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网
http://www.wucuo.la/
    第100章

    季清远挡住了小人遛鸡崽的去路, 按住前进小人的额头。

    小人笑着停下了, 他身后一排小鸡崽也跟着停下了。

    “您来啦。”小人笑眯眯地说,他指着身后的一片花说:“您看, 它们开花了,好看吗?”

    “有玫瑰花、蔷薇花、波斯菊……”小人掰着手指头一一数着, “都开花啦。”

    “……好看。”季清远说。

    小人双手背在身后,小脸笑成一朵花,显然非常开心。

    “吃饭了吗?”季清远问他。

    小人摇摇头,“我正在煮地瓜和芋头,马上就可以吃啦。”

    “那现在准备去吃饭吧。”季清远催促道。

    季清远这边开始换衣服叫晚餐, 迫不及待地想听小人给他汇报一天来的生活小事,然后给他奖励。

    等换好衣服,发现小人站在小花田里没动, 季清远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小人的头, 小人飞快地抱住那根手指, 然后给手指上套上了一个鲜花戒指。

    用细叶子编织的指环,最上面有一朵特别可爱的小花, 这个小花不是花田里的任何一朵,六个形状几乎一模一样的花瓣,颜色各不相同。

    季清远仔细看了那个花瓣,花田里六种花的花瓣剪成大小一致的花瓣,再一起编在叶子里的。

    小人眼睛亮晶晶地望着他, 季清远拉过他的小手, 猛然一看确实干净, 仔细看,指甲缝藏着细碎的草叶,边缘被草汁染绿,这个精巧的戒指他可能编了很久。

    可惜他不能带走。

    “谢谢。”季清远说:“太可爱了,我先把它装进盒子里收好。”

    小人点点头,推推手指,笑得很开心。

    季清远看了那个戒指许久,心里开心又酸涩,收回手指的动作格外缓慢。

    小人的手被松开后,没有立即背到身后或放下,而是放在脸上蹭了蹭,仿佛想把手上的温度传到脸上,看到这一幕的季清远,再次沦陷,直接捏住了圆嘟嘟的脸颊。

    小人的笑容更灿烂了。

    眉眼弯弯,乖巧给捏,眼里除了开心就是依赖,让恨不得装进口袋里,随时带在身上。

    和昨晚一样,在吃饭前,小人乖乖坐好,一本正经地汇报今天的生活,“早上换了几身裙子,最终选了条红色的,可是它太长了,不方便煮饭种地,所以我向上收收,用丝带系起来了。”

    “嗯。”

    “早饭还是牛奶和便当,午饭是一个蟹黄包和一个烤地瓜,还有一盒酸奶,今天的酸奶是草莓味的,酸酸甜甜,非常喜欢。”

    “好,以后多买草莓味。”

    小人弯着眼,继续说:“因为今天您带来这么多花种,所以我没有继续种地瓜和西红柿,而是种了26棵花,还有,教小鸡崽崽们学走路。”

    “我好喜欢它们,谢谢您,我会好好把它们养大。”

    房间内很久没声音,小庄溪疑惑地抬起头,“我今天哪里做得不好吗?那您可以、可以批评我。”

    他心里有点忐忑,把今天做的事想了一遍,没发现什么不好。

    “没有不好。”季清远压下心里惊讶,没让小人发现他的异常,显然小人也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他根本没给他买花种和小鸡崽。

    他看向窗外的花田,对小人说:“今天表现比昨天还好,想要什么奖励?”

    小人开心地摇摇头,看着自己的小书架和书架上满满的书,心满意足,“不要奖励了。”

    他不是为了奖励,他就是想跟他说。

    “要有奖励。”季清远看着那一排小裙子沉思一下,打开商城有了主意。

    小庄溪急忙站起身,想要说真的不要奖励时,奖励的一部分已经出现了。

    房间里又多个大衣架,上面挂了一排衣服,最外面就是一套小军装,小人疑惑地想,之前还是小裙子,怎么忽然变成军装了,他的爱好?

