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12章

    庄溪点击白白的圆球。

    【名称】:大蒜

    【性质】:古地球百合科食药两用植物。

    【备注】:大蒜中含有丰富的大蒜素,大蒜素可降低部分肿瘤患病率,但大蒜素强烈辛辣,空腹食用会刺激胃粘膜,造成肠胃不适。

    庄溪:“……。”

    庄溪再次点击一个带小笼子的草。

    【名称】:猪笼草

    【性质】:古地球热带食虫植物

    【备注】:猪笼草有圆筒形器官捕虫笼,专门捕捉昆虫,分泌特殊液体,分解昆虫尸体。

    庄溪:“……。”

    庄溪继续点。

    【名称】:辣根

    【性质】:古地球的食物。

    【备注】:含有极为辛辣刺激的异硫氰酸酯类化合物,适合做调味品。

    庄溪:“……。”

    庄溪把远远藏起来的各种草和果实,以及奇怪的根茎块一一点开,总算明白了远远的小脸为什么是黑绿黑绿的。

    他又想笑,又心疼,还感动。

    没想到远远可以下地,更没想到他少了一只腿,带着一身伤,还要熬夜帮自己种地。

    让自己好好睡觉,结果他在这里熬了一整夜种地。

    想到在月光下,小人只用一只腿,在田地里起起伏伏种地的画面,庄溪控制不住地想笑又摸摸他。

    不过,远远的身体素质这么好吗,可以一只脚站立砍向日葵?这样一想,不比梁森那个绿色的小人差。

    又想到小人砰砰跳跳去偷偷摸摸拾荒,不自觉地笑出声,尤其是他暗中观察一番,自以为人不知鬼不觉,结果宝宝目睹了这一切。

    宝宝大半夜不睡觉,看到了这一切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庄溪心里各种情感交汇,心里五彩斑斓的小烟花炸开,总之是非常开心。

    好久好久没这么开心过。

    小溪蹲下,对照系统提示,把那些味道奇怪的草都收起来,只留下几种味道尚可,对身体还有益的。

    越收拾心里越不是滋味,有些草都枯萎了,远远还留着打算吃吗?

    小溪起身向房间方向看一眼,游戏没提示,远远应该没发现自己。

    他悄悄起身,也偷偷摸摸地溜走,去小树林里寻找。

    他有游戏提示,知道有哪些野草野花可以吃,找来几种味道可口的混入其中。

    猪笼草的笼子他摘下来,拿到泉眼处反复清洗,被摘下来后不会再分泌奇奇怪怪的液体,小溪在干净的笼子筒里装满酸甜可口的草莓汁。

    把一把蓝莓和野葡萄一起放在一片大大的叶子上。

    做完这些,小溪整理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去医院找院长买了一些助消化和治疗食物中毒的药物。

    不过等他回去后,远远的脸色已经好很多,他的体质比庄想象的还要好。

    小溪:“远远,我们仓库里怎么多了那么多东西?”

    远远不说话。

    【远远:“不屑撒谎。”】

    【远远:“也不想告诉他,当然要他自己发现。”】

    小溪:“远远你知道田螺姑娘的传说吗?我们家难道出了田螺姑娘?”

    远远一声不吭。

    小溪:“不对,不是田螺姑娘,体力这么好,一定是个田螺汉子。”

    远远头顶上冒出一排点点点,田螺汉子是什么鬼称呼。

    【远远:“体力当然好,更好的时候你还没见到呢。”】

    庄溪弯了弯眼,把医院买来的冲剂倒入水中,递给远远,“经过这个田螺汉子的努力,我们小镇的等级又上升了一级,即将迎来第二个镇民,远远开心吗?”

    这是刚才登陆游戏的时候,系统升级提示中,专门提醒他的,小镇满足第二个镇民入住条件,房屋已经在建设之中了。

    远远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

    他辛苦耕耘一整夜,换来的是这里多住进来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远远脸上的绿有上移的趋势。】

    庄溪:“……?”

    【远远心情值-10。】

    【远远心情值-3。】

    庄溪连忙说好消息,“远远,你的房子建好了,今天就能入住。”

    【远远心情值-5。】

    【远远觉得自己是块破抹布,用完就被扔。】

    【远远心凉的一塌糊涂。】

    庄溪:“……。”

    【你牵住了远远的手。】

    【你摸了摸远远的头。】

    【你抱住了远远。】

    【远远心情值+3。】

    庄溪理解不了小人突如其来的情绪,不知道该说什么,小溪不说什么,直接上前一步,拉拉手,摸摸头,抱一抱,一通操作下来,远远终于不再降心情了。

    【远远:“果然还是最喜欢我的。”】

    小溪:“喜欢远远。”

    远远勾起嘴角。

    【远远心情值+10。】

    终于哄好了远远,小溪背着背篓,一边收棉花,一边等新小人。

    上次远远来的时候,房屋没建多会儿,远远就出现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来的有些慢。

    庄溪不由地多想,是因为犹豫,不想来,还是因为路途遥远?

