了。

    庄溪知道他说再多也没用,对于尝遍痛楚孤寂的泽泽来说,说再多,不如一个拥抱。

    他小时候被厌恶,远远站在人群外,长大了被世人忌惮惧怕,高高站在最高处,什么也没有一个拥抱能抚慰他的心里伤痕和戾气。

    他想安抚好泽泽,去帮远远,可想出来却是不能了,被抱着的泽泽紧紧拉着他的手。

    远远转着轮椅,来到门口后,等了一会儿,然后恨恨地从轮椅上下来,搬着他的小轮椅,跳过门槛,再坐上轮椅走了。

    庄溪:“……。”

    太难了。

    远远已经走了,庄溪干脆就趁这个机会好好和泽泽说说话。

    他拿出很多止血草,止疼草等,放到泽泽手里,一边拉着他的手,引导着他摸叶子的形状,一边告诉他这是什么。

    小溪:“圆圆的这个是止血草,受了伤先用这个。这个是止疼草,要是疼了也不要省着,我们都可以种出来。”

    “这些是吃的,肚子饿了就吃,虽然它们可以卖钱,可也不能为了攒钱就饿肚子。”

    “我都给你放到背包里。”

    泽泽一直安静地听着他絮絮叨叨。

    游戏里的小溪是个小话痨,喜欢说很多很多话,正好,泽泽很喜欢听一个人在他身边这样絮絮叨叨平凡生活中的琐事。

    如山中小溪,缓缓流淌,浸润心田,千欢万喜都在细语慢言的幽微之中。

    这远超他内心深处最渴求的凡人的酸甜苦辣,足以抚慰半生孤寒。

    【泽泽心情值+30。】

    当天晚上,庄溪下线睡后,泽泽主动从房间里出来。

    对他来说,夜里和白天没什么区别,夜深人静更适合种地。

    泽泽刚种了一会儿,远远也跳出来,默默种地。

    这里的田地和作物很奇怪,成熟得很快,守一夜,能收好几波,只是会饿。

    两个小人差不多同一时间,肚子开始此起彼伏地叫。

    远远跳到地头,坐上他的轮椅走了。

    其实他不需要坐轮椅,跳着走更快一点,但他觉得做轮椅更优雅,而且轮椅用材可比盲杖多多了。

    泽泽慢了半拍,慢悠悠地顺着同一条路朝外走,他没拿出盲杖,盲杖被他放在枕头边。

    远远先去野葡萄那里,率先把新长出来的野葡萄给摘了,心满意足地看向泽泽。

    泽泽一动不动,手背在身后,看向夜空,夜风吹起他飘飘的衣袖和长发,清冷的月光撒在他身上,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远远看了一会儿,转着轮椅走了,在这里看他装模作样,不如回家种地。

    听到他推着轮椅走远后,泽泽这才开始动作。

    他先在路边的草地上找一圈,然后像是能看到一样,直直走到一座房子外的一个桶面前。

    早就下了轮椅的远远,躲在大树后暗中观察。

    看到刚才仙气飘飘的高冷仙人,快步走到垃圾桶面前,打开了垃圾桶。

    远远头上冒出一排点点。

    一个仙人,翻垃圾桶。

    远远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画面太美,他想笑,可看到泽泽从垃圾桶里翻出一个地瓜后,他脸上的笑僵住了。

    泽泽动动耳朵,确定周围没什么异常后,把地瓜塞到背包里。他闻出了这是一个他知道的地瓜,这个意外之喜,让他走向另一个桶……

    月光下,长发垂腰,穿着黑衣的小人,悄无声息地从一个垃圾桶移向另一个垃圾桶。

    他一边竖起耳朵,注意着外面的动静,一边翻着脏兮兮的桶。

    虽然他不知道这是垃圾桶,但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大概是别人扔下的东西。

    夜晚是他的保护色,他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一代魔尊,竟然捡别人丢弃的地瓜。

    魔尊的风评不能被害。

    庄溪知道泽泽翻垃圾桶,看到游戏提示,还是第二天在学校时。

    【您的镇民泽泽发现了垃圾桶的秘密:[垃圾桶里的地瓜]。】

    【夜里泽泽趁夜色偷偷翻遍了小镇垃圾桶,捡到五个地瓜。】

    【远远暗中观察到了这一切。】

    【贝贝趴在窗户上,看着窗下的泽泽翻她的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