    幸好军装后面都是寻常男孩子穿的衣服,是他喜欢的。

    紧接着房间里出现很多玩具,全是男孩子喜欢的那种,什么古典□□,飞车,竟然还有一个机甲,那个机甲庄溪在商城宣传广告上看过,要十几万金币……

    他不知道金币具体是多少钱,但普通一个芋头只要一个金币,心里大概知道和之前生活的地方没差太多。

    小庄溪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心里自动开算,他一顿吃两个芋头,一天吃六个芋头,就算15万金币,可以吃25000天,是他60年的伙食费。

    “太贵了。”

    小人紧张又无措,这不该是属于他的东西。

    这种感觉连季清远都能看出来,他摸摸小人的头,“其实一点也不贵,我一天最少能赚十几份这样的玩具,拿一份给你做奖励,你玩的开心就很值。”

    小庄溪震惊地睁大眼睛。

    又被揉了一通头发。

    “我说了会养你,你不要担心,这就该是你的玩具,以后还会有更多。”

    小人心里胀胀的,眼里亮亮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里汹涌而来,又幸福又酸涩的情绪。

    庄溪,你看也有人对你这么好,好到心口发烫。

    小人弯着眼睛说谢谢,捏着芋头在白砂糖上沾一沾,甜滋滋地吃进嘴里,像是徜徉在糖果的世界中。

    季清远注意到小人一边吃饭,眼睛一边向玩具上瞟,是喜欢没错。

    他松了口气,一边吃饭,一边打开游戏资料,查看金币余额,果然,他给小人的金币一分都没少。

    那些小裙子和花种、小鸡崽都不是他自己买的。

    季清远眯起眼,想要联系游戏公司,看着那异常乖巧安静的小人,又生生止住。

    “那些童话书能读懂吗?”季清远问小人。

    安静吃饭的小人立即点头,弯着眼睛说:“能读懂,那些字我全部都认识,我会认字也会算数,一直都是班里成绩最好的。”

    季清远若有所思。

    他直觉这个小人不会骗他,小人很奇怪,鲜活得像是真人,而且,作为一个收费游戏里的小人,应该是引导玩家为他花钱才对,可他看起来正好相反。

    “是第一名吗?多少人里的第一?”

    小人抿抿唇,眼睛发亮地说:“其实是全年级第一,我们学校还是青亚最好的小学。”

    季清远笑着摸摸他的头,小人有点害羞地埋头喝奶。

    和之前一样,吃完饭小人洗漱完爬上床看童话书,今晚他换了季清远刚给他买的男孩子的睡衣,整个人轻松很多,靠在枕头上安静地看书,温馨的灯光落下来,小人身上萦绕着一层暖融融的宁静。

    等季清远说让他睡觉时,小人立即合上书,乖乖躺进被子里,笑盈盈地说:“晚安。”

    “晚安。”季清远给他关灯前截了一张图。

    他看着截图上的小孩样子,越看越觉得熟悉,“青亚最好的小学里的年级第一吗?”

    或许等他有时间,可以去这个学校看看,看看有没有一个让他心软,想装进口袋的孩子。

    第二天早上,和以前一样,小庄溪换了几身裙子给他看。

    不一样的是,在这样的包容和宠爱下,小庄溪胆子大了一点,换好第三身裙子后,他问:“为什么您白天都不说话?是因为在工作吗?”

    许久之后,房间里出现一道声音,“因为看你就够了啊,小团子。”

    那声音非常好听,却不是小庄溪熟悉的那道。

    他愣了一会儿,难道他不是被一个领养回家?小人摸摸身上的裙子,再看看另一排衣架上的军装,以及机甲,抿抿唇什么都没说。

    “我再换几身给您看,好吗?”

    一只好看温暖的手落在他头上,使劲地揉,“好想抱在怀里啊。”

    小人笑眯眯地换了好几身裙子,直到累得有些气喘吁吁,才被人按下,然后接收源源不断的礼物,各种首饰和胭脂堆满桌子。

    吃完午饭种地的时候,又有一包新的花种出现他身边,并且这次有人和他一起种,虽然看不到人。

    小人种了一个小时,脸上开始出汗时,被拎到小板凳上,手上被塞了一瓶果汁,小人一手拿着果汁,一只手握住那根手指。

    肤色和之前看到的都不一样。

    “谢谢您。”小庄溪说。

    他小口小口喝着果汁,喝完后采了花瓣,摘了叶子,坐在小板凳上重新编了一个鲜花胸针。

    “我有个礼物想送给您。”

    这个人话和动作都很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了,所以小庄溪走到花田里,主动提出要送礼物,“您可以把手伸出来吗?”

    明明其实早就注意到小人的动作了,知道他在编什么,没想到是送给要送给自己的。

    他伸出手,想看看小劳动力要送他什么。

    小人看了一会儿那个手,把细节记在心里,然后笑着把鲜花胸针送给他。

    他知道他喜欢花,昨天以为是同一个人,送出错了,今天重新送一个有两朵小花的胸针。

    鲜花胸针落在手掌上那一刻,明明觉得有什么同时被这个小人套牢了。

    怎么会有这么可爱又温暖的纸片人?