    想着想着庄溪就被自己逗笑了,这么真情实感地玩游戏的可能没多少人。

    为了避免上次那种现象,这次庄溪保留了些体力等新的小人出现,没继续劳作。

    小溪:“远远,我去买早饭了,等会吃完早饭就回来。”

    远远点点头,思考他这句话里的信息。

    他还没搞清楚目前所处的环境,庄溪让他很安心,不必担忧害怕,但并不是说这一切不用探索。

    他可以确定的信息,有几条。

    第一,这个地方不是他以前生活过的环境。

    他记忆混乱,但常识性的东西没法抹掉,这里很多东西他都没见过,这是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第二,庄溪他不生活在这里,他在另一个地方生活。

    他昨天听到的声音,是庄溪真正生活场地的声音,那才是他熟悉的,好像他也应该生活在那里。

    第三,庄溪对这里有很大的控制权。

    这里好像是他的所有地。

    远远总觉得这一切组合起来,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其他的,他还需要听外面的声音进一步猜测,而现在,他要种地。

    远远从床上跳下来,拿起斧头,继续吭哧吭哧地砍向日葵。

    向日葵是所有作物里最难收的,但庄溪说他算过,这个最值钱。

    远远一边砍,一边嘀咕,“要不是那天那一幕那么美……”

    砍完三块地里的向日葵,远远摸摸自己的肚子,他又饿了。

    很奇怪,他躺在床上时,一天不吃东西都不觉得饿,只要一干活,肚子就饿得很快,要是不吃东西,头还会晕乎乎的。

    远远绷着脸,四处探看,面无表情地走到小树林里,直直走到某两块大石头之间。

    他实在不想看石头间那白白恐怖的东西,已经打算就吃紫色的小野果,看向石头后,却是一愣,继而眼里染上些笑意,紧绷着的小脸被笑容冲散开来。

    石头后,一张大大的绿叶上,规规整整地放着他觉得味道还可以的草和果,他最讨厌的几种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蓝莓。

    除此之外,上面还多了几种他没见过的野菜和野果,外面点缀着几朵小花。

    小花和小不点一样可爱。

    远远摸摸那朵小花,拿起它旁边那个奇怪的筒状草。

    这是剩下的唯一个他讨厌的食物,昨天他吃了一个,那种奇怪的味道一言难尽。

    想到自己偷吃这些奇怪的草被庄溪发现,远远有些脸红的懊恼,但庄溪为他准备这一切,又不由自主地开心。

    纠结地把它放到嘴巴里,牙齿咬开之后,一股沁甜的汁水在口腔中爆开,流入喉中。

    远远怔怔地,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甜蜜包围,甜甜的果汁流入体内,何止是疲惫全无,沉疴旧疾也被治愈了。

    嘴角缓缓扬起,他从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惊喜,也能有巨大的能量,让他如此开心。

    庄溪吃完饭上线后,发现远远正矜持地坐在地头,明明是那样小的一个小人,看起来竟然有种高雅的感觉,好像他不是坐在田间地头,而是坐在皇室宴会厅。

    刚才莫名掉下去的心情也涨回来了。

    田地里作物都收割完,而远远的体力并没降低。

    庄溪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体力没降低一定是补充过了,至于怎么补充的大家心知肚明,补充过体力,那一定知道了什么。

    小溪走到他身边,远远竖起耳朵。

    就在小溪要说些夸远远的话时,系统提示突然跳出来。

    【恭喜您获得第二个镇民,是否收下这个镇民?】

    【是】

    【否】

    屏幕上出现的小人,实实在在吓了庄溪一跳,幸好光脑还在他的手腕上,他没摘下来放在手中,不然的话,现在可能已经被他扔出去了。

    和远远一样,这个小人的状况也很糟糕。

    不同的是,远远当时看起来是惨,这个小人看起来有些恐怖。

    他穿着黑色的奇怪衣服,长发垂腰,两个眼眶中流出浓稠的血,鲜红的血漫过脸流到身上。

    庄溪抿抿唇,他的镇民又是这样的,一个远远还好,第二个也是也这样,让人无法怀疑。

    不管怎么样,庄溪还是点了【是】。

    【恭喜您获得第二个镇民,泽泽,请再接再厉哦!加油!】

    远远一直等着庄溪说什么,他等了一会儿,都不见庄溪说,小人正呆呆地站在自己身后。

    远远双手扶地,正打算起来,突然听到“嘭”得一声,一个人从天而降,砸在他的脚边。

    看清那个人的模样后,远远也愣了一下。

    小溪终于动了,他跑到泽泽面前,伸手要扶他。

    他手还没碰到他,就被一股大力掀翻,整个人被推倒在三米外的地方。

    与此同时,看都到泽泽动作的远远,冰冷地拿起手边的一块石头,跳起来朝着泽泽的头部就是狠狠一砸。

    泽泽头上,一股新的鲜血从黑发中流出,他转过头,面向远远,脸色阴郁。

    远远扔下石头,冷冷地看向他。

    庄溪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就打在一起,凶残凶残地打。

    他们两个,一个瞎,一个瘸,还都带着一身伤,可这完全不影响他们打架。

    像两只小野兽,凶狠残暴地厮打,鲜血留了一地,染红了刚摘的棉花。

    小溪愣愣地坐在地上,不知道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