    揉揉小人的头,看到小人眼睛笑成月牙,明明脸上忍不住露出爸爸笑。

    太阳快落山时,庄溪该去洗澡了,他站在两排衣架前,拿了一套男装,洗完澡后换好。

    这时候那个人还没来,小庄溪坐在书桌写日记。

    “我被领回家了,家里不止是一个人,有三个人在养我。”

    “他们不会同时出现,一个常常在早上起来,喜欢让我穿小裙子,我穿上他会开心。”

    “一个常在上午出现,他喜欢种花,较为沉默,但很温柔。”

    “一个每晚出现,他很认真地养我,给我买男孩子的衣服,还有武器玩具,大概想我能长成一个厉害男子汉。”

    “他们都对我很好很好,我喜欢他们。”

    写完日记,小庄溪从座椅上跳下来,和往常一样去做饭。

    通过时间、爱好和手指,小庄溪每次都能把人认清,每天早上主动穿小裙子,换好几身给喜欢裙子的人看,吃完早饭换好适合下田的衣服,种花养小鸡,傍晚换好衣服,看童话书或者玩玩具。

    他什么也不说,这样的生活丰富又安稳,小庄溪幸福得每晚都是好梦。

    只是,小小的他,哪里知道养他的三个人都是人精,一天两天发现不了,时间一久,都察觉到了异常,稍稍套话就能确定彼此的存在了。

    这个时候,他们每个人都更加喜欢这个小人,本以为是独属于自己的贴心小棉袄,没想到是要跟人共享,心里非常不满,带着气时难免就会出现矛盾。

    第一次是礼礼把那些挂着男装的衣架,从卧室移到储藏室,当晚季清远就对小溪说:“男孩子和女孩子毕竟不同,要有男子汉气势就少穿点裙子。”

    小庄溪懵懵地点头,偷偷把几身男孩的衣服塞到小裙子中间。

    第二次,佛系种田总裁,某天上线后看到小庄溪正练习开机甲,问他在做什么,可爱的小人从机甲上滑下来,认真地说:“外面的人说我是小姑娘,整天躲在家里,说如果我不承认就出去跟他们打一架。”

    小人比了一个给自己鼓励的手势,“我要把他们打趴下。”

    前两天晚上送他机甲的领养人说的,用拳头叫他们闭嘴是最有效的办法。

    “这样会加剧矛盾,那些言论不用理会,看着花开多好,修心养性。”

    明明把机甲推到储藏室。

    季清远冷笑,说什么共享,他已经摸清楚了,只要他上线,另外两个人都别想上来,既然他们这样做了,也别怪他挤走他们。

    于是,第二天季清远几乎只要有时间就开着游戏,并且指导小溪开机甲把门外喊闺阁大小姐的人给揍了一顿。

    季清远:“告诉他们,不服你们再来。”

    机甲里的小人绷着脸,奶声奶气地说:“不服你们再来。”

    季清远:“你们来一次我打一次。”

    小人抿抿唇,“你们来一次我打一次。”

    季清远:“那些武器是打不过我的,你们也去买机甲呀。”

    小人:“那些武器打不过我的,你们也去买机甲呀。”

    季清远:“我钱多的是,多买几台机甲等着你们。”

    小人:“……我钱多的是,多买几台机甲等着你们。”

    机甲中的小人看着那些被破破烂烂的小孩,严重的被气哭了,轻的也被气得小脸通红,他们跺跺脚,不甘又狼狈地跑走了。

    回到家的庄溪也激动的小脸红扑扑,眼睛亮晶晶,这是安静自卑的他从没有过的体会。

    他被教会,被欺负了就反击,不管发生什么,他身后都有人给他撑腰。

    季清远总要开会,要上战场,其他人总能上线,明明知道这件事后,显然很生气,给某人留言,不要把他的小可爱变成嚣张跋扈的混混!

    人家关系要好好经营,这样得罪所有人,被孤立对小人的成长很不好。

    季清远对此嗤之以鼻。

    眼看三个人的关系越来越差,小庄溪眨眨眼,很担心,有点害怕。

    他们都很喜欢自己,他知道都是为自己好,不想让他们关系这么僵化。

    晚上,小庄溪从被子里爬出来,趴在床上给三个人写信。

    他说,他来到这里很开心很开心,以前都不敢奢望会有人对他这么好,给他最好的食物,最好的衣服,给他可爱的宠物,给他玩具,带着他种花,看他吃饭,听他说一天的琐事。

    他是一个不被亲生的父母喜欢的小孩,现在却这样被养着,他好开心好开心,每天幸福得晕乎乎。

    他说,他很感谢他们,会努力做一个不畏流言,勇敢又淡定的人,希望他们不要争吵,因为他会不安。

    “我没满足爸爸妈妈的期望,他们才会每天争吵,才会离婚丢掉我吧。”

    “这次,我会努力做一个让你们都满意的小孩,你们也不要吵架,可以吗?”

    小人揉着眼睛,写了两个小时,眼睛微红,“我一定是在什么时候做了非常非常好的事,才有这样的运气能遇到你们,我好喜欢你们。”

    看到这样一封信,三个人还怎么吵,至少不能明面上吵,不吵架,却是对小人更好了,慢慢变成暗地里的较劲。

    于是,房间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多的放不下后,两个月后,小庄溪的房子升级成最豪华的小城堡,在一众小院里格外突出。

    别的小朋友气也不敢说话,城堡门口经常不经意地就露出几个限量版机甲,谁敢上前啊。

    明明问他想不想交几个朋友,他最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可以帮小孩,没想到小孩笑着摇摇头,“不需要,我不孤单。”

    他有三个领养人,还有一群圆滚滚的小伙伴。

    “您放心,我会认真长好的,不会长歪。”

    明明还能说什么。

    他们都以为就会这样下去,虽然偶尔会互相生气,可被治愈的开心更多,小人已经融进他们的生活,无法割舍,小庄溪也一样,就想这样一直生活下去。

    谁知道,在某一天庄溪睁开眼时,看到的不是漫天星空,而是医院病房的屋顶,鼻尖不是花香,而是消毒水的气味。

    现实里的气味和阳光,刺得他鼻头酸涩,眼眶发红,许久没反应过来。

    “你醒啦?”隔壁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声音。

    庄溪侧头,一个和看起来他差不多大的男孩正开心地看着他。

    “你好,我和你住在同一间病房,你已经昏迷三天都没醒了,这三天医生和护士都很着急。”

    “不过,你不要担心,他们着急是因为你身体没什么问题了但一直不醒。”

    小男孩话很多,庄溪一句话没说,他一个人开心地说了很多,三天来的事叭叭说个不停。

    庄溪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

    他从小男孩的话中听出来了,他在医院躺了三天,身体没问题了,医生护士都很担心,没有他爸妈。

    “你没事吧?”小男孩担心地说。

    庄溪想说,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

    他张了张嘴,却一点声音都没有,小孩愣了一下,整个人僵硬地坐在床上,脸上的表情让小男孩紧张不已。

    “你怎么了?”小男孩从病床上跑下来,“是嗓子不舒服吗?”

    庄溪再次尝试说话,依然没有任声音。

    一个小时后,病房里的医生不忍地看一眼安静的小人,摇摇头,叹息一声,对护士说:“联系家长吧,他不能说话了。”

    护士通话拨了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人接通后,她一边说,一边走到病房外,“您好,是庄溪的妈妈吗?庄溪现在出了点问题,您能来一趟医院吗?……可是,他的问题有点严重……”

    病房外的声音传入两个耳中,小男孩小心地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会变好的。”

    庄溪怔怔地看向他。

    小男孩露出一个大大的笑,“你好,我叫贝印,我们一起住在一个房间三天了,我们可以做好朋友。”

    那一天小庄溪一直没等到爸爸妈妈来看自己,傍晚,他自己去洗手间洗漱后,缩进了被子里。

    贝印看着那个鼓起来的被子,垂下脑袋打开光脑放音乐,遮住病房里那一道不想被别人知道的声音。

    除了这件事,他不知道还能为这个第一眼看到就非常喜欢的新朋友坐点什么。

    “庄溪,有人来看你了。”门口的小护士激动地喊躲在被子里的小孩。

    贝印转头看向门口的人,有点傻。

    这、这不是他的偶像,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少将,联邦燃起的超新星吗?

    匆匆赶来的人,身上的军装还没换,视线凉凉地略过贝印,径直走到庄溪的床前,伸手从上往下掀被子。

    被子里的庄溪擦擦眼,正向外爬,先是闻到一股异常熟悉的气息,抬起头看到那张不久前印在脑海里的脸。

    他怔怔地看着这个抱过自己的人,红红的眼睛带呆愣愣,看起来好笑又可怜。

    “没人要了?”年轻少将从冰凉中挤出一道温和的声音。

    这道声音更熟悉,在那个通话的梦境中,每晚陪伴自己。

    小孩红着眼睛点点头,强装的坚强和安静破破碎碎,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委屈从身体中的每一个毛孔溢出来。

    “那正好。”季清远把床上的小人捡起来,“我捡回家养。”

    全文完。,,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